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片】 無法放下眼前的不幸《太陽之家》

文/張純昌 |2020.10.03
488觀看次
字級

信吾是一名木匠工頭,在工地遇到一名女子,偶遇之後他受邀到女子的住所,得知這名女子芽衣,竟是一名單親媽媽,獨力扶養還在念小學的兒子,同情之下買了保險,而且還願意幫芽衣照顧在她上班時孤單一人的孩子。

信吾在與孩子龍生相處過程中,漸漸對龍生產生了親切感,而芽衣恰好此時診斷出必須立刻住院的絕症,信吾一口答應要照顧龍生,將龍生帶了回家。

一個陌生人的孩子被父親帶回家,立刻挑起妻子與女兒的敏感神經,為何他願意為一個陌生女子付出這麼多?這意味著過去一定發生了某些事情,而且信吾過去照顧長大後獨立生活的弟子高史,更意味深長的要信吾「不要傷害家人」,信吾的女兒與妻子戒慎恐懼的模樣,顯示出她們過去被傷害的痕跡。

有血緣才是一家人?

《太陽之家》由有「工人歌手」之稱的知名日本搖滾硬漢男星長渕剛主演,整部片充滿著他的陽剛氣息,此片是他出道四十周年的紀念作,凸顯他的特質,自是理所當然,應該說,電影細膩的展示出一個柔情鐵漢的形象,他有著大男人的優點與缺點,只是缺點被電影默默的掩蓋下來,而優點則被完美的展示了。

若單純看故事的發展,這名父親的行為是很可疑的,他拋下工作到一名面容皎好的女子家作客,還買下對方推薦的保險,都讓人懷疑他的動機不單純。

後來信吾與龍生的相處,讓人可以確定他對這個孩子是有愛的,但實際上與他無血緣關係的高史及女兒柑奈,則質疑他對那男孩的愛,是因為心裡渴望找到一個他木工技藝的接班人,高史更直接將對信吾的不滿大喊出來:「你不過是想看到貓狗覺得可憐,就把他們帶回家養。」

然而,電影中從頭到尾沒有解釋的,就是信吾在與龍生接觸之後,產生的那股想將其養成一個男子漢的照顧欲望。但這個約定俗成的想法其實也反過來質疑一件事,一定要有血緣關係才能成為一家人嗎?究竟成為一家人的情感鏈結,是如何產生的?

希望所有人都能幸福

幾個月前在台灣上映的電影《拂曉》也許可以作為對照,劇中的中年男子同樣是木工工頭,也對一名陌生少年產生的想照顧的親情,然而最後少年發現工頭的感情是一種替代之後,就離開了男子。

相較之下,《太陽之家》可說是一種理想,或講述博愛的可能的電影。長渕剛所飾演的,是一個希望「所有人都能幸福」的男子,他相當於救贖的存在,在路上遇到孤苦無依的人,就照顧他,並竭盡可能付出一切,他甚至蓋了一棟房子送給芽衣與龍生一家人。就像太陽一樣遍照大地,是無私的,沒有陰影的,反而是被他照耀的人內心才會產生陰影,而最後所有人終會理解,這個很親切、愛開玩笑,但在關鍵的問題上總不知如何表達打哈哈過去的男子,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所見到的身邊人。

而且信吾還有個希望「沒有任何人會感到悲傷」的妻子,在他身旁為他打氣,適時在信吾迷惘時打醒他,要他為他撿回來的小狗、小貓,找到真正的救贖,這大概就是理想的男性,以及理想的夫妻吧。

或如另一部同樣是無血緣家族的電影《小偷家族》,一群偷搶拐騙活在社會底層,卻也因此產生相濡以沫情感的小偷們,但是現實是這樣的情感終究讓家庭成員走上分散的路,而相互理解則是在社會與彼此的傷害之後,才會慢慢建立。

究竟家人是什麼?信吾之所以無法放下眼見的不幸,也許是他過去也是被這樣拾起的被遺棄的孩子,他才會不斷重複這過程,終究是投射與被投射,在對方身上冠上自己渴望的事物,無論是愛或是被愛的渴望,也許運氣好,或是社會處境擁有較多餘裕,而彼此決定接受,或是沒有那麼多餘裕,使得彼此渴望無法重合。都是家人,都是無法擺脫、也未必想擺脫的束縛。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