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社會觀察--建城傷河 河也傷城】 環保的省思 把水留下來

文╱記者王文化 |2020.06.20
509觀看次
字級
治理後的北京永定河兩岸。圖╱新華社
北京永定河門頭溝段溼地整治工程後,永定河門頭溝段王平村鎮的山水風光美景。圖╱新華社
山西冊田水庫閘門。圖╱新華社

文╱記者王文化

永定河曾經還有一個名字——清泉河。清泉河之名在魏晉南北朝時期使用,盧溝河之名出現在金代以後。河名更替,反映著永定河環境嬗變。

目前所見,永定河水災的最早記載,是西晉元康五年(二九五年)。但遼金以前,水災的記載總體上不多,遼金以後永定河水災的記載增加,說明流域森林砍伐過多,水土流失加劇,河水攜帶泥沙量提升,淤積速度加快。

失去貯存水分中心

為建城傷了河,河反過來也要傷城。如恩格斯在《自然辯證法》所說:「我們不要過分陶醉於我們對自然界的勝利,對於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報復了我們。」

恩格斯舉的例子有美索不達米亞、希臘等地人們為增加耕地砍森林,結果沒了森林也失去了貯存水分的中心,最後成了荒蕪之地,與永定河的情況有些類似。恩格斯說:「我們對自然界的整個統治,是在於我們比其他一切動物強,能夠認識和正確運用自然規律。」

官廳水庫建成後,從一九五八年開始永定河基本沒發生過大的水災,且為北京城的供水供電提供了充足的保障。但一九七○年代後永定河上游來水不斷減少,三家店以下常年斷流,乾涸的河床成了風沙源。一九九○年代後,汙水和廢棄物增加,官廳水庫水體汙染加重,一九九七年退出北京飲用水供水系統。

永定河源頭在管涔山北麓朔州市神頭泉,這個泉最大流量曾達到每秒九點二八立方米,一九六○年代後開始不斷衰減,當地管理部門介紹說,人為因素是造成水量減少的最主要原因。如植被破壞,水開採量過大,採煤時的排水漏水等。

拯救永定河行動從二○○三年早已開始,從上游河北、山西等地開展工農業生產結構調整、水土保持等工作。今春,永定河引黃水量和補水規模為歷年同期之最。生態補水使永定河沿線河道周邊地下水位整體上有不同幅度回升,北京山峽段地下水位上升明顯,門頭溝區部分泉眼停噴三十年後已開始復湧。

永定河北京段全線通水後,三家店以下形成水面面積二千一百公頃,和補水前相比,永定河門頭溝至大興西麻各莊沿線地下水埋深平均回升二點零七公尺。而所謂環保,不正是用心努力,就有望將水流留下來。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