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兩岸.亮點人物
  新聞主播 康輝 我不是「播神」只是不甘人後
  2020/1/19 | 作者:文/記者強曉玲、金良快 | 點閱次數:1106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記者強曉玲、金良快

圖/新華社

在大陸中央電視台新節目《一堂好課》中,康輝這位「班主任」再次令人眼前一亮。深厚的文學底蘊和雜紮實的主持功底,讓他既能對「兩小兒辯日」、「藺相如完璧歸趙」、「唐代名相魏徵直言敢諫」的故事信手拈來,又能用「沒有大國崛起,何談小民尊嚴」等金句點燃全場。整堂課上,康輝風趣睿智,循循善誘,節奏酣暢淋漓。

作為「班主任」,康輝營造了開放、包容、有益、有趣的課堂氛圍。「他們的沉澱和傾吐的精華,是可以觸動觀眾心靈從而點亮思想之光的。只要你有這樣一顆向學之心,你總會收穫一些什麼,當你收穫了一些什麼,可能你的人生就真的會不一樣。」

康輝說,自己願意挑梁《一堂好課》節目,正是被這束思想之光所吸引。「節目組邀請了那麼多大家,來聽他們講課就很值。走進節目,我感受到一種信念感,也從主講人身上看到了一種少年感。」

「少年感是什麼?永遠都有夢想,並且永遠追求夢想的一種無畏的勇氣和行動。」康輝說,正是這種「少年感」,讓他們在各自的領域裡不斷地創造出更大的成績,「把這種力量傳遞給更多的年輕人,非常有意義,這是最打動我的。」

《一堂好課》第一節思政課請來了國防大學的金一南教授,康輝感覺一堂課下來,金教授把所有力氣都用完了,「他覺得自己面對的是年輕的戰士、年輕的觀眾,他必須好好地和他們溝通,把思想傳遞出去。」

這種鼓舞人心的熱情,伴隨著康輝此後的每一場錄製。「像文博課的單霽翔老師,美育課的范迪安老師,包括時代影像課的陳凱歌導演,都是這樣。他們錄製的時間都是在晚上,北京現在這個季節已經很冷,課程結束後我問他們冷不冷,他們說不冷,說那個時候根本想不到這些。」

「凡作傳世之文者,必先有可以傳世之心。」康輝認為,《一堂好課》的所有人就是捧著這樣一顆炙熱的初心而來的。

對於自己身上的「少年感」,康輝笑稱,「年近知天命,天命何為,我仍不敢說盡知。唯一已了然的,就是天道酬勤,這個世界從沒有不勞而獲。」

直言失誤與尷尬

「我不是『播神』,也從未見過什麼神。無限趨近完美的工作,只能靠每一次的認真仔細、小心翼翼一點點積累。」康輝說。

不久前,康輝在自傳《平均分》一書中,對觀眾賦予的「播神」稱呼給予了真誠回應。他寫道:「論起天分,我便是那平凡中不能再平凡的一個。在人生、職業的賽場上,想不甘人後,只有努力地去試每一個選項,在每一個選項上都能及格,在及格之上再努力,也許就能再站上一級台階。一項一項,才能給自己拿到一個高一點的平均分。」

康輝曾婉拒所有出版的邀約,因為過不了自己心裡這一關。「我能給讀書的人提供什麼?」「我的人生經歷於其他人又有何價值和意義?」

但一次與某出版人的談話,動搖了他的決心。被問及是否有計畫寫點什麼時,他照例列出那幾條拒絕的理由。對方很認真地說,「別低估自己,有時候一句話、一件事就可能影響一個人,甚至改變一個人,特別是年輕人。只要你的文字是真誠的,這就是價值和意義」。

於是,在康輝的《平均分》裡,他總結了自己迄今出過的、最大也最刻骨銘心的失誤。

二○○八年五月十二日大陸四川發生汶川大地震,地震發生十小時三十二分鐘後,康輝走進電視台演播室,接班張羽繼續直播,一邊焦灼地期待著災區前方可能傳回的任何一點新消息,一邊不停地播報與之相關的各類信息,從凌晨一點持續到凌晨四點。

康輝回憶:「播到一組外國領導人向我國發來的慰問電時,我不知怎麼回事,竟將『慰問電』說成了『賀電』!這兩個字脫口而出的一瞬間,我眼前如一道霹靂閃現,緊跟著冷汗涔涔而下,凌晨時分那難免的困倦一掃而光。我急忙糾正過來,強自鎮定地繼續將後面的內容播完,但腦子裡的陰影揮之不去。」

意外的是,對於這次口誤,大多數網友都表示出了理解和原諒。「很多網友說,『誰沒有口誤的時候啊,主持人凌晨堅持直播,太疲倦了,能理解。』」康輝說,觀眾的寬容令他感動,也愈發慚愧。

自責還不夠敬業

言及對職業精神的理解,他還寫下直播中尷尬的「鼻涕門」。

那是二○一○年四月二日發生的,當天中午直播的《新聞三十分》。當時,一條急稿送進來,編輯沒時間將稿子按照符合提示器標準的格式重新整理,康輝需要低頭看稿播出,同時,在一些句頭句尾和需要強調的地方要抬頭看攝影機交流。

播了沒幾句,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來。「我這有過敏性鼻炎的鼻子,早上起來就不對勁,而《新聞三十分》播出的前幾條都是抬頭看提示器,倒還沒事,這趕上一篇要低頭播的急稿,鼻涕就開始不管不顧地服從地心引力的作用了。」康輝寫道。

「就這樣堅持播完,沒出現最壞的情況,可鼻涕到底掛在了鼻子下面,以演播室的燈光,不可能不顯現,而且,吸鼻子的聲音再控制也能聽得出來。我知道,『鼻涕門』無可避免了。」

事後,康輝自責:「雖然不是我主觀失誤,但比哪一次失誤都讓我痛心,我痛感自己不夠敬業。做這個職業,調整不好自己的身體,就等同於不敬業。我只是在當時做出了所有可能的反應中最適當的一種,但依然改變不了這個失誤本身給新聞播出帶來的影響。這記重錘,砸得好痛,也砸得好正。」

真誠地寫下了這些文字,康輝坦言,「不敢奢望真的可以影響或改變誰的人生,寫下這些字並讓它們變成鉛字,就算是與他人交流的另一種形式。」他始終相信,真誠的交流,總能產生一點價值和意義。
  相關新聞
密碼學家王小云 10年破解2大國際密碼  
嚴師與慈母 努力開拓神祕科學  
武漢金銀潭醫院院長 張定宇 與病毒賽跑時 頑強對抗漸凍症  
【大陸中科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高級工程師】常青 沙漠裡的採種女神  
【螞蟻金服CTO】程立 程式設計師 改變10億人生活方式  
系統背後驚心動魄 需要強大內心支撐  
新聞主播 康輝 我不是「播神」只是不甘人後  
自我評價 一個「很軸」的好人  
【攝影家】羅紅 虔誠拍攝大自然奇蹟  
【非學院派訓練】 鏡頭寫不完非洲這首詩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