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文集】 快樂的蘇東坡

文/林一平 |2020.09.01
780觀看次
字級
圖:作者繪林語堂 圖/林一平

文/林一平

我最喜愛讀的傳記是林語堂寫的《蘇東坡傳》。蘇東坡(1037-1101)的一生歷盡滄桑,尤其是人生最後一段,非常之坎坷。很多人徬徨自己不知該如何往下走,迷路於人生旅途;蘇東坡則是身不由己,「不知道別人要他怎麼走」。怎麼說?宋哲宗紹聖元年(1094年),五十八歲的蘇東坡還被遠謫到偏僻的廣東惠州。

只是生性豁達的蘇學士在艱苦環境下仍詩興不減,在惠州的兩年七個月期間留下大量詩文,其中一篇〈海會殿上梁文〉:「兒郎偉,拋梁東,日出三竿照海紅……兒郎偉,拋梁西,此去西方路不迷……」 甚被林語堂(1895-1976;圖一)讚嘆,他說這種「兒郎偉」口語,充滿莎士比亞詩中「嘿哬呦」的喜感。

話說回來,蘇東坡寫的詩文很快就傳遍各處。他的政敵看到了當然不高興,將蘇東坡貶到惠州就是要他日子難過,沒想到他竟然「此去西方路不迷」,如此悠哉,那麼就讓你真正迷路,再謫往更遠更荒涼偏僻的海南島(儋州)吧!

政敵說子瞻(蘇東坡字子瞻)到儋州,剛好字尾相同,恰當不過。當時海南島是宋朝的國境之南,流放此處,相當於判死刑。蘇東坡幾乎妻離子散,遺書都寫好了。渡海進入蠻荒,日子很難過,蘇東坡說:「此間食無肉,病無藥,居無室,出無友,冬無炭,夏無寒泉,然亦未易悉數,大率皆無爾。」但他仍然往好處想:「唯有一幸,無甚瘴也。」他樂觀生活,沒墨寫字,就自己燒松脂油製墨。結果半夜著火,差點燒掉房子,第二天他卻笑咪咪的在灰燼中找到兩塊黑墨,高興得不得了。就因為他這種個性,在儋耳蠻荒之處,有許多苦中作樂的故事流傳於世,讓人以為蠻荒是可愛的樂土呢。

我很喜愛蘇東坡,對他最早認識是由《水滸傳》而來。書中蘇東坡出現兩次:第一次提到高俅是蘇東坡弟弟子由(小蘇學士)的小僮,其實並不正確,蘇東坡才是高俅的主人,在宋人王清明的《揮塵續錄》有明確記載;第二次是提到吳用要假冒蔡京,寫信救宋江。吳用說模仿蔡京字體很容易,因為當時盛行「蘇、黃、米、蔡」四家字體。當中排首位的「蘇」自然是蘇東坡。然而我也很疑惑,《水滸傳》說「蔡」是蔡京,和現代人說的「蔡襄」並不相符。不過我看過兩人書法,覺得蔡京這個奸臣寫的字還是比蔡襄好看,《水滸傳》的說法比較有道理。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