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story70 紅毛猩猩守護天使: 碧露蒂.高蒂卡絲

楊慧莉 |2020.11.21
495觀看次
字級
碧露蒂.高蒂卡絲(Biruté Galdikas, 1946-)是立陶宛裔,父母於二次大戰後移民加拿大,後來很想搬去美國,與出生於美國的姨媽會合。歷經五年的等待,他們終於拿到簽證,移民美國。 圖╱網路

文╱楊慧莉

提到靈長類研究專家,大家第一個想到的是珍‧古德。但事實上,這方面貢獻卓著者,尚有電影《迷霧森林十八年》的主人翁黛安‧佛西和專門研究紅毛猩猩的碧露蒂‧高蒂卡絲。這三位學者並稱為靈長類研究「女中三傑」。其中,碧露蒂還是三傑中研究時間最長的學者,至今仍留在研究地點,為保育工作奮鬥不懈……

生命軌跡
自然愛好者 到靈長類專家


碧露蒂.高蒂卡絲(Biruté Galdikas, 1946-)是立陶宛裔,父母於二次大戰後移民加拿大,後來很想搬去美國,與出生於美國的姨媽會合。歷經五年的等待,他們終於拿到簽證,移民美國。

興趣其來有自

移民美國前,碧露蒂已是青少女,在溫哥華哥倫比亞大學念大一。到了美國,她轉至柏克萊加州大學念心理學和動物學;拿到學士學位後,又繼續深造拿到人類學碩士和博士學位。

從碧露蒂所學和後來的發展,可看出她的興趣所在。她將之歸諸於立陶宛熱愛自然的血統。她最好的朋友、家人都酷愛大自然,他們都經常舉家開車到郊外度假。暑假時,父母會送她去參加立陶宛的夏令營,在戶外紮營,整晚在帳篷裡聆聽大自然。

對動物的喜愛,碧露蒂自認是深受其父的影響。她的父親愛狗成痴,一生裡養了很多隻;後院也養了許多鳥,她至今仍記得「父親伸手讓松鴉攀附並親手餵食的畫面」。

她對大自然的敬重則來自母親,母親在她兒時會帶她與姊妹去散步,認識自然界中的一草一木,「有些葉子還會被收集起來煮茶或煎藥」。除了提供自然教室,碧露蒂的父母也高度重視兒女的學校教育;其母甚至在她上大學前都寧可她多念書,也不用幫忙做家事。她認為立陶宛的價值對於她的成長發展和在世界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開啟終生志業

除了自然,碧露蒂從小就著迷於人類歷史和史前歷史。她曾在一本書中看過一張未成年紅毛猩猩的圖片,印象深刻,覺得紅毛猩猩很像人類,之後在柏克萊遇到人類演化學的「巨人」、知名古生物學家路易斯.李基博士(Dr. Louis Leakey),與紅毛猩猩的今生緣分從此開啟。

李基博士是碧露蒂一位教授的朋友和同事,他協助珍.古德(Jane Goodall)研究黑猩猩、幫助黛安.佛西(Dian Fossey)研究大猩猩。當碧露蒂得知珍.古德住在黑猩猩的棲息地後,就明白自己此生注定要跟紅毛猩猩在一起。在李基博士的一次客座演講後,她等人群散去,便上前表達她想研究紅毛猩猩行為的訴求。

李基博士看碧露蒂很年輕,一開始以為她只是一時興起,把珍.古德當偶像盲目跟從,便給了她很多的考驗,包括割盲腸,以利在蠻荒之區做研究,沒想到她一一通過,甚至表示扁桃線都可割掉。此外,其他教授和同儕也告知研究野生紅毛猩猩不可行,因為這種當地人稱為「森林人」的動物難以捉摸,又住在遙遠的沼澤區,人類難以進入。但她已下定決心。

在歷經三年的會面、通信和等待,碧露蒂終於說服李基博士,在取得他的支持和所募集的研究資金後,便啟程前往印尼婆羅洲,開啟她的紅毛猩猩研究工作,直至今日。當年,她才二十五歲。

研究期間,碧露蒂住在叢林裡臨時搭建的小草房,晚上伴她入眠的是各種會咬人的害蟲嗡嗡聲及叢林中各種危險物(包括動物和人)的咆哮聲。

保育紅毛猩猩

一九七一年,碧露蒂成立了李基營地(Camp Leakey),目前是相關研究的科學家、學員、工作人員和公園管理人的基地。

儘管面臨了許許多多的挑戰,但碧露蒂仍在婆羅洲待了數十載,對雨林的神祕性、蓬勃發展的生物多樣性有著無價的真知灼見,更讓全球關注起紅毛猩猩這種了不起的動物。

透過觀察、記錄紅毛猩猩的行為,碧露蒂發現牠們吃水果、在野外可吃的食物達四百多種、生育間隔很長、紅毛猩猩的媽媽撫育自己的小孩超過七年等。研究期間,她留意到紅毛猩猩因森林砍伐,棲息地在快速消失。由於棕櫚油有極高的經濟價值,為了種植棕櫚樹,當地居民常常侵占紅毛猩猩的棲息地。過程中,母猩猩被殺害,留下為數相當多的孤兒,被當寵物賣掉,但這在印尼是違法的,小猩猩經常被沒收。於是,碧露蒂成立了一個野生動物保護區,安排一個復育計畫,她的團隊負責照顧和釋放五百多隻野生、被擄的紅毛猩猩。

