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藝金曲年度最佳演員 小咪渾身形容詞 演出峰回路轉人生

阮愛惠 |2016.09.02
8467觀看次
字級
以唐美雲歌劇團作品《春櫻小姑─回憶的迷宮》中的阿雪一角,榮獲​第二十七屆傳藝金曲獎之「年度最佳演員」獎項。圖/陳少墉、台北市文化局
小咪在劇校或劇團內​教學生​,​一身絕活傾囊相授。圖/陳少墉、台北市文化局
在《御夫鞋》中飾​演英國人​大衛。圖/陳少墉、台北市文化局

文/記者阮愛惠

圖/陳少墉、台北市文化局

第二十七屆傳藝金曲獎今年新增設「戲曲表演類」之「年度最佳演員」獎項,共吸引了三十六位資深戲曲表演工作者參賽,入圍名單中更不乏自組劇團、中流砥柱級的名角兒。據說評審們壓力非常大,經過多次會議,才終於共同決定把這頂冠冕,戴在從事傳藝表演超過半世紀的小咪(陳鳳桂)頭上。

巧合的是,隔天(八月十四日)下午,小咪正好要舉辦她的第一本傳記書《舞靈戲精:小咪的華麗轉身》新書發表會,這個獎的加身是雙喜臨門,更是老天爺給畢生奉獻戲劇的她很大的鼓勵。小咪領獎時表示,雖已得過薪傳獎等獎項,但很高興傳藝金曲獎第一次有「年度最佳演員獎」她就能得獎,當下她心裡很想告訴在天上的媽媽說:「演歌仔戲還是很有前途的。」

一九五○年出生在嘉義的小咪,出身歌仔戲世家,外公曾自組戲班,父母、阿姨皆為內台戲時期的歌仔戲演員。她自小就展露演戲的天賦,但母親卻受限於當時的觀念:「父母無聲勢、生子去學戲」,也擔心小咪進入農業社會裡收入不穩定的歌仔戲班會過苦日子,一直不願讓她正式學戲,頂多讓她跑跑龍套。原想讓小咪去學美髮的母親,直到有一天看過有「台灣寶塚」美譽的「藝霞歌舞劇團」的表演之後,當下決定把女兒送上這個風靡全台的女優歌舞秀舞台。

小咪的華麗轉身

關於小咪如何跟著為愛走天涯的母親在戲班內遷徙闖盪;關於小咪如何在藝霞歌舞劇團內嚴苛受訓,從眼淚攪便當下嚥的「媳婦仔」到成為紅極一時的台柱;後來在「藝霞」謝幕之後小咪又如何走進秀場、再轉進電視圈;又後來,她如何重返歌仔戲舞台,成為殿堂級的演師…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小咪比戲劇還戲劇的藝界人生,都在劇作家施如芳歷經兩年的調查採訪爬梳整理之後,匯集在《舞靈戲精:小咪的華麗轉身》一書中。

劇作家施如芳以歌仔戲編劇的身分和小咪合作快二十年,卻首次書寫謝幕之後、燈火闌珊處的小咪。據說認識小咪的人都知道,在台上「渾身上下都是形容詞」(施如芳語)的她,私底下說話能省則省,只講「重點」,問一句才答一句,如何從她口中勾索出她過去峰回路轉的人生場景,剛開始,簡直考倒了有一支好筆、被譽為「當代台灣戲曲最佳詮釋者」的施如芳。

執著至高審美態度

施如芳在「終章」中指出,自從父母往生、對世事已不太牽掛的小咪,心中唯一放不下的,似乎只剩下觀眾了。從戲班囝仔陳鳳桂到藝霞一姐小咪,再由時髦遊藝的歌舞劇團翻轉回台灣傳統藝術的殿堂,小咪以其一生所展現的「藝以人揚」,抗拒了所有現實中的不美和缺憾,示現了一位藝人執著持守的至高審美態度。

在即將出席新書發表會的前一刻,小咪的心情顯然很好,卻也只是淡定淺笑。被問到得獎心情,她說:「我從小就熱愛舞台、愛做歌仔戲;後來去藝霞,觀眾那麼喜歡我,所以我就一直演下去。我的工作就是我的興趣,我希望能把這個藝術奉獻給大家,帶給大家歡喜,也傳給年輕人。所以我希望我有健康的身體,能一直做下去,做到最後一天為止。」

演出佛教劇 淨化己心勸化世人

小咪的原生家庭是傳統的佛道教信仰,她從小就很喜歡進廟寺,燒香禮佛,心中充滿虔敬。心理感到無助時,她也會特地去廟裡拜拜,對於諸神佛菩薩,她感覺和觀世音菩薩非常親近。

每當來到神佛面前,一拿起香,小咪會在心中喃喃默禱。「我相信我沒做什麼壞事,佛一定會保佑我的。能在佛前許願,心中就有寄託。我不向神佛祈求賺錢,也不求成名,只求能身體健康、開車平安。平安健康才是本錢,有這個本錢,我才能一直工作下去。」她說。

