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藝筆記】 江南水鄉記行(下)

文/陳牧雨 |2019.11.19
7483觀看次
字級
千燈鎮隸屬崑山市,離蘇州市中心三十五公里,已是有兩千五百多年歷史的古鎮。我們還沒到達古鎮,從遠處就看到高聳如雲的千燈鎮名古蹟秦峰塔。 圖/陳牧雨

文/陳牧雨

千燈鎮

既然到了周莊,我們也順道來距離周莊不遠的千燈古鎮參訪。

千燈鎮隸屬崑山市,離蘇州市中心三十五公里,已是有兩千五百多年歷史的古鎮。我們還沒到達古鎮,從遠處就看到高聳如雲的千燈鎮名古蹟秦峰塔。

秦峰塔位於秦望山之南而得名,雖然現在標為秦望山的地方已經是平地,但是塔仍然稱為秦峰塔。塔在鎮上延福寺內,始建於梁天監二年(五○三),宋大中祥符元年(一○○八)重建。塔呈平面方形,為磚身木簷樓閣式塔,共七層,高三十八點七公尺。後屢遭戰火,一九九四年進行了最新的一次修復工作,但仍保持宋代風格;因塔身修長,故又有「美人塔」之譽。

要進古鎮參觀,須先在景區售票處買票,然後走過一座古老的石造拱橋,過橋後有一座涼亭,亭上匾額寫著「牡丹亭」,亭子柱上有一對聯,上聯是「賞心樂事亭臺外」;下聯是「奼紫嫣紅牡丹開」。

聯句出自湯顯祖《牡丹亭》第十齣〈驚夢〉的皂羅袍:「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原來,千燈鎮正是崑曲的發源地,崑曲創始人元末明初戲曲家顧堅就出生在千燈,鎮裡有「顧堅紀念館」。

不過,對於這個崑曲發源地的牡丹亭,我倒是有些意見。亭子建在牆角,因侷促一隅而顯得空間逼仄,而且因為在馬路邊,因此環境也顯得髒亂及嘈雜,實在有些汙辱了被稱為「雅部」的崑曲,一點也感受不到文雅的氣質。

經過牡丹亭往前走,即可看到石板街的石碑。

石板街,被稱為「江南一絕」,全長一點五公里,其主要幹道長八百公尺,由二○七二塊均寬五十公分、均長兩公尺以內的長條形花崗岩鋪設而成,穩固而耐用,修理替換又很方便。石板下面即是下水道,與古鎮各處的河埠、河灘相連通,因此,即使滂沱大雨,轉晴即乾,從不積水。

走在石板路上,道路不寬,雖稱為街,其實只是巷弄。所以古有「足踩青石板,頭頂一線天」的說法。街道兩邊盡是古老木造民宅,頗能令人興起思古幽情。

千燈鎮另一必遊之地則是「顧炎武故居」。

顧炎武(一六一三~一六八二年),號亭林,南直隸蘇州府崑山人,是明末清初著名思想家、史學家、語言學家,與黃宗羲、王夫之並稱為明末清初三大儒。他的主要著作有《日知錄》、《天下郡國利病書》、《亭林詩文集》等。

顧炎武最廣為人知的名句「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即是出自《日知錄》。他在《日知錄》書裡提到:「亡國是改朝換代,亡天下是指整個民族的淪亡。」他認為維護一個王朝的政權,是統治者的事情;而保衛整個民族免於滅亡,則是天下所有人的責任。

現在的顧炎武故居為「坐東朝西」的五進明清建築群。亭林先生既為大儒,住處掛有許多名家書寫的楹聯,有刻在木板上,也有客在竹子上,字美句也美。比如:「貽安堂」前的對聯:「整頓乾坤將相,歸休林壑漁樵。」頗有氣勢的聯句,寫出亭林先生在亂世中進退抉擇的胸懷。

故居的庭園也很值得流連。我們來的時候,正是秋風送爽的季節。坐在涼亭觀賞滿池枯乾的殘荷,恍惚之間,似乎也看見亭林先生靜坐於此,只是先生必然是在思考「天下興亡」之事,我則只是單純因仰慕前賢而來。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