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柔叩問幸福的移居人生

文/洪玉盈 |2019.10.26
2121觀看次
字級
徐家柔於上海展場體驗泡沫虛擬的雪景。圖/徐家柔提供
母子三人合影於蘇州的山徑步道中。圖/徐家柔提供
全家福。圖/徐家柔提供
徐家柔大兒子手繪的可愛包包廣受好評。圖/徐家柔提供
layoo跟柬埔 寨婦女合作的手工鑰匙 包,藉此幫助柬埔寨婦女。圖/徐家柔提供
和兩個寶貝兒 子相處,是徐家 柔最快樂的事。圖/徐家柔提供
前往柬埔寨 教當地婦女手 縫包包,徐家 柔收穫很多。圖/徐家柔提供
圖/徐家柔提供

文/洪玉盈

自府城款款到上海的光速飛行,徐家柔與「來喲之家」的兩度移居大冒險,是幸福叩問之旅,也是教養大翻轉;大手牽小手追尋著「杏仁加豆腐」般,既柔軟又堅強的和諧風味,舞出快慢混搭的幸福進行曲。

二○一七年,徐家柔及原為電影導演的夫婿盧泓,決定將自創的文創手作包品牌「La yoo來喲」的第二家店面開到能見度較高的台南市民權路上,他們投入了大量的資金來整修原本廢棄的老房子,卻在兩年間接連遭遇了屋頂被風吹走、鼠害、蟻災和淹水,使得徐家柔一聽到台南的豪雨預報就開始忐忑不安。

府城創業的美麗與哀愁

然而早在搬來的第二年,徐家柔迎接小兒子出生的同時,盧泓和剛上幼稚園的大兒子彤彤就大病小病接踵而來,許多時候,徐家柔必須一肩扛起所有事。日復一日陀螺般的設計創作及柴米油鹽生活,使她知覺麻木,甚至埋下了「台南恐慌症」的因果。「當時真的很崩潰,無法想像自己是怎麼撐過來的。」

回想二○一一年,艷陽下的府城老建築,為夫妻倆帶來育兒和創業的憧憬,他們期望孩子能擺脫台北的多雨和狹小公寓的禁錮,也想像自己的事業能在府城的文化滋養下開花結果。

草創初期,由於店面裝修的竣工期一再延宕,兩人姑且就在部落格昭告「試營運」的消息,地點就在一家人居住的四樓老公寓,「沒想到,每天都有人來按門鈴,『在一棟破舊的公寓販售包包』竟然引起口耳相傳,甚至有日本粉絲引來日媒報導,一下子就名揚海外。」這是生長在冷漠北台灣未曾有過的經歷,亦是創業以來最甜美的時刻。

光速上海的教養翻轉

然而,事業的消長連帶影響生活品質,夫妻倆也因工作時有爭執,他們意識到必須有其中一人重返職場才能改變現狀。另一方面,徐家柔也發現彤彤在就讀小學一年級一學期之後,學習和生活的態度都變得消極,「運動會時,教室後面堆滿了家長送的零食和餅乾,只要稍微表現好一點,就能獲得,」孩子似乎很習慣於學校的獎勵教育,而缺乏自主學習的動機,讓徐家柔深感焦慮。

人的心念或能轉動命運的輪盤,重返職場的盧泓,再度啟動了一家人移居的旅程,但地點竟是去到離家更遠的上海。

「我們都想離開台灣到外面的世界看看,新環境帶來的刺激,將重整我們人生的腳步。」徐家柔首要克服的,是兩個孩子的抗拒。「台灣和上海在教學進度上差異很大,出發前我先讓他們惡補了英文,希望盡量縮短適應的鴻溝。」短短一年的上海生活,孩子除了要適應環境、追趕課業進度,還得學著如何獲得人際關係,兩個大人光想像都不免惴惴不安。

「意外的是,中國對中英雙語教育很有經驗,孩子很快就跟上進度也不覺吃力;尤其他們在足球隊的訓練中,學會了專注和自主練習以及與夥伴的相處。而當初以為就讀公立學校會接收共產思維的擔心,也是多餘的。」徐家柔感受到這段嚴厲的考驗過程,為孩子積極人格的養成帶來很大的幫助。「當然,這與孩子正好進入一個心智發展較為成熟的階段也有關,同時,我們當父母的,也盡量從容與愜意的陪伴他們,不讓他們孤軍奮戰。」

