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速寫】 娃娃屋

文╱林薇晨 |2020.08.21
9931觀看次
字級
楊洲周延的浮世繪〈高貴納涼〉。圖╱林薇晨

文╱林薇晨

非常奇怪,金魚的飼主經常被稱為玩家,愈深入金魚飼養社群我愈發覺這種說法的普遍:入門玩家,資深玩家,業餘玩家,彷彿金魚是活生生的玩具。貓狗鼠兔的飼主是不被稱作玩家的。我想這是因為金魚居住在水裡的緣故。隔著水,隔著玻璃的缸壁,魚缸裡的風景也就有了收藏與展覽的性質。

一座魚缸是一座娃娃屋,森林家族(Sylvanian Families)一般,我為我的小屋選擇的主角是兩隻蘭壽金魚。娃娃屋的魔魅在於:令人成為一個購物狂。出於近乎耽溺的溺愛,我總是想著還能再為魚缸添置些什麼。魚缸裡有過濾器,加溫棒,打氣幫浦,三株水草綁縛於沉木,這些只是基本設備。此外我還採買了諸多促進金魚健康的商品:蘆薈鹽用以調節滲透壓,維生素補充營養,珊瑚石影響酸鹼值,珪藻球有助於擴增硝化菌棲息的面積,以便快速分解金魚排出的氨氮毒素。形形色色的花銷,形形色色的嚮往,金魚漫游其間,飼主的目光宛若鎂光。

於是逛水族店的時候,我總是避免與店員對上眼神。一旦洩露雙眼閃爍的星芒,那些店員便要開始舌粲金魚,而我每每難以抵抗他們熱情的提議敦促勸誘,例如,「再換一個大一點的魚缸吧」,如果這句台詞在我耳邊多出現幾次,我必然就要直接訂貨並且付帳了。嗚,他們確實準準說中了我不斷按捺的一個心願,這個心願它終究要啟動下一趟輪迴——更寬敞的魚缸,更豐饒的金魚,更深的關於金魚的貪瞋痴。

金魚藥浴療養期間,我的腦波尤其衰弱,輕易就會信賴店員推薦的改善水質的商品。為了維持適量的理智與判斷力,我陸續上網買回各式儀器來協助自己進行消費決策:鹽度計,酸鹼計,偵測硝酸鹽與亞硝酸鹽濃度的試紙……冷靜取得各式足以憑恃的數值,也就能夠停一停那嘈嘈的拜物主義。然而,回過神來,我才發現自己竟然還是以購買克服購買的欲望,如同罹患了某種無可醫治的頑疾。想到其他金魚飼主或許面臨著類似的窘境,我也不禁覺得同病相憐了。

我常常在社群媒體上瀏覽其他金魚飼主的娃娃屋。有人在自宅的庭園鑿出了小水塘,蝶尾金魚翩翩來去,睡蓮漂浮。有人在陽台蔭涼處擺了高高低低的瓷缽,一缽專養一隻朝天眼金魚。有人特地在客廳設計了一座四呎魚缸,作為區隔餐室的生態屏風,繡球金魚斑斕錯雜,背景偶然閃現微明微暗的,幽玄的楷書佛經:「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溼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坐在自己一手打造的魚缸前方,觀影一般,也許每個金魚飼主都能長長久久不起身,直到坐成一副布滿青苔的骷髏。

我所憧憬的魚缸,就在楊洲周延的浮世繪〈高貴納涼之圖〉裡:一群宮廷女子衣飾綺豔,或坐或立於室內,牡丹與鳶尾團團盛放,整座房間ㄇ字式環繞著龐大的魚缸,她們仰頭欣賞玻璃牆裡,玻璃天花板裡的金魚——這些金魚沒有背鰭,理應是日本經年培殖的蘭壽。一生過上一次這種為金魚簇擁的生活,我便能毫無遺憾地死去。然而在她們身後的欄杆外,蓄著兩撇鬍鬚的明治天皇站在另一處樓台上,以西洋軍裝之姿,遠遠瞭望過來。忽然這幅畫的寓意非常明白了,幾乎是富於批判氣息的:這群綾羅綢緞的女子,到底也不過是被飼養著的金魚而已。凝視且被凝視,占有且被占有,娃娃屋所揭示的殘酷,莫過於此。

生活在娃娃屋模樣的世界裡,玩具似的人類與金魚永遠不會是自由的。儘管如此,我從未忘記金魚也有牠們的心臟,舒張著,收縮著,比一枚鈕扣電池更為貴重。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