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景翔 考上大學終於翻轉命運

郭士榛 |2020.05.02
1314觀看次
字級
2013《蘿莉少女》(原名:在日出之前說早安)。圖/楊景翔演劇團提供
2019《平庸的邪惡》。圖/楊景翔演劇團提供
2019《單身租隊友》。 圖/楊景翔演劇團提供
2015《雨季》。圖/楊景翔演劇團提供

文/郭士榛

國中時,他愛玩、喜看布袋戲、愛打籃球,對於「讀書」和「好學生」全不放在眼下。高中時,因離家遠只好在校外租屋,乏人管束下,成天蹺課、打架、打電動和飆車,功課幾乎滿江紅,操行在60分邊緣……

這個眼看著就要被大家放棄的小孩,卻在數年後,成為台灣劇場界優秀的年輕導演,創作爆發力驚人。「19歲那年考上大學,徹底翻轉了我的生命。」雖然不少人認為,如今學歷的「價值」已逐漸被稀釋,但台灣舞台劇導演楊景翔卻認為,還好有考上大學,才讓他的人生不致愈走愈偏,像脫韁的野馬,不知所終。

從小愛玩愛戲愛耍寶

現年39歲的楊景翔,從小愛看布袋戲,「每次媽媽要我上樓讀書,坐在書桌前,腦海中就會想起某齣布袋戲的劇情,兩隻手也會學操偶師般比畫著,根本不知道書上寫些什麼字。」楊景翔坦言,國小到國中,雖不愛讀書,但日子過得挺快樂。

因同學是新港「奉天宮」董事長的兒子,常一起參加廟會活動,「我有同學是乩童,教我如何作法,還拿刀打背,覺得自己很帥。」深受同儕影響,楊景翔非常愛耍寶,一大群夥伴愛玩、愛打球,雖沒真正參加幫派,但廟口自成一幫。直到後來楊景翔「不小心」考上大學,在北部忙著打工賺學費,才漸漸和這群夥伴失聯。

楊景翔坦言,其實在嘉義新港鄉下,一般孩子從小到大,幾乎沒機會進到表演廳欣賞戲劇,國中時,雲門舞集到學校表演《薪傳》,雖然只是在學校禮堂演出,卻讓楊景翔大受震撼,也愛上看表演,在心中埋下藝術的種子。

自卑感衍生暴力行為

「高中時,我真的很叛逆!」由於父親很年輕就生病在家,導致楊景翔在成長過程一直覺得「被踢來踢去」,家中一貧如洗的自卑感,讓他高中時找到發洩管道,習慣用暴力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因為想引起別人的注意,所以愈憤怒就愈暴力」。

就讀國立嘉義高中時,學校位在市區,可楊景翔家住農村,為免舟車勞頓,媽媽在學校附近租房子給他住,「這就是惡夢的開始。因沒人管束,我任性蹺課不讀書,每天下課整夜打電動、飆車,都不睡覺,也不怕死,好幾次車撞爛人沒事,還把已撞得車體變形走樣的車騎回家,把媽媽嚇壞了。」

高中讀了4年,楊景翔從不帶課本回家。「那年適逢大學聯考最後一屆,聯考5科總分是500,可是學校模擬考,我5科加起來才85分,不用想都知道不可能有學校可讀。」考前3個月,媽媽從鄉下來找楊景翔,問他:「你以後到底想要幹嘛?」

力拚數月考上台藝大

多年來,媽媽早已被楊景翔氣得發不出火了,但正是媽媽不慍不火的口氣,反而衝激著楊景翔,暗自思索:每天打架、罵髒話、渾渾噩噩、頹廢度日……楊景翔崩潰痛哭後陷入沉思,考前3個月,他開始努力K書。後來發現台灣藝術大學有加考術科,考量高中時曾參加吉他社,便想報考看看,沒想到竟然考上了,不但讀完了大學,還考上台北藝術大學研究所,讓全村人都覺得是「奇蹟」。

楊景翔不諱言,自己真的「運氣」很好,因為高中時的兩位貴人,才讓他人生不至於卡關。高中時,由於不守校規,楊景翔被校方記了兩大過,後來又被教官抓到騎摩托車,若再記大過他勢必要被退學,幸好教官手下留情,只記他一小過,讓他操行60分低空飛過,最後可以同等學歷報考大學。

