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靜看世界】春天退潮,藻田祕境

文╱王文靜 |2020.04.22
1486觀看次
字級
誰來了?海蝕平台變身綠草大地。圖╱王文靜
四姐妹回到童年的海邊,猜猜誰是小妹?圖╱王文靜
像嗎?二隻海豹。圖╱王文靜
海藻田是北海岸的春天限定景觀。圖╱王文靜

文╱王文靜

每年春天,退潮時,八斗子海邊的豆腐岩會露出大片覆蓋的綠藻,非常壯觀,夕陽淺淺的露臉,讓藻田的水綠更美……春天的藻田,就像北極的極光……

海島台灣,有一些獨家景觀。譬如,春天退潮才現的「藻田祕境」。

有陽光的日子,偷閒一日,四姊妹一起回到童年的海邊。趁多數人還在都市的水泥森林埋首,我們到海邊拜訪春天。春天來了,在山邊,在海角,大地以不同方式甦醒。小時候,我們住在新北市的深澳漁港,但跨縣到「繁榮」的八斗子讀書。家與學校的路,一邊是偶有黑山羊出沒、倚山的老鐵道與煤礦區;另一側是藍藍的海洋、遠遠的漁舟。這是我們生命的源起,很質樸的開始。

綿延藻礁與珊瑚混生地群聚北台灣海岸,有多樣的海洋生態,但長年海禁政策讓我們在最近的距離仍要疏遠,長大後,才慢慢明瞭我住在台灣最美的海蝕平台。

每年春天,退潮時,八斗子海邊的豆腐岩會露出大片覆蓋的綠藻,非常壯觀,夕陽淺淺的露臉,讓藻田的水綠更美。美麗中有一種奇特的錯亂,綠色屬於山,屬於田埂,這裡既不是大草原,也不是春天的稻田。怎麼回事?我恍然大悟,美麗的神祕,原來是海洋的浩瀚與我的膚淺,從來,海就不只湛藍,藏著無盡水綠。

春天的藻田,就像北極的極光,這是季節與地區限定版,不時時能見。北台灣的礁岩,適合海藻附著生長,但經不起夏陽酷晒。夏天消失後,孢子存於石縫,隔年春天再次覆蓋海底礁岩。

因此,別說夏秋冬季看不到。沒退潮時的春天,也看不到。假日人太多,藻田吵雜,也感受不到獨特。我總說,旅行要「在對的時間,去對的地方」。只有當海水退到最低潮位時,海蝕平台下的綠色世界才會絕美地盡現眼前,各種蕨藻、石花菜,還有來不及撤走的小魚群、螃蟹,一漥一漥的。

礁岩的石花菜也是藻類,在春夏大量生長。一叢叢紅色水草或在退潮後被海水遺留在岸邊。或見漁人、海女彎腰潮池、海溝、海蝕平台上採摘。採摘後晒石花菜,彷彿舖上紫紅的地毯,形成北部漁村的夏日景象。靠山的人吃愛玉、靠海的人就吃石花凍。夏天,家家戶戶的媽媽們都會熬煮一大鍋石花凍,石花菜裝在鍋中加水滾沸,漸成膠黏。這是舊時代,海邊孩子的「星巴克咖啡」,但我就不愛那海腥味。現在,都市人時髦地為它取了漂亮的暱稱「海燕窩」、「台灣寒天」,我依然無動於衷。

這天,四姊妹回到童真,自以為是林志玲,放肆與瘋癲地拍照。在礁岩間,上上下下爬行。海風,吹來再熟悉不過的腥味,我們就是在這樣的呼吸間長大。雖然爸媽已辭世,雖然手足個性與際遇不同,但就是親人。這些年,不管任何人發生什麼事,我們知道還有彼此,都在第一時間放下手邊的事全力支持。年輕時,迎接彼此的新生命,一起教養與教訓八個孩子;中年時,共同經歷至親的死亡,即便只是默默陪伴。沒有一份關係是理所當然,唯有在意彼此。在金錢面前,我們不計算;在成就面前,以彼此為榮。我們是被大海養大的孩子,海洋教我們要豁達。住在少有陽光的陰雨城鎮、門前就是惡狠的海浪,漸漸地了解,人哪有何好爭?

小時候其實不懂……

小時候我們有吵不完的架,很妙,長大後竟有聊不完的話,即便只是討論廚房瑣事。千金難買手足情,這是爸爸給我們最大的遺產,我不羨慕別人的萬貫家產,因為我也富有。

春天在海岸藻田,我很幸福。♣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