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時歡喜】 驚蟄――春雷隱隱 蟲兒睡醒

文/林念慈 |2021.03.05
648觀看次
字級

文/林念慈

年假早已結束,但慵懶的情緒至上元還不消停,總得等天空響起號角,雷聲平地起,方能各就各位。此際草木舒展,蟲兒感受到陽和之氣,順勢伸懶腰,各自覓食,是為「驚蟄日」,也做「啟蟄」;古人在這一天持艾草、薰香,以驅蟲蚊,田裡亦開始忙活,可萬萬不能誤了農時。

元朝吳存形容得頗有氣勢:「一聲雷喚蒼龍起。」龍在哪裡還未可知,但鼻息亦如雷鳴,喚醒的都是枕邊人。鼾聲各異其趣,有人嘟唇吹氣,有人如報廢引擎,再搭配短音、長音,以及磨牙和夢囈,譜就獨特的「晚安曲」;家母深受其害,多年來徹夜難眠,只好拎著枕頭在屋裡四處「流浪」,如今家裡多了一隻貓咪,胸口呼嚕呼嚕地響,也確如春雷隱隱。

但不管雷聲多擾人,總有不肯醒的蟲兒。

或許他們並非不肯醒來,只是分不清夢裡夢外。莊子〈齊物論〉繞來繞去,不就在追問「是夢嗎?不是夢嗎?誰在作夢?」而搖旗吶喊「眾人皆醉我獨醒」的詩人,看著彷彿清醒,其實最是耽溺,他要是活得通透了,便會對人間事一笑置之,何用這般聲嘶力竭?而在夢境裡浮沉,也是種自由選擇,說到底還是那句老話:「你叫不醒一個想裝睡的人。」

年少時對許多事執迷,先是活得像一枚繭子,後來變成一隻睡睡醒醒的蟲,有時對旁人應聲,有時附和全世界,後來卻丟失了自己的聲音。

中年驚蟄,發現會碎裂的終將要碎,人生該是一支有進有退的舞,一味委曲,並不能求全;至於所謂「圓滿」,從來不是「無缺」,而是在月有盈缺的時刻,我們依然能溫柔地凝視,那樣,便不會讓月牙割傷了耳朵。

在〈臨江仙.夜歸臨皋〉中,東坡說自己夜飲歸來,家僕早已鼻息如雷,無人開門,這下子有家歸不得,他只能「倚杖聽江聲」,算是打發時間。讓東坡醒了又醉的,本不是什麼杯中物,而是對人生的迷惘,當無人接應這分苦楚時,大自然的聲音仍如此平靜、悠遠,就像是一則回答;唯有將情緒沉澱下來,才能真正地看見自己,理出頭緒,即便前有大浪,亦能無喜無懼。

要如何能「忘卻營營」呢?我還沒有答案,只是趕忙從假期的大夢中醒來,繼續爬稿,順便敲一敲腦袋,希望靈感它知曉,今日驚蟄。

附記:

驚蟄:二十四節氣中的第三個節氣,今年在三月五日。♣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