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文集】 交通大學的命名

文/林一平 |2020.06.16
1178觀看次
字級
圖二:素描年老葉恭綽 圖/林一平
圖一:作者素描葉恭綽 圖/林一平

文/林一平

交通大學的正式「命名人」是葉恭綽(1881-1968;圖一)。我是由一首打油詩認識他的。詩曰:「粵匪淮梟擺戰場,雷公先捉趙玄壇;雖然黑虎威風大,也被靈官著一鞭。」

詩中的「黑虎」就是葉恭綽(他又名葉譽虎)。整個故事說來話長,牽涉到葉恭綽的老闆梁士詒,以及梁士詒的老闆袁世凱。

我們先談梁士詒這個人。他是廣東人,1903年應試經濟特科,名列一等第一,顯然前途無量。但是慈禧太后討厭康有為及梁啟超,認為梁士詒的名字是「梁頭康尾」(康有為又名康祖詒),必定心術不端,故以此理由,將其淘汰。可見,取一個好名字也是跡混官場的必要條件。

當時袁世凱(1859-1916)和政敵盛宣懷天天鬥來鬥去,袁世凱重用梁士詒,任命他為鐵路總文案,鬥倒盛宣懷後,接收他在交通方面的勢力。1907年,梁士詒成為京漢等五路鐵路總指揮,並創辦交通銀行,袁世凱必須依賴他辦理財政。其手下大將包括葉恭綽、趙慶華(就是打油詩中的「趙玄壇」),形成「粵系」(詩中的「粵匪」即指梁士詒的粵系)。1911年辛亥起義,梁士詒籌出巨款,交給袁世凱組閣,因此被稱為「梁財神」。

1914年,袁世凱當皇帝,要梁財神支持,但梁士詒不贊成帝制。此時急煞了帝制派的首腦楊士琦(安徽人;打油詩中的「淮梟」),於是以射人先射馬的方式,脅迫梁士詒。他唆使軍警執法處的處長雷朝彥(打油詩中的「雷公」)去抓梁士詒的部下趙慶華,又叫都肅政史王瑚(打油詩中的「靈官」) 領參交通次長葉恭綽。這首打油詩用的是財神趙玄壇的典故,絲絲入扣,一語多關的同時扣住梁財神和趙慶華。趙玄壇的坐騎是黑虎,影射我們交大校長葉譽虎。靈官姓王,是《封神榜》中雷部二十四天君之一的王變天君,手持玉皇大帝御賜的金鞭,以此典故扣上詩中隱射的兩名人物「雷公」雷朝彥和王瑚。

梁士詒被逼得喘不過氣,只好支持帝制。後來蔡鍔(他也算是是交通大學的傑出校友)搞垮袁世凱,帝制派樹倒猢猻散,大家都撇得乾乾淨淨,反而是最初反對帝制的梁士詒很倒楣的被當成禍首通緝。政治之事,實在妙不可言。

1920年12月,葉恭綽將交通部所屬的上海工業專門學校(上海南洋公學)、唐山工業專門學校、北平鐵路管理學校及北平郵電學校等四校,統一學制,命名為「交通大學」。所以交通大學一開始就是分散式系統,之後各校分分合合,始終飲水思源,通稱「交通大學」。

今日的交通大學有五所,位於上海、北京、西安、成都,及新竹。葉恭綽校長在1921年交通大學開學典禮中說:「求學術造詣之深,必先以學術為獨立之事,不受外界之利誘,而後讀書真樂,此所謂學術獨立非必與致用分離。」葉恭綽很有願景的說:「交通大學自成立以來,積極改良已為有目共見,雖因出世甚晚,較之歐美先進相形見絀,然退而言之,彼之祕密我得窺見,彼之失敗我未身嘗,倘以最新最後之方法猛晉追求,未必無同趨一軌之日,是在我大學同人之努力矣。」

葉恭綽首倡無線電廣播事業,將Broadcasting一字翻譯為「廣播」,並和國際通訊接軌。他創辦津奉長途電話,貫通東三省,並在津浦鐵路沿線架設長途電話線,創辦天津自動電話局。中國的電信基礎建設,他有極重大的貢獻。

第二次世界大戰,葉恭綽身處淪陷區,為日軍監視,多次被邀請擔任南京汪精衛政府高官,誘以重祿,他均嚴詞拒絕。因為葉恭綽熟識坂垣征四郎,因此他的抗拒態度沒有遭到日軍的修理。年老時(圖二)生活拮据,以典當古物字畫維持生活。葉恭綽去世後,墓地遭紅衛兵砸壞毀損,令人感傷。葉恭綽和日本頗有淵源,但在民族大義上,卻堅持立場,不受日本的威脅利誘,我很敬佩。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