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靜看世界】 從1624說起,魏德聖的孤單與浪漫

文╱王文靜 |2020.09.02
1356觀看次
字級
大航海時代下的西拉雅人與荷蘭人。圖╱王文靜
遍地是野鹿的台灣只能從繪圖重現。圖╱王文靜
在夢想與現實搏鬥中的魏德聖導演。圖╱王文靜

文╱王文靜

數月前,橘紅的木棉花還燦爛的季節,我到台南「安平古堡」。寧靜黃昏,能好好端詳四百年前、只剩一道磚牆的古城。寧靜,也能慢慢端詳舊畫,台灣第一座城初始容貌。

荷蘭是台灣的第一個治權。一六○二年,全世界第一家股份有限公司──「荷蘭東印度公司」成立。之後,荷蘭東印度公司成為世界上最富有公司,他們帶著軍隊槍砲航海做生意、越過非洲,航向亞洲,旗下擁有一百五十艘商船、四十艘戰艦、二十萬名員工與一萬名傭兵的軍隊。可以自行與他國締約、宣戰,甚至發行貨幣。

他們原本為追逐香料到印尼,後來擴大貿易範圍來到台灣。在台灣遍地是野鹿,西拉雅原住民活躍台灣的年代,荷蘭人從台江內海登岸台南築城。那是一六二四年,從海洋而來的荷蘭人初至台灣,帶黑奴砌城的初始。

這座城,就是台南的安平古堡,古稱「熱蘭遮城」。熱蘭遮(Zeelandia)是荷蘭的一個省,第一批荷蘭人以故鄉的省,命名征服地。在大航海時代,低地國子民繼葡萄牙人與西班牙人而起,揚帆世界。征服過程,也同樣以「熱蘭遮」命名另一征服地,冠上New,即是今天的New Zealand(紐西蘭)。

荷蘭商人殖民台灣三十八年,直到被鄭成功打退。台南安平古堡、〈安平追想曲〉、有荷蘭基因的混血兒……都跟這段殖民史有關。鄭成功來後,紀念他的福建故鄉,更名首府為「安平」。於是,熱蘭遮逐漸在台灣人的記憶被抹去,一代代,漸漸地後人以為台灣的開始是從鄭成功。

這些年我好奇地在國外旅行,對大航海時代有高度興趣,直到最近,才串聯到那時代與台灣的誕生意義。在一場聚會碰到魏德聖導演,聽他說這段歷史與夢想。

我說:「魏德聖這人不怕死,義無反顧。」他不知,也沒想過,回頭路怎麼走。如果生在百年前,他大概就是革命家。電影如此不景氣,你看,導演們識時務改行了,但他用罄《海角七號》所賺的錢後,為夢想借貸繼續拍片。

這二十年,他對台灣歷史下了功夫,比他更熟稔的人不多。寡言的他,用筆完成以一六二四年為背景的《台灣三部曲》劇本,進而要在二○二四年拍成電影。三個腳本,分別從荷蘭傳教士、漢人海盜、西拉雅獵人出發記錄同一個時代。

曾經,台灣的主人是西拉雅人。但荷蘭人來了,今天這塊土地幾無西拉雅族的蹤影。

全球經商的荷蘭東印度公司來了,他們用文字記錄台灣,用磚頭蓋出台灣第一座磚造建築;他們也將遍野的鹿獵殺,變成一張張鹿皮輸出到日本,成為武士的甲盔、鞍具。從此,台灣因為鹿皮輸出而興盛於亞洲貿易網絡。同樣的一六二四年,全球征戰的荷蘭人也在美國紐約建港,那時候紐約的貿易量還不如台灣安平港。

隨著野生鹿被沒節制捕殺,而逐漸絕跡。台灣經濟也由狩獵的台灣,轉型為農耕的台灣。漢人也開始在台灣定居。最後,取代荷蘭人成為這塊土地的主人。

荷蘭人、漢人、西拉雅人在一六二四年,同時現身台灣。再過四年就是台灣站上世界舞台的四百年,魏德聖希望如此有意義的時刻被紀念下來,這些年,他南來北奔,沒眠沒夜地進行籌備。有時,我看到魏德聖或早或晚埋首於辦公室的身影,湧現的感受不是創造台灣票房紀錄的風光,而是空蕩與孤獨。

明年八月,台灣史上最龐大的電影拍攝將啟動,首部曲是從西拉雅獵人角度出發的《火焚之軀》,這是在二○○三年就拿到新聞局「優良劇本獎」的劇本。拍攝難度非常高,預算更是天文數字。最近,他啟動群募集資,先搭建西拉雅聚落,讓電影能順利開拍。

他說:「這是台灣人送給台灣人的禮物。」如果,你被他的夢想打動,被一位義無反顧的電影人感動,「豐盛之城─台灣三部曲」FB,記錄他走過的酸甜苦辣。♣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