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8】隨堂開示錄 115 隨堂開示錄─對談專訪 31 來台弘法五十周年歷程 之一 4-2

星雲大師 |2020.03.20
893觀看次
字級
2006年3月21日,星雲大師帶領徒眾一行至南京棲霞山,即將陞座為住持的隆相法師(右一)與知客諦如法師率眾迎接,大師一路回憶在此出家的點滴。圖/人間社記者陳碧雲

文/星雲大師

提問五:聆聽大師的故事,等於是在閱讀近代的佛教史,我們相當好奇,大師十二歲時為什麼會與佛結緣呢?

大師:一來是家庭貧窮,沒有機會受教育,深知自己未來沒有路走,除了耕種、做小工以外,我看不到自己的未來。

偶然的因緣,在一個寺院前,一名知客師問我:「你要出家嗎?」我當時只是順口回答他:「要啦!」不久我現在的師父志開上人來找我,說:「聽說你要出家,就跟我出家好了!」這時我才緊張起來,糟糕!剛才已經說出口「要出家」,不能耍無賴呀!不能不承認,只好說「要」。

不過出家要父母同意才行,師父就說:「你去向你的母親說。」最初母親也不同意,不過我想已經承認了,不能反悔。所以我曾經說:「一諾千金上棲霞。」為了一句諾言,我就這樣出家了,也談不上什麼了生死、斷煩惱,這些我也不懂,我只是覺得,做人應該要有信用。

提問六:從大師您創新的性格來看,相信在整個出家過程中,一定有很多不同層面的思惟,尤其您歷經戰亂時代,這個階段對您自己,以及後來弘法度眾的過程來說,是否代表著什麼意義?

大師:出家時,正逢抗戰開始,中國同胞可以說是「血淚交織」,非常痛苦,每天這裡轟炸,那裡逃難,我自己也在難民潮裡跟著逃亡。當時聽著逃亡的人唱:「逃亡到哪裡?流浪到何方?」心裡也有一些感慨。所以在那樣的時代,很容易生起悲憫心。我當時就想:「我要救度苦難。」同時自己也沒有路走,索性就出家了。那時出家都是關在寺院裡,像閉關一樣。在關閉的十年教育中,不准看外面的世界,只有看自己的內心;也不准講話,一講話,就會被處罰。不過這樣也好,不講話,自己沉默,會帶來心裡的寧靜,會產生一些思惟、一些想法、一些智慧,因此有很多事情就在那個時候醞釀成形。

當然,那時的生活是很專制、很委屈,充滿了苦難。不過好的是,我的本性裡把這些都看成是當然的,我認為這是在受教育,即使是苦的、難的、不好的,我都覺得這是當然的,因此我感謝打我、罵我的老師。後來大陸開放時,我對當年的老師,我都一一報答他們,感謝他們,我覺得他們打我、罵我,都是成就我的肥料,都是我的資糧,他們成就了我。

提問七:大師每次的弘法創新,都深具時代意義。尤其佛光山發展國際化佛教,代表性的指標西來寺,其建寺因緣如何?

大師:西來寺創建是因移民需要。不過當初到一個生疏的國家建寺,也不是一下子就能順利成功,當中也經過徒眾在那裡服務、結緣,慢慢培養因緣。例如:早期華人到美國探望兒女,生活上有諸多的不習慣。平時兒子媳婦上班,不能陪他,但老人家語言不通,電話也不會接,就如聾子;出門沒有人帶,便哪裡也不能去,就像跛子;看報紙也看不懂,像瞎子……所以有人笑稱他們是「五子登科」。但他們也不好意思回台,怕人問起為何這麼短時間就回來,是不是兒媳不孝順?因此只有苦苦地在那裡忍耐著,這時西來寺就把這些老人家接到寺院裡參加活動。

他們一到寺院,一看拜的是中國的佛,吃的是中國的素菜,他們覺得寺院很親切,很有好感,覺得寺院應該建得更大一點,因此發心護持。就這樣,從美國到全世界,幾百間寺院就這麼一間一間建了起來。當中也由於我們在各地,對於當地文化都很尊重,所以當地人士也很歡喜融入參與。

提問八:大師最初在宜蘭弘法,可以說是發展佛光山的奠基地,您在那裡與台灣人直接接觸,您覺得與台灣人的緣分如何?

大師:我在台灣各地,從沒有想到他們是台灣人,他們也沒有把我當外省人看。很奇妙的,我不會說台灣話,我只能說著一口不像國語的普通話,但是台灣的一些老人家都聽得懂,而青年人那時候學國語就更不用說了。他們講的台灣話、客家話、福建話我也都能聽得懂,所以基本上到台灣來,在語言的溝通上並沒有困難。

在信仰上,我告訴他們念佛、拜佛,並不是依著傳統的方法,而是立刻可以得到效果的。例如告訴他們如何拜佛,自己就可以感受到身心飛揚、放曠;靜坐,如何坐下來馬上就能生起一種忘我的境界,這可以透過現代的方法,可以用科學試驗的。他們感受到真的不同,因此就這樣增長信心,堅定信仰。尤其有一些年輕人,我教他們唱歌、教他們國文,我辦國文補習班,甚至文理補習班。我教過小學,帶小朋友繪畫,出外活動,因此我的生活世界沒有定型,沒有框框,弘法沒有一定的界限。透過佛教,我帶領信徒走出鄉村,走向野外,尤其宜蘭人也替我發揮了不少力量,例如我們出外傳教,用打鑼敲鼓,「噹噹噹!各位父老兄弟姊妹,咱的佛教來了!」這很讓人感動。因此,與其說我給他們信心,我向他們佈教,其實他們也增加了我弘傳佛法的信念,讓我覺得這一條路只要向前走,絕對不會錯。

提問九:過去一些法師,都是到某一個階段才開始收弟子;大師您很特別的是,自己一邊弘法,一邊課徒教眾,這方面您的理念是什麼?

大師:那時因為傳教的道場很小,出家人只有我一個,掃地我來,挑水我來,信徒來了我要去招呼。因此在傳教中,我最大的感受心得是:人與人要接觸,人和人要真誠,要互相讚美、包容。所以我不認為只有信徒要為寺院添油香,我覺得我應該要為信徒添油香。這不是說我要給他們錢,而是我要讚美他們、鼓勵他們,指導他們如何找到人生的快樂及解脫的方法。

現在科學發達,發明飛機大炮,固然造福人類,但也帶來很多災難;唯有宗教的發展,人際的溝通,能夠提升人性的善美,所以我對宗教促進世界和平,帶來人類幸福,很有信心。

(待續)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