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遲遲】 香港的那個夜晚

文╱葉含氤 |2020.07.15
292觀看次
字級
香港維港夜景 圖╱葉含氤

文╱葉含氤

前年夏天我到香港,與當地朋友「熙」約了吃晚飯。那日傍晚,他到尖東我下榻的旅館大堂接我,說訂了海港城的泰國菜餐廳。我跟著他一路走過人潮擁擠的街道,在路口行人燈號叮叮叮的催促聲中,突然聽見他說,一個月後就要離開香港到西雅圖,再讀個學位。路上太吵雜,我沒來得及回應,一句話就如擦肩而過的人群,忽地飛逝而過。

走進偌大的海港城,找到了餐廳。這餐廳很寬敞,臨窗可以看見海,還有停泊的郵輪。兩個人點了四道菜,每道菜都辣得過火,像七月的暑熱。慢慢地,說的話比吃的菜多,又覺得冷氣太冷,吹得人不好受,我提議:「到岸邊走走吧。」

從海港城出來時大約八點多,在許留山買了兩杯芒果冰沙,路過天星碼頭時,熙問我還吃不吃得下,說裡邊有泰昌餅家的分號,蛋塔很好吃。我搖頭說吃不下。

我們沿著文化中心旁的海岸走,看著讓人目眩神迷的維港燈火。

我是十年前因為工作緣故認識熙的,他小我數歲,後來成了很好的朋友。他曾與他女友來台灣找過我,而我每回到香港,他也都會抽空陪我吃飯。有一次,他正好從日本旅遊返港,還帶了一大盒在東京買的手信給我。

我們在堤岸找了個臨海的椅子坐下,兩人沒邊沒際地閒聊。突然話鋒一轉,他問我是否還記得「翔」?我說記得,很活潑的一個女孩。翔是熙的女友,正確地說應該是前女友。

他說:「她前年移民去澳洲,有一次在網路上遇見,問她好不好。那時她曾主動相約,回香港要一起喝咖啡。我一直記得她說的話。上月末,我從其他朋友的口中聽到她回來的消息。那幾天,我手機不敢關機,就怕她找我時我沒接到。我甚至每天都想著,如果她打來,就跟她約在中環一家新開的咖啡店,那裡有她愛吃的戚風蛋糕……」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岸邊的燈火映在他俊秀的臉上,透顯出一種看不清表情的光暈,又接著說:「但她沒有找我,又離開了。」

「怎麼沒想要主動聯繫她?」我問。

「如果她想見我,她會來找我。如果她沒找我,也許她覺得沒有見面的必要。那我又何必自討沒趣。」

「怨她嗎?」

他抿了一下嘴唇,彷彿極力壓抑翻湧而上的情緒,搖搖頭:「有什麼好怨的?就是拐了一個彎,碰到了一堵牆。」

他平緩地說著,我卻聽得心裡一陣酸。不知道該怎麼寬慰他,剎時覺得口中甜膩的冰沙有些反諷,遂將杯子放置一旁,不打算再喝。

我抬頭望向對岸綿延的高樓,韡燁的燈光,還有天星輪在海面穿行。夜晚的溫度不像白天那樣燠熱,海上有風輕輕地吹來,天氣清朗,遠遠的可以看到對岸的摩天輪,還有太平山上的凌霄閣。

我們一直坐到夜色漸濃,岸邊的人群也逐一消散,才起身離開,一起走往地鐵站。到閘口時,我說:「你就從這裡搭車,不用送我。我沿著地下道走回旅館,很安全。」

他起初推辭,最後還是聽了我的建議,轉身前鄭重地說:「可以這樣跟妳看看風景說說話,我覺得很高興,下次見面不知道什麼時候了。」

「總是有機會。到西雅圖要好好的。」

他笑著說了再見,帥氣地刷卡入閘。

而我看著他清瘦的背影走進人群中,心裡想著:此地一別,願你隨遇而安。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