快慢混搭的幸福日常

雖然,當初抱定「隨遇而安」的心態移居上海,但這家人能很快融入上海的生活,多少也受到移居台南府城七年,經歷如驚濤駭浪般的工作及生活磨練大有關係。

「在台南時,總想在緩慢的氛圍中求快,到了上海,卻是在光速的環境中追求慢生活。」顯然,上海的生活感為徐家柔帶來新的契機;而府城七年的苦與樂好比「生長痛」,在家庭與事業的磨難中,精煉出勇氣的果實,讓徐家柔毫無畏懼地在二度移居的上海冒險中再度叩問幸福。

徐家柔不諱言,上海的教育氛圍比台灣威嚴許多、老師很受尊重,只要學校布達指令,比方「隔日只上半天課」,家長都會排除萬難前去接送,「似乎人們已從接受、執行到解決的疾速中習慣了變化,不把時間花在抱怨上。」這樣的速度感,表現在上海的各種生活層面,包含政策的推動、大街商店的汰換率,以及讓徐家柔樂在入境隨俗的家事分工上。

解脫疲憊的和諧調味

「線上買菜和僱請打掃阿姨的普及與便利,是家庭主婦的一大解脫!」這讓徐家柔得以更有效的運用時間,一面「遙控」文創包事業,一面下廚守護全家人的健康,還有餘暇思索新興市場的可能。

最近全家人閒聊時,徐家柔想起曾問兩個孩子:「你們覺得幸福是什麼?」,當時就讀幼兒園大班的彤彤脫口而出說:「是杏仁加豆腐。」徐家柔心領神會的理解,原來一家人追求的,不過是一種和諧的調味和混搭,這個夢,經過一試再試,終於找到一畝田讓種籽發芽了。

用愛設計文創包

包包設計師徐家柔,曾經把台南孔廟變成手提包,萬花筒變成化妝包,甜點泡芙也變成逛街大包,公事包不必開包就能取用手機與平板……創意和靈感全來自生活中的需求,實用性備受消費者肯定,但最重要的,「一切都是為了愛」。

研究所念設計的徐家柔,大學時主修日文,原擔任廣告公司文案,結婚懷孕後,決定把興趣變專業,讓學生時代的夢想成真,自創品牌La Yoo(到陣來喲)賣文創包,徐家柔負責設計,先生盧泓負責通路與宣傳,兒子彤彤則是最佳模特兒,一家人為共同目標打拚努力。

因為堅持產品一定要在台灣本地由手工製作,還要兼顧品質與速度,一家三口開車走遍整個台灣,咬牙找尋適合的裁縫代工。最後終於在台東部落中,找到一個原住民媽媽組成的裁縫工房,隨後又在台南鄉下的農村中,找到另一組裁縫媽媽工房,在徐家柔指導下,漸漸做出理想作品,也重燃這批裁縫師傅們對傳產的熱情。

徐家柔重視細節設計和產品的實用性,能結合興趣和工作是夢寐以求的事,很快的,產品一炮而紅,不但得到「台灣文化創意產業100大獎品牌類第一名」,而且靠一針一線躍上國際舞台,還把遺傳了爸媽藝術天分的大兒子,手繪的可愛插圖設計成包包,開發成一系列商品……

秉持社會企業的經營理念,2013年,徐家柔和「以立國際服務」合作,推行「協力製包計畫」,到柬埔寨貧困村落培訓當地媽媽縫製手工包,為她們爭取更好的生活,更成功獲得Flying V群眾募資。

徐家柔設計一款單靠手縫、不需器材就能完成的包包,讓柬埔寨媽媽有機會自謀生計。然而問題迎面而來,「她們從沒有縫過東西,也沒有看過剪刀,想要教會她們,需要很長的時間。」那兩個星期,徐家柔每天都在講話,很累,但很充實,因為她從中看到很多「愛」。

她憶起,柬埔寨當地人一家十多口就住在一個高腳屋裡,除了一大袋米和一台裝著電池的很小的電視機之外,空無一物。「但是他們笑得很開心,看起來純真且滿足。好像我們比較不快樂,獲得太多還要羨慕別人。」談起這段經歷,就算有語言隔閡,徐家柔依然印象深刻,讓她不僅感受到當地媽媽學習新事物的喜悅,也打開了自己的視野。

「La yoo來喲」2013年通過行政院國家發展基金「創業天使計畫」,讓他們更勇敢踏出下一步,進駐多家實體通路店鋪如華山文創園區、林百貨、高雄駁二特區,更四處出國參展,參與上海、台灣的Simple life簡單生活節、台灣設計師週、天津台灣名品展等,也打開日本、香港等海外通路,2017年更進軍法國巴黎。

雖然事業做得風風火火,但徐家柔認為:「當媽媽才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情!」因為成為媽媽後,會得到不一樣靈感,更會學習從他的角度看世界,也會認識到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對徐家柔而言,做著自己最喜歡的事,又能陪伴孩子成長,這樣的生活真的很美好。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