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台灣美術致敬】 歷史的風,時代的浪──逸興遄飛楊三郎

文╱李賢文 |2020.09.24
446觀看次
字級
〈寫生日本東尋坊的楊三郎〉.2019年.40x63cm.彩墨 圖╱李賢文

文╱李賢文

「緊咧、緊咧、卡緊咧!」畫家楊三郎的臉上洋溢著出征前的振奮,因為「今天要開戰了」!

楊三郎的戰場,不在遠方,不在歷史,而在眼前。初昇的太陽、瑰麗的雲彩、拍岸的浪濤,和大自然中一切的顏色與形狀,一切眼前所見,心中所感,都化為筆下的觸動爭豔,翻轉出眩人耳目的豪邁油畫。

我曾因嚮往楊三郎畫伯那分面對大自然的征戰豪情,兩度來到日本的東尋坊,想要在這個以險仄嶙峋著稱的名蹟,去回味當年畫伯在此現地寫生的感受。二○一三年,初次造訪時,遇到颱風,勉強驅赴海邊,卻站都站不住,風雨中,抱憾而返。二○一八年再赴東尋坊,十月的天空,明亮高爽,櫛比鱗次的輝石安山岩,在千年的海浪沖刷下,顯露出堅韌奇幻的造型。我站在岬岸,想像一九八二年,楊畫伯以七十五高齡,站在同樣的東尋坊,吹著一樣的海風,迎接浪潮,他的心,他的筆,又是如何因天地的璀璨而熊熊燃燒!

東尋坊,位在日本北陸福井縣,以景觀獨特的海岸聞名於世,安山岩柱高達二十五至五十公尺,其間並無架設柵欄,使得整個海岸更加險峻壯闊。於是,我畫了這樣一幅作品:畫面上,頭戴呢帽的楊三郎坐在岩柱高處的一隅,綜覽全景,兩手各拿一支筆,將高低錯落的安山岩,一筆一畫地在畫布上堆疊了起來。

他的風景,就是他的心境。不論是海邊、山野、楓林,他所追求的永遠是天地大自然中最激情的衝撞與拚搏,最具戲劇張力的顏料與形狀的猛烈燃燒。來自後印象與柯洛風格的延展,楊三郎徹底點燃畫布上最絢爛的聖戰,大尺寸的油畫,動輒百號比人還高的畫幅,毫不保留地揮灑他的逸興遄飛。在視覺效果上,產生逼人耳目的雄性力量,同樣的海景,在顏水龍筆下,呈現的是永恆的潮汐,無邊的靜謐,而在楊三郎畫中,卻是浪花的敲擊和岩塊的戰鬥。

楊三郎(1907-1995),他出生在今日的永和地區,家境殷實又富詩書,在他最為人知的軼事中,是小學時,每天都會經過博愛街的一間小塚文具店,店中陳列著塩月桃甫的油畫,讓他萬分著迷,而下定決心將來「我要當畫家」,爾後,不小心割傷右手手指,導致感染並截肢,而有了九指畫家的稱號。一九二三年畢業後,瞞著家人,在基隆偷偷地登上了當年唯一航行於日本與台灣間的三千噸商船「稻葉丸號」,在海上航行六天五夜,才到日本,開始他的畫家圓夢之旅。

此後,楊三郎展現無比熾盛的戰鬥力,一方面認真學習,再方面也積極參與與連結其他台籍畫家的活動。可以說,除了繪畫之外,楊三郎另一個對台灣美術發展具重大影響與貢獻的部分──畫會,也開始萌芽了。一九二九年返台後,他與陳澄波、陳植棋等人,組織「赤島社」,是台灣第一個本土畫會,雖然成立五年只辦過三次展覽,但這個標榜「以赤誠的藝術力量,讓島上之人的生活溫暖起來」的畫會,卻成為日後諸多台灣畫會的理想原型。

有了畫會,楊三郎如虎添翼,加上屢屢入圍大展,更使他氣勢喧騰。一九三二年楊三郎又遠赴法國深造,在歐洲吸收豐沛的後印象營養,並於一九三三年帶回台灣近兩百餘幅油畫作品,也就在這一年的下半年後,幾位畫壇好友,經常聚首楊家熱議,他們在楊夫人許玉燕的熱情招呼下,幾乎把楊宅當作是籌劃台陽協會的基地。

一九三四年十一月十日,在當時台北火車站前的鐵路大飯店,正式成立「台陽美術協會」。第二年五月,第一屆「台陽展」在台北教育會館展出。事實上,畫會與展覽,交織日治時期的台灣美術運動史,而楊三郎參與甚深也付出最多的「台陽」,無疑是這條美術脈動的主動脈,牽動台灣美術主流的發展與生存。從許多文獻中得知,楊三郎的家,幾乎是台灣美術家的家、食堂與臨時住宿處。他性格豪邁,為人慷慨,加上夫人言笑和悅,眾人感到因藝術而相聚的喜悅與溫暖。而他也視「台陽」如同「兒子」一般,這個由他一手催生的出來的畫會,迄今已八十六年,也是台灣歷史最悠久的美術團體。

在他眾多作品中,幾乎以寫生風景為主。或許在天地自然的風雲變化中,楊三郎已體證了最具戲劇衝擊張力的情景,自然中已完備而不假外求。值得注意的是他喜歡強烈誇張的對比力量,所以,作品以日出、朝陽、海濤、高峰最多。因為要追逐轉瞬即逝的風景,他習慣很早就出外寫生,早到四、五點即備妥畫篋好能迎接海邊第一道光。「緊、緊、緊!卡緊咧、卡緊咧!」楊三郎爽豁地大喊,楊師母愉快而加緊腳步地配合著,兩人一前一後,在山間水湄,各自尋覓佳景入畫。這美好的寫生二人組,有時竟比眼前的山水,更令人動容……

為了回味楊三郎夫婦往日風采,我於今年七月,再次來到永和楊家舊宅改建的楊三郎美術館。承畫伯公子楊星朗熱情接待解說,備感親切。在偌大庭園中,昔日美術館前穿簷而出的兩棵巨樹,也早在一九九五年,楊三郎故去之時凋零了。

我拾級而上,從一樓到五樓,眼前的世界,又亮了起來。世界各地的大自然,被楊三郎的畫筆,一筆一筆地活出了力量,活出了生命。長久以來的抽象世界、裝置藝術、解構主義等,此時像走馬燈一樣轉了開去,前輩美術家的風景心境,此時竟如此動人心弦。

歷史的風尖浪頭,曾高舉出多少風流人物,雖然迎來旭日,也必面對夕陽。當時代階段性任務完成後,能華麗轉身,為後人留下壯闊風景山河,是人間盛事,更是世間大美。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