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片 《太平輪:驚濤摯愛》 緊緊抓牢生存希望

文/林妏霜 |2015.08.22
1580觀看次
字級
院線片 《太平輪:驚濤摯愛》 緊緊抓牢生存希望 圖/威視電影提供
院線片 《太平輪:驚濤摯愛》 緊緊抓牢生存希望 圖/威視電影提供
院線片 《太平輪:驚濤摯愛》 緊緊抓牢生存希望 圖/威視電影提供
院線片 《太平輪:驚濤摯愛》 緊緊抓牢生存希望 圖/威視電影提供
院線片 《太平輪:驚濤摯愛》 緊緊抓牢生存希望 圖/威視電影提供

文/林妏霜

吳宇森導演的《太平輪》,或因立體實境、技術層面的操作;或因觀影心理的揣測與商業市場的考量,在種種創作意圖之外的計算、說服與交涉,使得原來是為了一個完整故事而生、應有完整結構布局的劇本,勉為其難地拆解為上下兩集。因此,在敘事比重上失去了平衡,不得不面對自我的磨損,與觀影者信任感的滅減。

看完了《太平輪》上下兩集,慶幸於視覺風格與場面調度依然有其完成度,兩相對照,反而很難不心懷這些因切割剪輯而錯失縱深感之憾。上集《太平輪:亂世浮生》,為了鋪陳時代背景,已承接長時間戰役砲火場景的身心疲倦,加以為了建構三對人物模組的角色分際與情感關係,以及周遭人事的互動牽扯,勢必要傳達較多的訊息量,亦無暇將最可能突出的主線拉出,在尚未完盡明確的狀態下,實則更接近故事的楔子與開章。

讓內在衝突立體化

下集《太平輪:驚濤摯愛》就像突然被屏擋因而靜止的道旅,終於又開始緩慢地啟動前行。開頭便以字卡與旁白詳細說明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七日,太平輪從上海駛往基隆,途中因撞擊而發生的沉船事件。做為即將展開的情節預告與破題,開始將上集原來顧及平均分配,在某些可以繼續深入之處,以點到為止的形式帶過,因而顯得較為零散冗餘的三線敘事,更加集中地填滿主要角色的血肉,讓他們內在的衝突與懸念更立體化,也讓情緒力場逐漸地擴大。

實際上太平輪的沉沒在整部電影中,更像是歷史悲劇與痛楚的襯題,在這個固定空間裡的景框,緩緩暗置並醞釀某種暴力性,終至沉船之時,將群體的恐懼、人性的美善與醜惡一併迸發,推向高潮。但是,在太平輪上也讓萍水相逢後分離的人們再次相遇,讓可能的情感羈絆重新連繫。

導演將所有的抒情與戲劇重心都放置在女性角色上:在台灣等待丈夫平安歸來的將軍夫人周蘊芬(宋慧喬飾)、為找尋軍伍戀人不惜賣身以求船票的于真(章子怡飾),並刻畫了她們身旁那些女性配角。儘管也有軟弱而衰微的時刻,不斷逃難;更多時候,面對著曲折、傾軋甚或難堪的命運,她們概括承受,各自擁有堅毅的意志,以及為了所愛而生,活下去再往前進的勇氣。

或許這就是電影所要傳達的主題意識與最終關懷:就算微渺,也要緊緊抓牢生存的希望。在這個喧囂混亂的人世裡,無論選擇靜候或抵抗,用自己的力量,祈禱有一天能將所欲守護的一切好好安頓、傳承而新生。

愛戀只能永恆封存

每個人皆因戰爭被困在某種毀傷裡,以片段的回想、記憶的插播,將空缺的物事一一補述。透過金城武飾演的台灣軍醫嚴澤坤,將原來各自獨立的個人故事收攏,因而也將稍嫌紊亂的敘事線頭收齊。

他以實心且力道恰好的眼神與姿態,細膩地演繹:因家族過往與舊日戰俘身分,被軍警嚴密監控、母親無可拒絕的娶妻逼迫與責難、對弟弟參與學運的察覺,這些隱隱欲出的負軛包圍著他。但他過於柔軟的心地與位置卻只能永恆封存愛戀,就像是被牢牢綁縛、不由自主,疲憊又充滿負罪感的心之囚徒。

澤坤內斂且壓抑的情感,終在為勸服追尋理念而棄家的弟弟澤明回家時爆發,當他流著淚告解,坦言他也有自己想過的人生,但他何曾有過機會?僅僅只是這一場戲,經由金城武重新改寫的台詞,道盡毫無選擇餘地,不為人知的酸楚與憂悒,瞬間賦予角色深刻、並使人動容的溫度與質地。

而使我們的生命著上色彩,橫過時間與空間的,或許都是一些微小的東西。千千萬萬個人,也有千千萬萬種命途,有無法解決的事,與無法張望的人。抵達不了的,例如彼岸,例如愛人,但就算如幻影,最終也在電影裡,獲得不同形式的重逢與再會。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