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文乾 致力英語教改的行者

文/竹山 |2020.03.21
7899觀看次
字級
小朋友一旦具備語感,短時間就能用英文創作。圖/蕭文乾提供
讓孩子自在學英文,同時擁有雙母語。圖/蕭文乾提供
每一場講座總是擠滿了聽眾。圖/蕭文乾提供

文/竹山

成長過程十分擺盪的台師大英語系蕭文乾老師,以自創的「中英文雙母語教學法」進行教學,儘管和傳統的雙語教育者理念不盡相同,卻用事實證明不論各種年齡的孩子,學起來既快速又自在,而且不用多久的時間,下筆書寫英文創作竟有如神助。

學思歷程比一般人豐富多采的蕭文乾,既是台大外文系高材生、台師大翻譯研究所碩士,同時也在美國讀過大學電機系,最後並在北京清華大學外文系取得翻譯博士學位,專攻莎士比亞《哈姆雷特》中譯史,並曾擔任陳水扁總統的隨行口譯人員。

成長背景造就雙母語

由於父親工作的關係,因緣際會下,在大學以前,蕭文乾像鐘擺般在台美兩地易地學習,醒來時常常會忘記自己身在哪裡?他小學一、三、五年級在台灣,二、四、六年級在美國就讀;國中在台灣讀,高中又在美國讀;大學前半期在美國讀電機,後半期返台插班進台大外文系,不但是台大外文系轉學考榜首,後來也是台師大翻譯所口譯組榜首,中英文皆為母語,托福滿分。

蕭文乾回想自己中英文養成的背景,覺得「是老天爺在訓練我,讓我同時有兩個母語」,而如今經過20餘年的教學經驗,他知道不需要像當年那樣顛沛流離,也能成功的將各種外語母語化,因而他自創一套將外語母語化的語文學習系統,並稱之為「雙母語學習法」。

異鄉家鄉慣於獨來往

「什麼是家鄉,什麼是異鄉?」對蕭文乾來說,家鄉就是異鄉,異鄉就是家鄉,是一不是二。因為特殊的成長背景,使蕭文乾很習慣一個人獨來獨往。「80年代,美國ABC很少,全校只有我一個台灣人。返台讀書時,又因為我身上的洋味,在一群台灣小孩中間,也是一個人。」

後來他去北京清華大學,全班只有他一個台灣人。他感覺自己像是「出家」,但是在寺院裡,他是頭髮最長的那一個,和周遭環境總有點違和感。去年,一個在僧團教學的機會,他終於有機會把頭髮剃了,從此,成了不折不扣的蕭光頭。

孩子的創作令人驚豔

他富有禪意的說:學英文也是有戒律的,透過很實在的持戒,才能得到學英文的自在。而什麼是「自在」?「你用英文看報紙,會覺得不自在,用中文看報紙,就覺得很自在,可見,能自然而然的閱讀兩種文體,就能得到大自在啦。」

蕭文乾把「語、文、文化」3大步驟整合為6階段課程,獻給台灣想把英文變成母語之一的學習者。走在英語教改、雙母語教學的路上,雖然荊棘遍布,知音難尋,但他每天都懷抱希望與能量,願盡形壽做孩子的老師、朋友、玩伴。

今年放寒假前的最後一堂課,他跟孩子說:「你們要是過年太無聊,就寫個東西讓童謠的角色跟寓言的動物大亂鬥吧。要交不交都可以啦。但是一定要畫畫。」開學時,一位跟他學習兩年半孩子的作品(不是作業)讓他訝異與感動,將作品分享於FB,眾皆驚豔,幾乎不相信這女孩才學英文沒幾年。

逐字逐句會愈教愈僵

他寫道:「我們從吐舌頭念33開始,歷經88音、140音、280音、8800音,然後請她練草寫,請她背『鵝媽媽童謠』,請她背我寫的英文寓言。但.我.連.字.母.都.沒.有.教.她.認.過……這位快要9歲生日(預祝生日快樂!)的台灣孩子的英文小品,通篇引經據典:無一字無文化出處。」

蕭文乾坦承,在他的嚴苛控管之下,9歲女孩腦中的「英文素材輸入」,除了西方經典跟蕭文乾自創的英文寓言外,什麼東西都沒看過。當然啦,學校的英文老師還是有教她課文,但那就像蕭文乾所說的,「體制內外的英文老師,彼此專業分工,默契合作。」

蕭文乾沒教過女孩半句文法,從女孩的創作中,也看得出來她有些「小錯」,但蕭文乾認為,這反而是極其珍貴可愛的思想軌跡。雖然本身是翻譯高手,但蕭文乾在教孩子們讀西方經典時,連具體的中文意思都幾乎不提,因為他認為,「單字翻譯一旦具體,其意義就定了,就硬了,就死了。」

