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遊藝事】 巴黎調色盤咖啡館

文/林政儀 |2020.04.01
1487觀看次
字級
圖巴黎調色盤咖啡館室內前廳一景。/林政儀
巴黎調色盤咖啡館室內後廳一景。圖/林政儀
巴黎調色盤咖啡館外觀。圖/林政儀

文/林政儀

近來,歐洲疫情嚴峻,巴黎、羅馬旅人不再,一切恍若小說中杜撰情節,令人難以接受,昔日榮景一時頃滅!法國總理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e)更在三月十四日宣布全法國自十五日起,所有餐廳、咖啡館、茶館、電影院等非民生必要商店「無限期關閉」,令人擔憂來日疫情過後,巴黎的百年咖啡館、茶館是否依舊無恙?

猶記得去年五月巴黎行,一日近午,友人突發奇想提議散步至羅浮宮博物館午餐,於是生平第一次購票進博物館後是直奔餐廳,餐後,原本以為友人計畫在博物館待一下午,不料,友人見午後館內絡繹不絕的參觀人潮,便提議可漫步至左岸的調色盤咖啡館(La Palette)喝下午茶。

於是我們步出羅浮宮,從卡魯索廣場(Place du Carrousel)往南走,越過卡魯索橋(Pont du Carrousel)在東轉塞納河左岸,沿著塞納河堤往東漫步,午後的河畔走起來特別愜意,待行至塞納街(Rue de Seine)再往南走,塞納街上有諸多畫廊和古書店,一路賞心悅目。巴黎左岸也是我最愛探訪的區域,左岸不僅是文學與藝術薈萃之地,亦遍布著文學咖啡館。不久,終於來到位於塞納街(Rue de Seine)與雅克.卡洛街(Rue Jacques Callot)交叉處的調色盤咖啡館。

調色盤咖啡館官網關於歷史沿革,可知咖啡館開業於一九○二年,由於咖啡館幾經易主後,有關創始者的身分已不考,直至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間,讓.路易斯.希伯特(Jean louis hibert)收購咖啡館經營權。一九六二年,皮杜夫婦、雷內夫婦和伊維特夫婦( The spouses Pidoux,Rene and Yvette)成為咖啡館的經營者。

一九七三年、一九七五年的這兩年讓.弗朗索瓦.勒.赫納夫(Jean-francois le Henaff)與查理.雷諾(Charlie Raynaud)先後成為咖啡館侍者,而後因緣際會下,兩人與他們的妻子莫里塞特(Morissette)和弗朗索瓦(Francoise)共同經營調色盤咖啡館。直至二○○九年五月四日蒂埃里.伯頓(Thierry bourdoncle)收購咖啡館的經營權。

由於調色盤咖啡館座落在歷史悠久的巴黎美術學院(l'É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es Beaux-Arts)附近,開業以來即受巴黎美術學院諸多師生青睞,經常聚集於此討論創作理念,因而日漸吸引眾多藝術家、作家至此光顧,如藝術家塞尚(Cézanne)、畢卡索(Picasso)、喬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和作家安德烈.布勒東(André Breton)、海明威等人,皆曾是座上常客。

調色盤咖啡館座落在兩街相交的街角,露天雅座面向雅克.卡洛街,室內座位區則西面塞納街,落座其中皆可欣賞到悅目的街景。我與友人踏進充滿濃厚波希米亞氛圍裝潢的室內座位區,室內分為前廳和後廳的座位區,室內最令人好奇的是,為何牆上高掛許多風格不一的畫作,詢問店員後,得知當年咖啡館老闆對待未成名且生活困苦的藝術家相當寬容,當藝術家無法負擔帳單時,老闆願意接受藝術家用畫作支付。從前廳穿至後廳,發現後廳的空間較為寬敞一些,牆上裝飾著許多一九三○年、一九四○年代的陶瓷壁畫和畫作,一九八四年五月二十三日後廳已被列為法國歷史保護古蹟。

看過室內座位區後,我與友人選擇了露天雅座,此時春夏之交的白晝,氣溫宜人,露天雅座經常是常客與遊人的首選,如去年九月離世的法國前總統雅克.勒內.希拉克(Jacques René Chirac)亦曾是調色盤咖啡館露天雅座的常客。於是,我與友人坐於此間,各點一杯咖啡歐蕾,慢慢啜飲,看著雅克.卡洛街上的各式遊人,恣情地消磨一個閒散的午後。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