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富二代父親

文/千尋 |2020.04.12
623觀看次
字級

文/千尋

父親是獨子富二代,他與母親訂婚一個月後,年僅四十二歲的祖父因急症離世,二十三歲的父親與二十歲的母親依習俗於百日內完婚。

驟然接掌祖父事業,個性浪漫、喜歡冒險的父親,陸續將祖父生前經營的大店面及田產變賣,換成現金,大膽融資買賣股票。可惜高買低賣,屢戰屢敗,家中經濟陷入困窘的速度宛如雲霄飛車,我兩歲時,偌大家產已不剩一磚一瓦。

父親由大老闆變成無業,毅然帶著祖母先行北上租屋、覓職,將大著肚子的母親和我託到外婆家寄居。

父親的漢文、日文、數學底子深厚,又是南部知名的職業專校畢業,順利考進台北一家大型企業,成為領月薪有穩定收入的小職員,五年後,我們一家終於團圓。

未料,父親工作穩定、一家團圓,卻仍然玩股票,也依然投資失敗。他的心情隨股票行情大幅波動,只要一賠錢,回家就大發脾氣,常為一點點小事怒罵母親。

母親是從小受日式教育的傳統女性,個性安靜、保守,總是默默忍受,不敢回嘴招惹父親。父親卻不因母親的靜默而作罷,反而情緒更加暴衝。

說也奇怪,父親對母親不好,卻特別寵愛我這長女。他會帶著讀小二的我去淡水河畔觀看璀璨夜空,一起躺在河邊堤防上等待流星劃過天際;公司在周日晚上放映電影,他也只帶我一人去看,從來不帶媽媽和弟弟。有一次我們去看電影,那天晚上只有三度,冷得我吱吱叫,回家路上父親的大手緊緊握著我,在六十年後的今日手溫猶存。

父親的笑吝於給母親,只給我。初中新生註冊日,矮小的我穿著不合身又蓋住小腿肚的黑長裙,奮力追趕著人高馬大的父親,央求他走慢點,他轉身慈藹微笑看我;三年級時,我任性地選在大家拚命苦讀的聯考前夕去租書店看漫畫紓壓,父親仍是微笑;放榜時,他獨自騎著單車到校看紅榜,我迎回的依然是微笑的父親。

母親在我初中時,罹病去世;父親股票連連失利,債主天天上門,他自動請調外島工作,整整十年的薪資,每月直接撥款還債,等債務告一段落後,才請調回台北。原以為從此可以安心過日,誰知他孤注一擲,將退休金全部投入股市,另拿住屋做二次高額貸款,甚至向地下代書借款。

股市上萬點的一九八九年,父親興奮「買什麼賺什麼」,卻又恐懼資金被股海吞噬,忙著看盤、殺進殺出,等他找我周轉,已是負債累累,由我代他償還每月的利息。

我曾問他為何學不到教訓,他一貫的答覆是:「沒辦法呀!」

身為他疼愛的女兒,我除了生悶氣,只能無奈地在心裡嘟嚷:「不過就是不去股市罷了,有這麼難嗎?你哪裡是真正的理性投資,根本是賭性堅強嘛!」

父親因泌尿系統感染引發敗血症過世。當殯葬人員將父親的骨灰撿於甕內時,我壓抑許久的情緒終於潰堤,不論他曾經如何,他總是我的親生父親,我的至親啊!

告別式結束後,我到父親從前上班的場所,向他的長官與同仁們道謝;從他們的口中得知父親常在公司裡驕傲地談論外子、小弟與我,還說我很孝順,幸好有我……。強忍著隨時會奪眶而出的淚水,我慚愧自已並沒有如父親說的這麼好,也悔恨自已在他生前雖然盡力照料他,卻沒有真正諒解他。

子欲養而親不待,現在回想起父親的種種,已能體會父親一直想要致富、光耀門楣、讓我們過好日子的心情。他當然是愛我們的,只是當時的我無法感受,更無法理解他敗光祖產的恐慌;也或許是因為他中年喪偶,需要藉由追求財富,來填補心靈深處的空虛吧?

往事歷歷在目,如果人生相逢自是因果緣分,那麼能夠與父母成為至親,我相信這緣分是生生流轉既深且厚。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