想大自在就要勤奮學

蕭文乾在教學時,大都「以整篇文本為單位」交代大意。「這種語文觀,我遲至就讀翻譯所才觸及,真的很可惜,其實早該在小學階段的語文學習就大大落實。」蕭文乾認為,一旦英文老師「以句子為單位」來教孩子英文,就踏上不歸路:孩子絕對會問出「以單字為單位」的問題,無感於上下文的語境,絕緣於語言應有的靈動。

他對學生的要求,是能有次第的循著雙母語的軌道練習、學習。在孩子學習的過程中,他不吝於讚美,且讓他們依著天性不受壓抑地學習。他說:「我從不幫孩子補習。孩子不是鍋子,孩子不是襪子,孩子不是臭氧層。沒有破,補什麼?我只幫孩子補拙。天道酬勤,勤能補拙。跟我學美語,就勤勞一點,練習發音。跟我學英文,就勤勞一點,默寫經典。跟我學西方文化,就勤勞一點,多看美劇、多聽名曲、多讀詩集。」希望有緣相會的學生,能透過努力,擁有2種母語,提升國際化的競爭力。

事實上,從20多年教與學的過程中,蕭文乾得到很多甜美的回饋,興許就是他一路走來不改初衷的原動力吧。

問老師的雙母語教學法

目前任教於台灣師範大學英語系,傳授大四中英口筆譯課程的蕭文乾老師,在學術上專研莎翁的《哈姆雷特》,對台灣基礎美語教育情有獨鍾。

事實上,20歲左右還在台大外文系就讀2年級時,他就研發針對華人學習的「雙母語教學系統」。他自創《臺灣雙語注音符號表》,37個華語聲音+29個美語聲音,共66個聲音,把美語的音素(聲音的基本單位),涵蓋進母語的國教系統。

他在社會各個角落推廣自創的雙母語教學,包括在教育廣播電台製播7年節目,也曾前後4年前往偏鄉小學進行美語教學,發表過上千場的演講及課程、專業培訓200位種子師資,持續為台灣美語教改的理想奮鬥達25年,仍然不改初衷,勇往直前。

蕭文乾的英文名字叫做Wen,許多人脫口的台式英文常誤讀成「問」,於是他將錯就錯,自己改名叫做「問老師」,順便鼓勵學生發問。在「問老師」的課堂上,學生不必背單字、背篇章、不必記文法,而是勤改寫,再抽空熟背幾篇西方經典,英文除了接地氣,還能脫離匠氣跟俗氣。

他用注音符號為基礎,自創臺灣雙語注音符號表,希望藉由推廣這套系統,讓台灣人擺脫學英語的種種逼迫痛苦。在他的課堂裡,學生從學習《臺灣雙語注音符號表》的正音開始,念(唱)童謠,讀經典,然後書寫漂亮的英文字。學生的年齡從6歲到大四生,很多更是在別地方學習過而痛恨或害怕英文的孩子。

他和學生在教室「廝混」,學生一遍又一遍地讀誦著押韻的英文短句或童謠,充滿歡聲笑語,輕鬆而不隨便,因為他重視學習態度與效果,也知道何時該讓孩子放鬆、何時又該嚴肅以對。原本排斥英文的孩子,在課堂上重新找回學習的動機,找回自信,臉上綻放笑容,自在地浸淫在美語氛圍中。

蕭文乾充滿自信,言語間常露機鋒,有些人甚至可能覺得他有種「傲氣」。然而他跟孩子在一起時,又彷彿是個大孩子,能理解孩子,包容孩子,該獎勵絕不吝嗇,該責罰也說到做到,讓孩子口服心服。

當全台灣的眼睛,都在緊盯著孩子英文考卷上的分數,雙母語師資的耳朵,都在聽著孩子嘴邊的美語發音,蕭文乾強調,學「英文」前,要先學「美語」。學「美語」,要從「聲音」開始。學「聲音」,必須先針對「美語有,華語無」的那些聲音多加練習,而《臺灣雙語注音符號表》正涵蓋了那些華語沒有的聲音。

他要學生反覆練習,讓嘴巴肌肉永遠記得「雙語注音符號表」所歸納的那些聲音,讓這些聲音都變成反射動作,外語就等於母語,雙母語就成就了。

蕭文乾期望「雙母語教學法」能夠讓台灣的大孩子、小孩子們,兼顧發音跟英文。只要發音純正,聽力就會一起好;發音只要好,單字就會忘不掉,並且蘊含西方文化墨水,不只能用美語溝通無礙,而且還能相談甚歡。這是蕭文乾雙美語學習法所構築的理想,也是他希望獻給台灣學子的學習直通車。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