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靜看世界】 在圓山飯店的地底世界 瞥見莫斯科

文╱王文靜 |2020.06.24
546觀看次
字級
圓山飯店大紅中式建築是徽章也是地標。圖╱王文靜
圓山飯店有二條地下密道。圖╱王文靜
密道內有石階及逃難滑梯。圖╱王文靜
這不是皇宮或歐洲豪邸,而是莫斯科地鐵站。圖╱王文靜

文╱王文靜

這是一條從未啟用的總統密道,我入境隨俗,作樣「逃難」。表情實在不逼真,大概,因為皮包裡沒有沉甸甸黃金。最近,友人約在台北圓山飯店,順道安排這趟「地下」小旅行。

圓山飯店原址是日本神社舊址,政府遷都台北之後, 第一夫人蔣宋美齡有感於台灣沒有一個接待國際賓客的場所,大紅的中國式建築飯店便應運而生。身為中華民國的第一座五星級飯店,圓山接待過許多歷史人物,如今靜止成長廊上的照片:美國艾森豪總統、伊朗國王巴勒維、約旦國王胡笙、泰國國王蒲美蓬、韓國總統朴正熙、新加坡總理李光耀。

在兩岸局勢敏感之際,圓山飯店的維安是必然的。於是飯店地底,宛延而下,挖了兩條元首逃生密道。國民政府在重慶有躲避日本人轟炸的經驗,這密道有獨立的電源和排水系統設計,連燈罩都是防爆材質。為防堵消息外漏,原始設計施工不超過六人,因此即便數十年後,飯店的老員工都不知情,入口就在每天進進出出的一道鐵門後。西側密道現在已開放觀光,特別的是,密道內伴隨一條以磨石子打造、號稱全世界最長的「密道溜滑梯」。滑梯?應是設想到,緊急時快速運送大物件。

我一階階步下,走在不見盡頭的密道。雖說是密道,更像進入石穴。心情有些似曾相識,啊,剎時想起,那年在莫斯科的地底捷運站,搭長長手扶梯至地鐵的儀式感很特別,彷彿要進入地下星球,冰冷的機械運作把人們運下,看不到盡頭,不知終點的興奮與惶惶。

建築物反映時代背景,二十世紀初期,歷經世界大戰,國際局勢緊繃,當時建築物都有「萬一發生戰爭」的風險防範。我們在首都的第一座大飯店,建逃難密道。俄國人將首都的第一條捷運,往地下挖。

一九三五年,莫斯科的第一條地鐵線通車。國家第一條地鐵在設計時,局部地區深到八十四公尺深,超過二十層樓深。這雖是運輸系統,但在必要時也作為防空洞;更甚,蘇聯當局把層峰的指揮中心設於此,地鐵內有戰時的指揮中心,甚至有專線直通機場。這裡,甚至考慮到萬一啟動核子戰爭時的過濾生化環境。不同於圓山飯店的地道地從未被啟用,一九四一年,蘇聯「果然發生戰爭」,德軍對莫斯科空襲最激烈時刻,地鐵成為市民的最佳避難所。據說,整個莫斯科地鐵可容納四百萬人避難。

冷戰時代已過。如今,莫斯科地鐵載客量是世界第一,構建出一座地下城市:一七六個車站、二三七四座驗票閘門、六三一座手扶梯,彷彿是地下城市;現在更是觀光景點,全世界觀光客到莫斯科,除了去克里姆林宮,也會到這座「地下宮殿」。這無疑是全世界最美的地鐵藝術,每一站風格各異。譬如:用三十二塊大面積彩繪玻璃裝飾的新鎮車站,華麗彷彿是天主教教堂;共青團站則是俄國皇宮風格,運用金黃色元素和富麗堂皇的大吊燈,仰頭是俄羅斯十三至二十世紀的國家英雄馬賽克壁畫;以俄羅斯大文豪杜斯妥耶夫斯基命名的地鐵站,黑灰色呈現出強烈現代風格,壁畫繪製杜斯妥也夫斯基小說裡幾個著名場景。

我在全世界旅行,喜歡搭庶民交通工具,莫斯科地鐵無疑最讓我難以忘懷。這個冰冷的國度,有著澎湃的情感,以深厚的文化底蘊反映在日常交通工具。他們務實地考慮到生存,但即便建構一個因應戰爭的基礎工程,也沒忘記藝術。一個民族的與眾不同,由此可見。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