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社會觀察】阿勒泰 喧囂世界裡的留白

文/記者熊聰茹 |2024.06.15
972觀看次
字級
在新疆阿勒泰地區布爾津縣七彩河休閒旅遊度假區,遊客在喀納斯塔橋觀光遊覽。圖/新華社
牧民在製作氈房飾品。圖/新華社
在新疆阿勒泰地區富蘊縣可可托海鎮塔拉特村,村民為遊客表演「姑娘追」。圖/新華社
新疆阿勒泰地區喀納斯景區風光。圖/新華社
牧民牽著駱駝放牧。圖/新華社

文/記者熊聰茹

森林在左,雪山在右,上面是藍天,腳下有草原,還有吹得渾身空空蕩蕩的風︱︱誰也沒想到,一部由散文改編的八集迷你劇《我的阿勒泰》成為大陸這個春夏最熱門的影視劇之一。

這部由新疆作家李娟同名散文集改編的電視劇,在央視黃金時段播出,收視登頂,豆瓣評分高達八點八,還成為首部入圍坎城國際電視劇節主競賽單元的長篇華語劇集。劇中講述了生長在新疆阿勒泰的少女李文秀,在城市追求文學夢碰壁後回到牧區,與開小賣部的媽媽及奶奶堅強生活並實現自我和解、尋找生命意義的故事。

告別橫店和綠幕,來到草原深處,山邊吹風,林間追夢,觀眾閱盡阿勒泰的絕美風光,走近獨特的遊牧生活。牧民熱愛萬物、敬畏生命的自然觀與平等尊重的文化交往觀,傳遞寧靜又強大的精神內核與生活哲學,溫暖了許多觀眾的心。

北疆之北是阿勒泰

中國的西北角,與哈薩克、蒙古、俄羅斯等國家交界的地方聳立著阿爾泰山脈。這條名字意為「金山」的山脈全長二千多公里,連綿的雪峰山勢渾莽,山下森林密布,草場肥沃,河流淙淙,湖泊秀美,自古就是北方遊牧民族聚居又不斷遷徙的地方。

綿延的阿爾泰山擁有豐富的文化遺產。考古學家王炳華在一九六○年代帶隊在阿勒泰地區進行考古調查,發現大量岩畫、石冢、草原石人等古文化遺存。其中岩洞彩繪有人、有獸、符號及盛大生動的圍獵場景,研究人員認為它們是舊石器時代先民保留在阿爾泰山洞窟中的珍貴史蹟,是祈求氏族人口繁衍、圍獵成功的心聲。阿爾泰山的岩畫長廊,記錄了眾多部落民族在這塊土地的起起落落,是考證中亞古代歷史和東西方文化交流的重要依據。

電視劇《我的阿勒泰》頗具電影質感的畫面中,美麗的阿勒泰展示出獨有的歷史與傳統、遼闊與寧靜、野性與溫柔。

作家李娟對阿勒泰的美不吝筆墨:「北疆之北是我的阿勒泰,她是狂野的夢,她是山野的風。」單是雲,她這樣形容:「那些雲,大小相似,形狀也幾乎一致,都很薄,很淡,滿天都是……這樣的雲,哪能簡單地說它們是『停』在天空的、而是『吻』在天空的呀!它們一定有著更為深情的內容。我知道這是風的作品。」「真的,沒有一種白能夠像雲的白那樣白,耀眼地,炫目地白。」「我想,最最開始,當這個世界上還沒有白色的時候,雲就已經在白了吧?」

最安靜孤獨的成長

和阿勒泰的美一樣觸動人心的是當地哈薩克族朋友的熱情。《我的阿勒泰》導演滕叢叢接受媒體採訪時講述:哈薩克族的人們特別熱情,你只要認識一個,就能認識一群,他會把所有同學家人朋友介紹給你,我因為要拍賽馬所以去參觀,接待我的朋友覺得我們對馬有興趣,把家裡的馬牽出來,非讓我們每個人都騎馬跑一圈不可,那時我要趕往下一個地點采風,解釋了好半天、費老大勁才婉拒了。

雪山綠草白雲,悠悠轉轉的羊群和馬匹,阿勒泰「治癒系」風光和「從前慢」的生活,給身處城市喧囂的觀眾打造了一處精神「世外桃源」;詩意的人生哲學給忙碌疲累的人們一份難得的鬆弛感和安定感。社交平台上,網友把《我的阿勒泰》叫作「賽博吸氧劇」,有人評論稱「阿勒泰治好了我的精神內耗」、「我好像潮溼的腐木,曬到了陽光」。

時代高速發展,競爭愈加激烈,快節奏生活和高強度工作時刻繃緊人們的神經。《我的阿勒泰》中,奶奶走丟了,張鳳俠說:「丟了就丟了嘛,再找回來就是了。」一家人晚上睡覺,木板床塌了,張鳳俠說:「床塌了,又不是天塌了,還能影響我睡覺?」輕喜劇元素消弭了許多人的焦慮,注入了灑脫和樂觀。

