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藝筆記】鹿鳴呦呦(下)

文/陳牧雨 |2024.04.09
1306觀看次
字級
陳牧雨作品〈秋江鹿群四屏〉 圖/陳牧雨

文/陳牧雨

曹操是三國時期北方魏國的領導人,由於《三國演義》的影響,世人大都認為他是一代梟雄。

所謂梟雄,自是具有雄才但亦多權詐,影響那一代的重要人物,但並不如英雄般那麼正面的評價。

然而綜觀曹操的一生功業,除了軍事、政治上擁有極高的成就之外,在文學創作上,曹操及其兩個兒子──曹丕及曹植,一家三人都享有極高的盛名。而且曹操還極力延攬文仁賢士薈萃於鄴下,成為「建安文學」的濫觴。

曹操詩作以四言詩為最,鍾嶸評曹操詩說「曹公古直,甚有悲涼之句」,悲涼出自於對世事的擔憂以及人情世故的感概。其中最有名的是他的〈短歌行〉,〈短歌行〉其實有兩首,但第一首甚為世人所熟知與喜好,詩中句句懇切地表達了曹操對人才的渴望與憂思。

短歌行 (曹操)

短歌行其一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
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鳴,食野之蘋。
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時可掇?
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闊談讌,心念舊恩。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
繞樹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厭高,海不厭深。
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其中「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出自《詩經‧鄭風‧子衿》,原詩:「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懇切地表達了曹操對人才的渴望與憂思。

另外「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四句,一字不差地引用了詩經《詩經‧小雅‧鹿鳴》的句子,是熱情邀宴賓客的詩句。

「呦呦」是形容鹿鳴的聲音。據說野外的鹿發現好吃的食物,會發出「呦呦」的聲音招來同伴共食,後來就被引申為「宴客」。

〈詩序〉:「鹿鳴,燕群臣嘉賓也。」古代科舉考試後,由州縣長官宴請主考官、學政及得中考生的宴會。因為在宴會上歌詠《詩經‧小雅》中的〈鹿鳴〉,所以也被稱為「鹿鳴宴」。宋代吳自牧《夢粱錄‧卷三‧士人赴殿試唱名》:「就豐豫樓開鹿鳴宴,同年人俱赴團拜於樓下。」

後來,皇帝宴請科考的學子的宴會,也被稱為「鹿鳴宴」。

日本在明治維新的時代,舉國上下努力學習西方文化。當時日本政府委由英國建築師喬賽亞‧康得(Josiah Conder)設計,在東京建成了完全西方風格的洋樓建築,做為接待外國國賓的宴會場所。而且進入這座建築,還規定一律要講外文不可以日語交談。

有趣的是會館落成後,竟引用最傳統的中國詩經《小雅‧鹿鳴》篇,取名為「鹿鳴館」。後來,以「鹿鳴館」為中心的親歐美外交,被稱為「鹿鳴館外交」,明治十年左右的那個時期,也被稱「鹿鳴館時代」。

日本戰後著名的作家三島由紀夫,曾寫了名為《鹿鳴館》的四幕劇本。以鹿鳴館時代為背景,敘述當時因新興文化與傳統的衝突,所產生的種種社會及政治上的翻覆波瀾,被認為是對鹿鳴館時代的華麗回顧。

日本朝日電視台在其創台五十周年紀念時,特別以此劇本製作了電視劇特別篇,於二○○八年新春播出。

鹿鳴館於一八九四年的東京大地震中遭到嚴重破壞,後來隨著洋化運動的退潮以及日本國族主義的興起,逐漸退出了政治舞台。

一九四○年,已頹毀的鹿鳴館被拆除。一九四五年設立「鹿鳴館跡」紀念碑。原址現今為日比谷U-1大樓。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00-2024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