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速寫】 壽桃

文╱林薇晨 |2019.12.20
5106觀看次
字級
首映會結尾,威爾史密斯下台與影迷接觸,漸漸走到我面前,只隔一個臂長的距離。我遞上手機想要給他自拍,可是他忙於簽名,指尖捉著筆,騰不出掌心的空間,遂對我展露了一個抱歉的微笑,偏了偏頭,繼續在紅毯上移動腳步。圖╱林薇晨

文╱林薇晨

幾篇網路文章在社群媒體上輾轉著,理出如今九年級生慣用的流行語,我讀了以後,深深覺得那真是另一個世代的圈內梗了。「郭」是「關我」的意思,是「關我何事」的縮略。「尬電」是「God Damn」。「史密斯」則是「什麼意思」。「是在哈囉」是我較常看見的用法,表示一種難以置信的情緒,句末往往加上一個問號。如果現在我的年齡更輕一點,不知是否也會嫻熟於這套語言的邏輯呢。

過了二十七歲生日,我對生活還是常常抱有史密斯之感。所謂的生活,究竟是什麼意思呢?究竟要生活到什麼地步,生活才能不只是生下與活下這樣原始的動作呢?在我仍在思考這些問題的答案的時刻,威爾史密斯真的來到台北了,跟著李安,為了電影《雙子殺手》的海外宣傳。威爾史密斯剛過五十一歲生日。我與我的偶像同是天秤座。

在報社工作的朋友提供了我諸多有益追星的情報(這令我不禁體悟傳播學院的人脈的重要),於是我在夜晚至松山機場接機,與各家媒體一起等待威爾史密斯現身。他穿一身白衣白褲白鞋,丹寧夾克,在烈烈的閃光燈中稱職地笑出白牙齒,與影迷寒暄互動一番,很快就進了保姆車。歡聲持續。我忽然流起了眼淚。電視台記者立刻將鏡頭轉向我問道:「你怎麼哭了?」因為喜歡他很久了,終於見到本人,很是激動。「剛剛有拿到簽名嗎?」沒有。「有跟他自拍嗎?」沒有。「那有跟他握到手嗎?」也沒有。記者想必感到這是段缺乏新聞點的採訪。畢竟此前威爾史密斯一接近影迷,諸位人高馬大的攝影記者便團團擁上拍照,根本圍成了人牆,我全然擠不進前排去。而明星總是流星,眨眼之際就飛馳至遠方了。

電影首映會在三日後舉行。我早早到場占據了舞台前方的位置。在首映會上,眾人替李安慶生,主辦單位準備了一顆大壽桃,一刀切開,其中是許許多多小壽桃。威爾史密斯將小壽桃一一拋予台下的影迷,伸長了手臂,手腕往前投擲的形勢如此俐落,迅捷,渾身西裝亦無絲毫滯礙。我想,他真是個保養得宜的男子。臉蛋也不顯老。而《雙子殺手》是一部關於年輕自己與年邁自己的對話的電影,擁有相同基因的兩人,實是兩個迥異的人,誰也不能代誰發言。女主持人問道:「你會想對二十幾歲的自己說些什麼呢?」男主持人問道:「你會想對新鮮王子說些什麼?」威爾史密斯表示,他想訪問二十三歲的自己,了解他當時怎能如此自信洋溢,野心勃勃,無畏無懼,因為隨著年歲增長,現在他有點不能了。他想聽聽年輕的自己的建議。沒有教訓,沒有叮嚀或鼓舞,只是談一談。

如果可以,我也很願意和從前的我自己談一談。偶像?偶像是什麼?偶像常常也就是個提供說法的人,他說了一些話,他做了一些事,影響遍及地理的遠方,時間的遠方,最終甚至遍及他自己,在他的鬍鬚微微泛銀以後。首映會結尾,威爾史密斯下台與影迷接觸,漸漸走到我面前,只隔一個臂長的距離。我遞上手機想要給他自拍,可是他忙於簽名,指尖捉著筆,騰不出掌心的空間,遂對我展露了一個抱歉的微笑,偏了偏頭,繼續在紅毯上移動腳步。我被滿足了,被他的經過給滿足。我感到我的胸臆有噴泉汩汩湧現,晶瑩不絕,在星空底下的庭園兀自循環,流瀉的水花之間綻出了小小的,小小的虹。

在某篇介紹新世代流行語的網路文章裡,「史密斯」一詞的例句是:「史密斯?講中文可以嗎?」至今我仍常常想起在電影首映會上,威爾史密斯確實說了幾句努力學來的中文。他說:「你好台北。」說:「好吃。好喝。」也說:「我愛你。」他總是這樣開朗風趣,一個最像明星的明星。我會永遠記得這一晚,當他的眼神與我相接的瞬間,儘管只是如此短暫的照面,於我,也就是足以留戀百年的幸運了。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