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哪裡來 演化論發表(中)

文/梁衡(中國作家協會主任委員、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 |2020.10.21
466觀看次
字級
1858年7月1日,林奈學會在倫敦舉行學術報告會。這又是一次科學史上奇怪的學術會。論文作者是達爾文和華萊士,但是兩人都未出席。圖/BOB

文/梁衡(中國作家協會主任委員、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教授)

前情提要

達爾文在發表的演化假說的前夕,發現華萊士已經有相似的研究成果,欲燒毀自己的著作,但被妻子阻止。

1858年7月1日,林奈學會在倫敦舉行學術報告會。這又是一次科學史上奇怪的學術會。論文作者是達爾文和華萊士,但是兩人都未出席。華萊士這時還遠在馬來群島,無法趕回。而達爾文雖勉強同意同時宣布他們兩人的論文,但聽說華萊士不能到會,他也不去。他對雷爾(地質學家、達爾文好友)說:「雖然是同時宣布兩人的論文,可是只讓我一人趾高氣場地坐在主席台上,我幹不出這種事。我坐在那裡會想起當時,正在熱帶酷日下艱苦考察的華萊士先生,我會羞紅了臉。」他向會議請假說身體不適,論文請胡克(英國知名植物學家)先生代為宣讀。

雷爾主持會議,他說:「各位先生,今天我們要宣布兩篇關於物種起源和變異方面的論文,這無疑是一個科學上的最新命題。但是更可貴的是兩位科學家達爾文和華萊士先生他們同時發現這一理論,但又誰也不想爭優先權,光這一點在科學史上就足可大書一筆,這是我們林奈學會的驕傲,是我們英國科學界的驕傲。」

這時全場響起一陣熱烈掌聲,大家都很興奮。胡克就在這種情緒中走上講台,開始了介紹:

「生物為什麼會有許多的品種?生物並不是上帝一次造成的。生物先有較少的品種,然後由於環境的作用出現各種變異。比如鷹和野貓科的動物由於捕食的需要,就逐漸長成了尖利但又可伸縮的爪;長頸鹿是由於地上的食物缺少,為了採吃高處的樹葉,脖頸就愈來愈長;蒲公英為自己的後代能夠延續,它的種子帶著輕軟的毛絨,可以隨風飄得很遠……。這種情況叫作『自然選擇』,也是生物為自身延續進行的一種生存鬥爭。」*

天擇與人擇

胡克清了清喉嚨繼續講:「其實除了自然選擇外,人為選擇早就在進行。達爾文先生以鴿子為例進行了研究。我們一般人認為各個品種的家養鴿子,都是從自然中的鴿子得來的。達爾文先生解剖了所有的家養鴿種,比較了牠們的骨骼,秤了每一根小骨的重量,並研究了牠們的羽色。達爾文發現無論品種有多少,牠們都起源於野生的『原鴿』。人們偶而發現一隻鴿子胸部突出,覺得好奇,就繁殖牠,一代一代,最後就出現了『突胸鴿』;人們發現有隻鴿子尾巴寬,就繁殖牠,最後出現了如鳳凰展翅一樣的『扇尾鴿』。達爾文先生還親自做實驗,把一只白鴿和黑鴿相雜交,就得到一只黑白斑駁的鴿子。這說明物種是可變的,可以通過自然選擇和人工選擇實現變異。」

「達爾文先生還特別研究了中國大陸的情況。我們知道,在養殖業和種植業方面,中國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國家之一。達爾文先生認為:如果以為人為選擇是近代的發現,那就未免與事實相差太遠。在一部古代的中國百科全書中,已有關於人為選擇的明確記述:朱紅色鱗的魚最初是在宋朝於拘禁情況下育成的,現在到處的家庭都養金魚作為觀賞之用。」

「在中國大陸,竹子有63個變種,適於種種不同的家庭用途。甚至中國皇帝也發上諭,勸告人們選擇良種。據說『御米』就是康熙皇帝出巡在一塊地裡看到一個品種,親自在御花園裡進行栽培,後來這成了能在萬里長城以北生長的唯一品種,變得很有價值。達爾文先生還舉例牡丹在中國就有1400年的栽培史,養蠶則是在西元前2700年就開始了。他的許多文章裡在討論物種時,直接提到中國的材料就有一百多處。」

胡克愈談興致愈濃。這是多麼新鮮的道理,多麼新奇的材料,與會的生物學家們一個個都被吸引得忘記喝水,忘記發出驚歎聲。會場靜得就像一座剛打開窗戶的空房子,一股新鮮的晨風吹了進來,輕輕飄蕩,那是胡克的講演。

(待續)

*編註:這段話用來描述「自然選擇」其實不盡正確,但那已是後話。

本文摘自《數理化通俗演義》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