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室有燈】 你的夢是黑白?還是彩色的?

文/張光斗 |2020.07.10
499觀看次
字級

文/張光斗

初中的同學都是一時俊彥,老師也各有來頭,否則如何樹立升學名校的招牌?

一個悶熱的夏日午後,呆坐在教室裡上幾何(同學已然學會感嘆道,學了幾何又幾何?)是項絕苦的煎熬與考驗,我的眼皮有如餃子皮,不用手捏,已然上下黏合在一起。正當半夢半醒時,忽然聽到台上的老師一聲喝斥,並將手中的粉筆丟了出去,我那已經汗溼的制服上衣,剎那又冒出了一輪新的冷汗。

還好逮到的不是我!我偷偷慶幸著。

老師將瞌睡的同學叫了起來,脫口就問,你剛才作的夢是彩色還是黑白的?倒霉的同學漲紅了臉,全班五十幾個人的眼睛,幾乎全都不懷好意地盯著他。我心裡默默地叮嚀他,別吭氣!就裝傻,代數老師挺溫和,不會怎麼樣的……沒想到,他開口了:彩色的!

這下可好,教室就像瞬間爆炸的壓力鍋,不但同學們狂吼亂叫,笑到拍桌子,跺雙腳,就連老師都咧著合不攏的嘴,冒出金色的大牙來。

從此以後,這位同學多了一個綽號──彩色的!

我卻首次被點醒似的,喔!原來夢也有彩色、黑白之分;從此以後,我才刻意在夢中留神,我作的夢,究竟是彩色?還是黑白的?

曾聽友人說,從未作過夢,老是一覺到天亮,我幾乎不敢相信,世上居然有如此特殊的人,可以與夢絕緣?我可是夜夜入夢,一夜不漏。不過,沒有夢中的情節替人生增色,這樣的日子也過得未免太單調了些。

我的夢,彩色的當然有,但黑白的居多。

我每天都有不同的夢境上演。最能博取我歡心的,莫過於在夢裡昂首高歌,不但歌詞不錯,旋律工整,婉轉起來,音高絕對,並不輸給費玉清。因此,每當唱歌的夢境結束,雖然眼睛沒有睜開,床頭沒有鏡子,但我認定,我的嘴角必然上揚,面容肯定歡喜;這場覺,絕對睡得憨沉又滋補。是故,這夢,是彩色的。

夢中吃東西,對於好吃的我來說,當然是彩色的。我從不挑食,沒有壞掉金牛座的好名聲。印象最深的,莫過於早年台中名之為「一心」的豆乾,尤其是顏色略偏金黃,稍微薄一點,也更硬一些的豆乾。或許是耐嚼耐磨吧,每每需要奮力搏鬥,才能嘗到箇中微辣、豆香的好滋味。夢裡,我自是使盡吃奶力氣,全力攻克那難搞的硬豆乾;等到夢醒,才發現,嘴裡沒有豆乾香味不說,有的只是酸軟的兩邊大牙──我又磨牙啦!

夢裡唱歌與吃香喝辣,並不常見,大約兩、三個月才碰上一次,以概率來說,實在偏少了些,由此可見睡眠品質之差;相反的,煩惱與動怒,就要站上很高的比例。沒話說,這類夢,全是黑白的。

前兩天,我夢到坐在書桌前,面對著桌面上的幾何與代書課本大聲呼救:為何沒有一個人來幫忙,教會我如此難搞的科目?

沒有錯,這是最常來干擾我的惡夢之一。

一般來說,大都是教室裡,整張考卷全為空白,我一題都不會,然後嚇醒。與過往的夢境不同,這一回,我竟然會咆哮,會求救了,這有進步,值得給自己拍拍手。這趟夢醒,我在想,當年被數學困住的我,為何不曾向父母姊姊求救?一味的沉淪,直到收取到學校的掛號信──留級!

最主要是為了面子吧!當年初中聯考,我考上第一志願──台中市立一中,父母比我還要高興,我竟然是村子裡考得最好的。父母以為,我可以自行面對學業,不用為我操上任何心,殊不知,初中與小學完全不同,沒了老師在背後抽棍子藤條,十二歲的小男生,成天玩得潑灑,沒有一個人督導,更不會要求父母送我去補習班,於是,一旦開學上課,老師進度飛快,我沒有預習功課,更不知複習的重要,開學一個星期不到,就兵敗如山倒,完全迷失在愚蠢加三級的漩渦裡,無力上岸,只能一路沉到底。

在所有的課業中,數學、代數、幾何尤其是重中之重,慘中之慘,老師在黑板上塗塗寫寫,口沫橫飛,我只當是中國人用中文在說外國話,怎一個迷糊了得?

這麼年少就無奈的隨波逐流,那種無力感,催促我早早就知道人生的苦悶,就算沒來得及讀到歌德《少年維特的煩惱》,那種沒有重心沒有意義的蒼白日子,過得還真是苦!當然,我所能逃避的就是電影、唱片以及小說,那成為我逃避現實的溫床。不過,當時的電影已是彩色的天下,黑白的不多。

夢,也會因為白日生活遭到壓力,而在夜晚適時的有所反應吧?

老婆經常會在我作惡夢時推醒我;次日,她會問我,昨夜我在夢中罵誰?只是嘴裡像是含著一顆橄欖,唏哩呼嚕地呼溜過去,什麼都聽不清楚;有時,我記得我在罵誰,有時,根本忘得乾淨。

或許,日常生活中,我經常壓抑著罵人的衝動吧?例如,明明走在行人道上,背後卻有摩托車按喇叭,要我讓路;例如,在公園遛狗,狗方便後,主人居然不善後,拉著寵物就溜走,這是要害誰踩到狗大便?又例如,長得一臉斯文,穿著也鮮明的大帥哥,要下公車時,故意將喝完的飲料杯子,置於旁邊的座位上;一群人在路口等候紅綠燈,一位癮君子大口抽菸,大口噴出,讓你在人群中無處可閃躲;在客滿的高鐵裡,有人拿著手機,哇啦哇啦的說個沒完,吵得幾乎人神共憤……

另外,無形的壓力,應該也是醞釀惡夢的另一個罪魁禍首。只要是隔日的清早有事,前一晚,我的睡眠肯定完蛋,各種念頭盤旋不去不說,還會穿插許多斷裂式的惡夢於其間,經常都是半睡半醒到天明。當然,這夢的內容,最多的還是吃飯時忘記帶假牙、買單時忘記帶皮夾、在火車上睡著過了目的地……喔!對了,列於露出度排行榜第一名的,當然是該我退伍了,為何還被留下來繼續當兵?

說完黑白的,總該聊些彩色的夢才對,譬如唱歌。唱歌真是美好,既可使用腹肌,調整肺活量,還是長壽的第一法寶。

我從小就愛唱歌,由高中開始,就參加了合唱團。本來還以為自己的歌喉不錯,等到在合唱團裡聽到別人的聲音,我只清楚一件事,我的音準不怎麼樣,一個不小心就被別的聲部拉走了;其次是放不開,再無勇氣像幼稚園時期,老師要我唱,我就大方的昂首唱清歌。後來崇拜國外的歌手,許多好聽的西洋歌曲都能朗朗上口,不過,一等到郊遊時間,被指名唱歌時,我的喉嚨立刻被鎖住似的,瘖啞無華,實在有夠漏氣。於是乎,夢中唱歌,成了我心裡的另一補償作用。

最後,要請教各位了,請問,您的夢,是彩色的?還是黑白的?又,是彩色居多?還是黑白的多些呢?♣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