近幾年來小咪和唐美雲、許亞芬的劇團合作,在大愛電視演出佛教劇,以五集或十集一個單元的長度,演繹佛經故事,宣揚佛教義理。她很喜歡演佛教劇,覺得能透過戲劇勸化世人,同時在演出的過程中,自己也有體悟,進而能改變行為。「以前比較沒有概念,現在不小心揉死一隻螞蟻,心中至少要念三聲阿彌陀佛才覺得好過一點。這是很自然的轉變,演佛教劇真的有淨化心靈的影響。」她笑說。

以前就不愛和人成群結黨的小咪,現在也是下了戲就在家看電視、電影的宅女。她和弟弟一家人住在同一棟樓,生活簡單平淡,得空時就運用芭蕾的基本功拉筋練骨,輕易就能擺出「朝天蹬」姿勢。身段苗條靈巧的她,至今還是舞台上纖弱秀美的「織女」,很多年輕的戲迷和學生常嘖嘖稱奇地說:「小咪老師的年齡是個謎啊!」

九月八日至十一日,在台北市藝文推廣處城市舞台,唐美雲劇團的年度新戲《風從何處來》,她又要重現小生的俊帥風采,與唐美雲在戲中飾演一對自戲班長大的師兄弟,新舊戲迷已經在輾轉相互通報:又可以和「咪姐」相見歡啦!

戲胞甦醒 上了舞台憂愁皆忘

大型歌舞秀,源起於十九世紀的西方國家,台灣則是在六○年代初期,才出現第一個具規模的歌舞劇團──「藝霞歌舞劇團」。「藝霞」仿效日本寶塚歌舞劇團模式,清一色招收少女團員,施以芭蕾、民族舞及流行歌的訓練,以女扮男裝的反串秀、華麗的群舞、絢爛的服裝布景,不但風靡了當時保守的六○、七○年代台灣社會,更遠征港、星、馬創下票房長紅,被譽為當時「遠東三大歌舞劇團」之一。

小咪十四歲時以不支薪的「師仔工」(見習生)身分進入藝霞學藝,十五歲起開始嶄露頭角,接連擔綱重要角色,以男裝麗人扮相迷煞廣大觀眾,直到一九八三年藝霞因電影興起、戲院經營型態丕變而不得不面臨解散的命運,生命中最青春璀璨的二十年,小咪都安住在藝霞,支領月薪,過著如軍隊般的紀律生活。除了練功、排舞、登台、做針線活兒、吃飯睡覺等,極少有個人的交際應酬,以至於藝霞解散後,小咪迫於現實生活,才真正開始「出社會」。

環境急轉 大劇團變工地秀

藝霞一段時間就推出新劇新舞,小咪在二十年間練就了一身演、唱、跳及製作服裝道具的絕活兒,並不愁沒有下一個工作。只是驟然從三十幾的風光大團,急轉到五人小組的餐廳秀和工地秀;從觀眾瘋狂擠到第一排丟紅包、拋金飾的大舞台到沒有燈光布景、觀眾一邊「鋸」牛排一邊看秀的小舞台,小咪敬業演出的實力依舊,然而在謝幕的那一剎那,難免有不勝唏噓之感。「但不能接受也要接受啊!其實內心有一段時間很憂鬱,但慢慢也就習慣了,總要出去面對大家嘛。後來因為很忙,一忙時間就過得好快,反正我天生是個『徛』舞台的人,一站上舞台什麼憂愁都忘了!」她說。

既能卸下大明星的包袱,小咪骨子裡的「戲」胞於是完全甦醒,她的肢體動作、音色共鳴,皆能因應不同行當、角色轉換而有不同的細緻處理。後來她受楊麗花青睞,開始參與電視歌仔戲演出,九○年代起,更加入「河洛歌仔戲團」、「黃香蓮歌劇團」與「唐美雲歌劇團」的舞台公演,無論生、旦、丑各種角色,不管戲分輕重,她都恰如其分發揮特長,演的是歌仔戲,卻又能突出於歌仔戲的氛圍,創造出一種他人難以模擬的表演風格,就算演的是配角,小咪也往往是全劇的亮點。

用心傳承 台灣戲曲藝術

回首生命中的起起伏伏,小咪心懷感念地說:「我一生中有很多貴人。藝霞的老師們培養我、很多朋友都幫我。我自己也很努力,也許因為從歌仔戲班出來,比較有忠孝節義的觀念,對長輩敬重有禮貌,人家才肯教我們很多事情。」

而今小咪亦是學校內及梨園裡的老師,對於傳統藝術的傳承及教學,她要奉勸年輕人的是:「長輩教的要好好學,如果有叛逆心是學不來的。我的時代,沒人教我,都是站在舞台邊看,從不會看到會。任何時代都一樣,學功夫都要興趣加上苦功;現在學校內的小孩,稍有空閒就拿手機出來滑,對於一項功夫,很少有深入研究的心。我會盡力耐心教,也希望後輩用心學,希望台灣美好的本土戲曲藝術,能代代傳承下去!」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