【大人讀的圖畫書】平靜清雅的離別《小黑與櫻花》

文/施佩君 |2020.06.07
636觀看次
字級
小黑與嬰花。 圖/信誼基金出版社提供

文/施佩君

這本書不大,這個故事很短,一隻烏鴉與一朵櫻花;他們相遇,他們相知相惜,他們別離,從此不再相見。他們的故事也是我們的故事,《小黑與櫻花》把人世離合凝縮成簡練清雅的圖文,平平靜靜,淡淡悠悠,不言喜不語悲,箇中滋味留給讀者自己去感受。

這是倪韶的第一本圖畫書,電影系畢業的她,繪圖技巧或許不夠純熟,但畫面架構頗具設計美感,故事的分鏡也非常流暢,全書只用了鉛筆素描深淺不同的灰色與淡淡櫻花粉色,營造優雅的意境,不至於太冷硬也不會太甜美。她讓文字以第一人稱倒敘,帶我們走入小黑的回憶,再以客觀視角的圖畫拉開距離,讀者既是主角也是旁觀者,既能同理小黑的情緒,又有足夠的空間跳脫他境,觀照自己。

永恆並非固著不變

書末作者的話裡,倪韶自述故事靈感來源是在二○一六年東京賞櫻之旅中遇見的一隻烏鴉。相較於其他烏鴉的聒噪,這隻停在民宿陽台上安靜陪伴的烏鴉,在她心裡占據了一個位置,成為故事中的小黑,如同倪韶遇見牠,小黑遇見那年春天最後一朵醒來的櫻花。「這個故事於我是對『永恆』的一種探尋,永恆並非固著不變的事物,亦無關乎時間與空間的距離,而是存在時時刻刻流動的生命裡。」

倪韶如此說,讓她選擇以櫻花為主角的意圖更為鮮明,既為絢爛而短暫的美感呈現,也與烏鴉形成極大的反差,一黑一粉,一剛一柔,一動一靜,櫻花從花開到花謝不過十天,烏鴉的壽命卻可長達十年、二十年,無論形體、壽命、意象的對比均使兩者的交會顯得不易且珍貴,更因彼此在心中的獨特性與無可取代性,化剎那為永恆,在心中成為永遠的悸動。

倪韶以寫實的素描表現虛構的故事具說服力。第一頁即用靜止鏡頭對準主角小黑渾圓的眼瞳,映照出櫻花樹影。「我記得,那是一個特別的早晨。」文字如同旁白,將時光倒流到小黑離巢前的春天。「睜開眼,以為自己在作夢,全城的櫻花一夜之間醒來,媽媽說:春天來了。」簡單幾句交代了人事時地物,畫面雖然是黑白的,但那滿城櫻花一夜綻放的燦爛透過文字呈現在我們的腦海。

下一個跨頁,鏡頭拉遠卻只照見小黑的下半身;「我停在川邊的櫻樹上,發現一朵仍然在沉沉睡夢中的櫻花。」兩個主角相遇卻不相識,櫻花未開,烏鴉小黑的形象也在「含苞」的狀態,這個不完整勾引出讀者的好奇心,也讓下一個跨頁的「面對面」更具揭曉的戲劇張力。

從第二個跨頁開始,一條粉紅色的、流動的線條牽繫起小黑與櫻花,我覺得它是命中註定的緣分紅線,也是慢慢滋長、不可言傳的情愫,是無聲無息無形無狀無法掙脫的時間流,也是這個故事的背景聲音,像電影配樂,一段撥動心弦的旋律,從開始到最後,即使記憶已褪色輕如羽毛、花瓣,仍在唱著,回味著。

不帶情緒輕描淡寫

我最喜歡書中兩段對話,一段是小黑與櫻花第一次面對面時,互相凝望,告訴對方:「你好,你是我看過最美麗的櫻花。」

「你好,你是我看過最美麗的烏鴉。」

另一段則是告別時,風吹散櫻花瓣,「下一次春天,我還會來這裡找你。」

「下一次春天,我就不會在這裡了。」

倪韶不帶情緒,輕描淡寫,被觸動的心卻是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看到小黑「奮力揮動翅膀,接住最後一片花瓣,一陣酸酸甜甜的味道蔓延開來」,是否憶起在每段緣分結束時拚命想留住什麼的那個放不下的自己。

《小黑與櫻花》很容易聯想愛情,卻也不只是愛情,人的一生要經歷太多形式的別離,與家人、與朋友、與戀人、與寵物、與物品、與童年的天真、與年少的夢想……櫻花讓你想起什麼?只要仍記得,就沒有失去。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