一段時間以來,「性價比」、「有用性」一定程度上成為衡量個人價值的「參考坐標」。《我的阿勒泰》中說:「我們生下來不是為了服務別人的,草原上的樹啊、草啊,被人吃被人用是有用,要是沒有人用,它就這麼待在草原上也是很好的嘛,自由自在的。」劇中淺顯的語言,提出一種超越功利主義的追求、一種形而上的責任,引發人們的思考和共鳴。

「再顛簸的生活也要閃亮地過」,導演滕叢叢受訪時說:「我想傳達的都是那種自由、豁達、不被別人眼光和評價束縛的人生,我們生而為人,在這個世界有自由選擇如何度過自己一生的權利。」



理解生活的美好

詩意遠方充滿著煙火氣

如果從高空俯瞰阿勒泰地區,由北向南,可以從白雪皚皚的山頂到廣袤森林,再從苔原轉身來到陽光明媚的草甸,最後走向準噶爾盆地中心的荒漠。遊牧民族逐水草而居,每年依照牧草生長周期、帶領牲畜長距離轉移草場。「轉場」是遊牧生活獨特的文化。

直到今天,阿勒泰仍保留著春夏秋冬四個牧場,每年約有七百萬頭牲畜需要轉場。每到季節交替,牧民收起氈房,帶著一家老小,駕著馬車駝車,趕著牛群羊群,千年牧道煙塵滾滾,是看不盡的浩蕩滄桑。轉場路上,應對風雪嚴寒和各種艱難險阻,也許是遊牧生活與自然最直接的對話。隨著時代發展,汽車替代了原始的徒步轉場,當地政府還會根據情況安排「火車轉場」,傳統的遊牧方式發生著各種各樣的變化。在時代的洪流中,誰又能不變呢?

記者胡虎虎跟蹤拍攝了牧民巴哈提.特留克西一家的春夏秋冬。巴哈提和丈夫按父輩的方式放牧家裡的二百多隻羊,還有牛和馬。巴哈提在牧場開了小賣部,起初只有一個衣櫃那般大小,現在有約四十平方公尺。小女兒昆樹阿克則選擇了通往山外世界的求學路,如今在新疆醫科大學讀書,享受上了國家免費醫學生項目。

無論守在家鄉或回歸家鄉承續傳統,還是去往城市融入現代,個體的自主選擇能夠被尊重和理解是基調,個人價值的實現和社會現代化發展成果的契合是方向。

多元文化交融之地

在阿勒泰,在新疆大部分地方,多民族共同生活是普遍狀況。很多村莊都是一頭連著農田,一頭接著牧場。面對不同民族或群體的文化差異,就如同《我的阿勒泰》呈現的那樣,新疆各民族抱持平等、尊重、去優越感的文化交往觀,大家認可差異,尊重多元,世世代代在共同家園生活,形成了新疆開放、包容的地域文化特色。

許多新疆作家都在作品中呈現出多元一體的文化特性和張力。新疆本土作家李健著有長篇小說《木壘河》,曾獲第五屆天山文藝獎。他的新書《臍血之地》講述的是木壘哈薩克自治縣的故事,展示了「牧農交融的鄉情社會」。和電視劇《我的阿勒泰》一樣,李健在小說中也使用大量哈薩克語和俚語,粗獷真實,煙火蒸騰。

「木壘是我的故鄉,於我是浸透在血脈中的記憶,這裡自古以來就是多民族交流、多元文化交融之地,不同文化吸收其他文化而形成了新的文化,這裡能寫出優秀的作品。」李健說。

模糊又神祕的存在

《我的阿勒泰》帶火了阿勒泰,許多網友表示「等不及了,訂了去阿勒泰的票」。攜程數據顯示,電視劇開播一周內,阿勒泰搜索熱度環比上月增長一倍,阿勒泰度假產品旅遊預訂量環比增長超百分之三百七十。美團、大眾點評數據顯示,五月七日至十五日,「阿勒泰」搜索熱度同比增長超六倍。連日來,在電視劇拍攝地,當地政府已盡可能完善了交通、住宿條件,各酒店均為遊客提供了取景地路線攻略和車輛接送服務。

阿勒泰,依然是人們心中遙遠、模糊又神祕的存在。她是詩意的遠方,卻又充滿煙火氣。她彷彿近在眼前,卻又遙不可及。

也許,阿勒泰就是人們在喧囂世界裡的留白,那一份珍貴的自由,「言有盡而意無窮」。也許,阿勒泰是下一次旅行的期待,彷彿等待日出的那一刻,充滿懸念和未知。

新華社港台部供稿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00-2024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