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片】 對於傷痛 選擇遺忘?《記憶屋》

文/張純昌 |2020.04.04
486觀看次
字級
人的記憶本來就是互相牽連的,除非一死,否則終究沒有完全遺忘的可能。比較起來《記憶屋》對於創傷的態度大概就是「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吧,比起記得,並承擔前行,不如平靜生活。圖/天馬行空提供
人的記憶本來就是互相牽連的,除非一死,否則終究沒有完全遺忘的可能。比較起來《記憶屋》對於創傷的態度大概就是「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吧,比起記得,並承擔前行,不如平靜生活。圖/天馬行空提供
人的記憶本來就是互相牽連的,除非一死,否則終究沒有完全遺忘的可能。比較起來《記憶屋》對於創傷的態度大概就是「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吧,比起記得,並承擔前行,不如平靜生活。圖/天馬行空提供
圖/天馬行空提供
圖/天馬行空提供

文/張純昌

人的記憶本來就是互相牽連的,除非一死,否則終究沒有完全遺忘的可能。比較起來《記憶屋》對於創傷的態度大概就是「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吧,比起記得,並承擔前行,不如平靜生活。

大學生遼一在向女友杏一求婚後,卻好幾天聯絡不到女友,心急如焚的他在地鐵站遇見杏一,卻發現對方完全不記得他。完全無法接受這件事的他,想起一個都市傳說:「記憶使者」。由於青梅竹馬真希也曾遇過相似的記憶消失事件,他執拗地認為這是記憶使者所為,且他認為自己對杏一而言並非想要忘記的對象,因此決心要找出記憶使者,想要恢復杏一的記憶。

電影《記憶屋》集中於遼一對記憶使者的追蹤過程,他遇見同系的學長律師高原,高原不知為何非常積極的協助搜尋,並找出包括遼一的青梅竹馬,有三名女性都遇見了相似的經歷。除了杏一的原因不明外,另外兩名都是強暴案的倖存者。如果依照「科學」的推斷,這些女性很可能是因過於強烈的創傷,為了維持心理完整而讓自己忘卻了事件的經歷。因此,遼一和高原對於記憶使者的熱中與無疑的相信,就不免啟人疑竇。

會不會這些人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心靈強迫遺忘?

這部電影走奇幻路線,真的有一個「記憶使者」存在,這是一種特殊能力,並且由一個家族所繼承流傳著。

「記得」與「遺忘」

故事意味深長的將男主角的家鄉設定在廣島,廣島作為二戰結束時美軍投下原子彈的地點之一,直接導致了戰爭結束,但原子彈對於廣島,乃至日本的影響,卻直到現在還存在著,包括日本在戰後直接被美國掌管控制,以及日本人民對原子彈長達數代的陰影。另一方面,日本作為戰爭發起國之一,對於多個國家的殖民統治及其戰爭責任,一直沒有進行徹底的轉型正義,甚至是以讓國民「遺忘」作為教育策略。

「記得」與「遺忘」,記憶使者的角色意味深長,作為可以徹底抹消特定記憶的存在,與自己在杏子心中的存在被抹消、堅持不該遺忘的遼一,《記憶屋》所拉出的辯證空間便非常大,加上片尾曲中島美雪的《時代》,在一九七○年代日本社會持續巨大轉變的時刻,說著:「現在是如此的傷痛欲絕/眼淚也早已流乾了/我曾經經歷過那樣的時代/相信一定能夠笑著臉對人說/曾經有過那種時代呢」。

《記憶屋》透過「絕對的遺忘」拉出不同立場,因巨大的傷痛決定遺忘的人、因作為被遺忘的對象而排斥遺忘、希望自己在他人內心的存在消失的人、負責抹消他人記憶的人,也可以分成因無意義受暴而必須被遺忘的記憶,與如為了提醒戰爭責任而留存的記憶。單就日本的戰爭經驗而言,國民究竟應記得、或是遺忘?這是《記憶屋》撐開的論述可能,只是電影僅在背景不言明的帶到而已。

要記得才最困難

都市傳說的存在,原本就是如同妖怪一般,在文明社會中因著人心的需要所出現的,也就是在無法承受的情況下呼喚出的傳聞,日本現代社會的傷害,無意義的殺人、性侵、霸凌……究竟要選擇記得,而後擁有成長的可能,或是選擇遺忘,得以擁有平靜的生活,電影並沒有給出答案,而是讓人各自思索吧。

而關於記憶抹消,二○○四年的「王牌冤家」也是近似的題材。兩者雖講述的內容大相逕庭,但有趣的是「記憶的抹消」的設定有著些微差異,《記憶屋》毋寧是較為樂觀的,相信一旦忘記就不可能想起來。而《王牌冤家》則認為即使將記憶壓抑掉了,記憶並非不存在,只是進入了潛意識底層。可能是一句話、一個眼神,即使會非常緩慢,記憶卻還是可能會被重新記起。

其實,人的記憶本來就是互相牽連的,除非一死,否則終究沒有完全遺忘的可能。比較起來《記憶屋》對於創傷的態度大概就是「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吧,比起記得,並承擔前行,不如平靜生活,而記憶使者的存在,大概也與時間等同,擁有記憶使者能力的爺爺說,忘記吧,事情都過去了。也許要記得才是最困難的。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