媽媽教官老師皆貴人

另外,高中時,所有科目中,楊景翔唯獨國文成績最好,有位地理老師知道他作文寫得好,便將他寫的詩加入畢業歌中,給全校同學一起唱,讓楊景翔感受到「原來我也有有用的一面呀」。楊景翔說,「現在雖然很少和老師、教官聯繫,但內心永遠不會忘記他們的恩德,我心存感激。」

大學和研究所都學表演的楊景翔,目標一直想做劇場,但為了維持生活,不得不投入撰寫電視劇本打工賺錢,也接演員案子過活。楊景翔維持這樣的工作模式很多年,「劇場是個空間,不是平面的,比寫電視劇本難多了」,話雖如此,楊景翔在任職TVBS電視劇統籌那一年,第一次率團參加2011年日本利賀舉辦的「亞洲導演戲劇節」,就一鳴驚人獲獎凱歸。

成立劇團爆發創作魂

2012年,楊景翔獲得國藝會海外藝遊專案補助,向TVBS請長假前往日本鈴木忠志劇場接受「鈴木方法」訓練,學習他們導戲的方法,了解日本劇場運作和團員的生活模式。受到鈴木忠志劇場的薰陶,楊景翔深入思考著,「多年來和不同團隊合作,雖然當導演看起來權力很大,但每進一個團隊,都必須重新磨合工作模式和工作方向,如果能成立自己的劇團……」

經過深思,從日本回來後,楊景翔毅然辭掉穩定的電視工作,於2013年成立自己的「楊景翔演劇團」,如今7年了,「完全不後悔,也絕不後悔。」楊景翔堅定的說。

戲劇影響力超乎想像

「楊景翔演劇團」成團後,每年必定創作一齣戲。「剛成團時,挑演的話題都是現代人都市裡的生活故事,但不是寫實故事,有點像寓言,摸索著用寓言方式說現代故事。」像是2015年《明年,或者明天見》,楊景翔將兩個文本概念抓進一齣戲中,相互做對照,舞台設計也刻意以寫實表現超現實,像是房間用視覺看會呈圓型,視覺上是象徵,但表演是寫實,讓觀眾看得很開心。

而《明年,或者明天見》演出後發生了一件事,也讓楊景翔確認戲劇的影響力,「有位觀眾連續兩周來看這齣戲,一個月後,這位觀眾寫信告訴我關於他的故事,感謝劇團的演出促使他做了人生的大決定」。

楊景翔說,當時做劇場已近10年了,這才發覺「戲劇竟會影響別人的人生」,戲劇不是虛幻的,而是「很真實」的事,因為演出時觀眾、演員和自己都在現場,是很近距離又親密的感覺,「這件事讓我更尊重,更確立自己所從事的劇場導演工作,內心有一種滿足感,更感動原來創作本身就是重要的事」。

「楊景翔演劇團」成立7年間,除了不斷努力創作好看的戲外,也希望劇團能有一個實體空間,來運作一個劇場,此外,劇團還進行「尚青培訓計畫」,每2年舉行1次,現已進入第3屆。

「4年前,我發現有很多不是學表演的人,對劇場深感興趣,卻無緣接觸這個領域。」楊景翔因而開辦「尚青培訓計畫」,規定只要是畢業5年內的社會新鮮人,均可加入此小班制課程,接受包括表演、創作和導演等全方位訓練。「這和一般工作坊不同,半年後課程結束就可以參與演出,由正式劇場提供一個簡單舞台,讓學員立即參與實體創作。」

「學員來自各行各業,有街頭藝人、社會學老師、藝術行政工作者等不同領域的人,因為各自的專業不同,看事情及創造創作的角度不同,使劇場文化更顯得豐富。」楊景翔也從這些興致勃勃的參與者中,看見社會的萬花筒,「我的工作正是幫這個社會,『看到』原本看不到的樣貌。」

2020年,原本是楊景翔開心的一年,他10年前創作原屬小劇場演出的《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入選兩廳院2020TIFA,原訂3月在近2000人的大劇場演出,可惜因新冠病毒疫情延燒,兩廳院決定延為明年2021年的TIFA節目,楊景翔期望多1年的準備時間,可帶領表演團隊有更豐富完整的演出。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