此外,透過所成立的「紅毛猩猩國際基金會」(Orangutan Foundation International),碧露蒂還募資到數百萬美元,用以購買野外森林和保護棲息地,作為紅毛猩猩的放生處。

獲眾殊榮肯定

一九九七年,碧露蒂獲得印尼頒發的地球英雄獎(Hero for the Earth Award),這是印尼對傑出的環境領袖所授與的最高榮譽。她是唯一獲頒此殊榮的非印尼人,也是第一位贏得此獎的女性。

在保育界,碧露蒂以「女中三傑」(Trimates)之一著稱。這三傑跟著李基博士一起了解和記錄類人猿,分別是研究黑猩猩的珍.古德、研究大猩猩的黛安.佛西和研究紅毛猩猩的碧露蒂。她們因貢獻寶貴的知識、發起保育行動和喚起環保意識而享譽科學界。

碧露蒂在丹絨普丁(Tanjung Puting, 目前是印尼國家公園)的工作至今仍持續,成為對一種野生哺乳動物做過最長時間的研究,她個人則成了科學界的重要人物,曾獲頒國際環境科學的最高獎項「泰勒獎」(Tyler Award),兩次上《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封面。

一九九五年,碧露蒂出版回憶錄《Reflections of Eden》,娓娓道來她在婆羅洲小屋那些年的點點滴滴,如何因一個計畫而改善了科學界與生態界。

盡其在我
自然生態保育 從個人做起


碧露蒂在婆羅洲森林研究紅毛猩猩近五十年,矢志拯救和保育此物種,免於絕種的危機。

透過長期朝夕相處,碧露蒂與紅毛猩猩之間建立了深厚情感,有些還是她親自撫養。比方說,她有時會離開基地營,但只要她回來,紅毛猩猩就會來「坐坐」,彷彿看到她歸營就很滿足;或是有多次成熟的公猩猩會去攻擊其他不熟悉的人,卻只是跑過她身邊,不敢傷害她。

啟發無數後進

李基博士計畫下的女中三傑,儘管分屬不同年齡層和研究領域,在黛安.佛西被殺害前彼此曾經互動頻繁。對於彼此的關係,碧露蒂認為她們情同「姊妹」。事實上,珍.古德曾在她的某本書中序言裡稱她為「妹妹」。除了「女中三傑」,她們三人亦有「李基天使」之稱。這三位天使影響了無數後生晚輩,包括曾跟隨碧露蒂多年的學員露絲.林斯基(Ruth Linsky)。

露絲先前只知道另外兩位,對碧露蒂一無所知,直到有人推薦,修了她的課後,才「驚為天人」,決定跟隨老師的腳步,於二十四歲時啟程前往印尼,在老師身邊做研究,幾年後回來成為一名科學家。愈認識碧露蒂就讓學生對老師愈敬重,「老師至今仍花很多時間周旋於印尼的環保和政治議題,仍專注於解救中心和基地營的工作。」

三建言做環保

儘管印尼近年來有綠化運動,年輕人也愈來愈意識到環保議題,但碧露蒂表示,這仍不足以產生巨大改變,特別是印尼政府仍將經濟發展視為前提。不過,她認為改變的關鍵在每一個人身上。至於該如何做,她提供以下有利建言,讓每位想幫助婆羅洲雨林的紅毛猩猩和其他野生動物的朋友有所依循:

◎多用回收紙:熱帶雨林常遭砍伐,變更為種植單一樹種的木材莊園,用以生產紙漿和紙張。如此一來,就剝奪了動物棲息地。因此,為了少砍樹,要多用回收紙。

◎少用棕櫚油:閱讀食品標籤,避免棕櫚油產品。為了大範圍栽種棕櫚樹,婆羅洲遭到大片森林砍伐。棕櫚油和其衍生品有各種名稱,網路上可以很容易找到。棕櫚油在消費用品中無所不在,烘焙品、巧克力條、烹調油、牙膏、清潔劑、化妝品等都有其蹤跡。超市一半的加工品都含棕櫚油。如果無法避免使用,至少請少用。

◎捐款做公益:可捐款給「紅毛猩猩國際基金會」,此基金會總部在美國洛杉磯,但在加拿大和澳洲有分會。多數資金來自美國大眾,主要用在購買紅毛猩猩的棲息地。

與猩猩的距離

現在大家都意識到要「拯救」地球,但碧露蒂認為,在此之前,先要改變我們自己的行為和心靈。「我們需要更警覺周遭的事物和內心變化,也需要更悲天憫人、更利他。危機已經臨到我們身上了。我們只能怪自己,也只有我們可以保護自己所呼吸的空氣、所飲用的水、所居住的地球,並且保護自己免於遭受生態災難和破壞——這兩者早晚會改變一切。」

碧露蒂多年來一直在做的,便是停止災難性的改變,並保持希望、種樹、阻止火災、教育年輕人、影響有權力的人,盡全力拯救紅毛猩猩,免於絕種。而過去五十年來,她最常說的一句話便是「如果我們拯救紅毛猩猩,就等同救了我們自己」。這句話道出了我們與紅毛猩猩的距離。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