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讀的圖畫書】 為自己而奔跑《奔跑吧,蘿絲!》

文/施佩君 |2020.07.12
459觀看次
字級
《奔跑吧,蘿絲!》圖/步步出版提供

文/施佩君

她縱身一躍,從單調重複受制於人的日子逃脫,眾人的驚呼聲後是片刻安靜,誰也不相信她會這麼做。她繼續奔跑,向前跑,不知道要往哪裡去,或許也不知道為何要離開,那一跳可能只是一股衝動,但在衝出跑道之後,我們開始期待隨著她的奔跑展開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她又會在哪裡停下來?

對比手法加深印象

這是《奔跑吧,蘿絲》的故事開頭,看完這一段敘述,你會以為「她」是某種形式的奴隸制度受害者,或者是威權壓迫下追求獨立自主的女性,的確,這是一本以追求自由為主題的繪本,她是繪本裡的主角,蘿絲,一隻格雷伊獵犬,賽狗的主要犬種。

兒童繪本選擇以動物為主角是常見也符合兒童心理的,但瑪麗卡.邁亞拉(Marika Maijala)似乎別有用心,她讓我們注意到渴望自由的不只是人類,還包括與人類共同生活於地球上的所有動物。書中,邁亞拉便用圖畫對那些為了觀賞、娛樂、競技,強迫動物在不自然的環境中以不自然的方式生存、無視於動物痛苦的人們提出無聲的控訴。

無論是人或動物的自由,都不是輕鬆的議題,但瑪麗卡.邁亞拉就是有辦法以感性的文字、童趣的蠟筆塗鴉,舉重若輕地建構個人的自由論述。閱讀時,我不斷想起《阿甘正傳》中珍妮對阿甘大喊:「Run, Forrest, Run!」似乎心裡有個聲音也對著蘿絲這麼說,催促我快速翻頁;但圖畫中的細節又會讓我想停下來,想看清楚那些亂中有序的線條色塊如何呈現一路的風景。

邁亞拉在書中用了很多不自由/自由對比的手法,加深讀者印象,如前後蝴蝶頁的相片牆、故事開頭與結尾的賽跑等。又比如文字敘述白天「蘿絲在跑道上奔跑,爪子重重的敲擊地面」,夜裡「蘿絲打著盹,在夢中牠看見森林、草原和真正的兔子。牠的爪子輕輕的搔著地面」,這「重重」與「輕輕」不僅有力道也有聲音,強烈的對比讓蘿絲的離開顯得合理且勇敢。

蘿絲往高處跳躍離開賽狗場的跨頁,將故事帶入高潮。這個靜止的瞬間,有令人屏息的張力:蘿絲流線的身形如一道光芒凌空畫出,占去畫面上方三分之一的面積,誇大的變形感展現了主角的自信與氣勢,讓下方象徵壓制力量的旗幟與觀眾反被壓制;同時,蘿絲的動作蓄積飽滿的動能,一股落下的不安定感,正是她在跨越不自由與自由中間那條線後所要面對的未來。

蘿絲開始沒有電子兔引領的奔跑,她在畫面中所占的比例愈來愈小,出現的位置愈來愈邊緣,「城市像大型野獸一樣的咆哮著」,她找不到安身之處,最後亦不得不跳進水裡,順著水流往前游。

拙趣中自有紮實功底

這段旅程的鋪陳是重要的,作者讓我們看見蘿絲追尋自由的決心,也用圖畫暗示身不由己的不只是蘿絲。在小公園之前的每一幅畫裡幾乎都有柵欄,且大部分的人物是畫在窗框、拱門之內的牢籠無所不在,但他們知道嗎?那些停不下來、漠不關心的人們,知道自己如同跑道上的賽狗競逐一隻虛幻的電子兔嗎?踡蹲在台階底下行乞的女人,與籠子裡落敗的賽狗有相似的姿態,她心裡是否有一片到不了的草原?

「我擁有的自由會不會是自以為的想像?我真的自由嗎?」是隨著蘿絲一路奔跑浮現的問題。

我喜歡瑪麗卡.邁亞拉為故事寫下的結局,蘿絲找到的歸屬既非人類亦非其他寵物犬,而是以公園為家的流浪狗,並由三隻腳的新朋友撕裂身上的衣服,她不再是編號二號的賽狗,也跳脫賽狗通常會被安樂死的終極命運。「我是蘿絲」、「我們再來跑吧?」簡單兩句話真正為自由解鎖:她成為自己,從此為自己而奔跑。

而這樣被侷限後得到解放的心情也融合在邁亞拉畫筆下,常見蠟筆塗抹不均勻、運筆方向不一致,線條筆觸粗細不一,構圖也不講求比例和透視關係,就像幼兒不假思索的奔放筆法,但不論觀眾的喧嘩、賽狗的疲累、陰暗森林的怖懼、甚至最後的清新草香、蘿絲放鬆的呼吸,都躍然紙上。邁亞拉畫中的拙趣自有其紮實的功底,讓《奔跑吧,蘿絲!》在圖像上呈現的「隨心所欲不逾矩」不僅引人注目,更有呼應主題的深度。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