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遲遲】 京都的抹茶甜品

文╱葉含氤 |2020.06.17
840觀看次
字級
中村藤吉本店 圖╱葉含氤
中村藤吉抹茶甜品 圖╱葉含氤

文╱葉含氤

做為日本茶道發源地的京都,說到「食」,怎能不提抹茶?茶道中的抹茶,因為門派規矩繁冗,常讓人心生畏懼,但作為甜點輕食的抹茶,則是從大雅高閣,走入市井民間。

抹茶,指的是將新茶碾成粉末,又稱碾茶。製成抹茶的茶葉,在採摘前必須遮光二十天,但普通綠茶並沒有這個規矩,完全露天即可。在日本茶中,除了抹茶需要遮光,「玉露」也同樣要遮光二十天。正因為如此嬌貴,所以這兩者的價格,會比煎茶、番茶更高一些。

京都的抹茶甜品店,大街小巷滿目琳瑯,族繁不及備載,但有兩家,大概是遊客必去的商號,一是「茶寮都路里」,另一則是「中村藤吉」。

這兩家都是專售宇治茶葉的商店。茶寮都路里是著名的「祇園辻利」的茶寮,也是店家為了將「茶」打入年輕族群,設置的甜品店。其名:「都」,指的是「京都」;「路」,是京都要道「四条通」,也是茶寮所在地;「里」,是「宇治茶」之里,即宇治茶鄉的意思。

十五年前的冬天,我第一次去京都,一日從清水寺步行而下,沿路沒什麼人。那時的京都,觀光潮還未喧騰,又是冬日淡季,市區的遊客幾乎可用「稀寥」形容。我閒步走過寧寧之道的分店,看著門外抹茶霜淇淋大大的圖片,有點饞,也不管當時三、四度的低溫,買一支坐在戶外露天的椅子上吃。才坐下不久,笑容可掬的年輕店員即從室內移出電暖爐到我身邊,並為我倒了杯熱茶。後來,見我吃完霜淇淋,但身旁的茶未喝,又不動聲色地為我換一杯冒著氤氳熱氣的茶。那瞬間,我腦裡閃過:好細緻。也因此,與其我是因為「好吃」而寫下這段,還不如說是因為那店員的細心,在我心底留下了溫暖的記憶。

中村藤吉,本店在宇治。大部分的人去平等院,大概都會繞到這裡吃烏龍麵,或抹茶甜點。如果沒到宇治,京都車站旁的伊勢丹百貨有間分店,不論本店或分店,任何時間都門庭若市。

中村藤吉的茶品曾是一百年前大正天皇大典時的貢品,同時成為皇室御用茶商。但店主並沒有因此而止步,反而不斷地培育新種的茶樹,更在一九九八年發展出抹茶冰淇淋、抹茶巧克力、抹茶蛋糕等等商品,將創新元素注入老店。

宇治本店是間古老的木造建築,前屋與後屋客席中間,有座花草盎然的日式小庭園,讓來訪的旅客可以在這裡感受到品茶的閒適。我喜歡中村的「宇治金時」,他們家的冰淇淋比茶寮都路里略苦,或許是因為抹茶比例較重,更明顯地中和了甜膩。除了有鮮明的茶香之外,也讓冰淇淋的綠意更加飽和,配上紅豆與白色糰子,色澤對比強烈,有一種炫目富麗感。

除了上述兩家抹茶甜品店之外,「洛匠」的抹茶蕨餅也頗值一提。洛匠是京都市一家老店,在寧寧之道靠近八坂神社處,外觀不醒目,乍看以為只是一間尋常的老派商家,完全不走現代都會風格。其屋舍旁有一座水池,養了許多碩大的錦鯉,很多人都只是走到池邊拍拍照就走了。店裡主要販售咖啡、聖代,還有一些清水燒瓷器。我每次去,都會點抹茶蕨餅。在京都吃蕨餅不足奇,但嘗過各家蕨餅,卻沒有一家能超越洛匠。對我而言,那是「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滄海,是「除卻巫山不是雲」的巫山雲。喔,除了抹茶蕨餅特別好吃之外,每次結帳時,雍容華貴的老板娘都會用很綿軟,很甜糯的京都方言說:「O-kini」,表示感謝。那優雅的京都腔,外地人學不來的,好聽極了。♣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