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文集】 林琴南

文/林一平 |2020.06.23
664觀看次
字級
ConanDoyle,1859-1930;圖:柯南道爾 圖/林一平
林琴南;1852-1924;圖:林琴南 圖/林一平

文/林一平

嚴復(1854-1921)曾在他的著作《譯例言》提出「信、達、雅」的翻譯標準,成為對後世翻譯的圭臬。對於「歐(英)翻中」,傅斯年主張直譯歐文句法,甚至最好是「字字對譯」。這不僅為了翻譯內容,而是要接受「歐洲先進思考方式」。

然而,以翻譯西洋小說聞名於世的林紓(林琴南;1852-1924),完全不理傅斯年主張。林琴南翻譯過英、法、美、比、俄、挪威、瑞士、希臘、日本和西班牙等國小說。但他是古文家,不諳外語,不能讀外國原著,而是由別人翻譯後,他再以文言文寫出。傅斯年「字字對譯」的主張,對他而言,非不為也,是不能也。

林琴南曾自我爆料:「鄙人不審西文,但能筆達,即有訛錯,均出不知。」因此在他翻譯的《福爾摩斯探案》(Adventures of Sherlock Holmes)中,福爾摩斯和穿著長袍馬褂的中國人一樣,也會「拂袖而去」。而離譜的是,此公竟然將Holmes音譯為「福爾摩斯」,走音走得太離譜,「鄙人」也未免太「不審西文」啦。

不過林琴南的譯文實在很棒,都是魏晉名家的格調。胡適對他的評價:「古文不曾做過長篇的小說,林紓居然用古文譯了一百多種長篇的小說;古文裡有很少滑稽的風味,林紓居然用古文譯了歐文和狄更斯的作品。古文不長於寫情,林紓居然用古文譯了《茶花女》與《迦因小傳》等書……」而很多外文小說的作者,例如柯南道爾(ConanDoyle,1859-1930)也因此在中國家戶喻曉。

柯南道爾的主要作品在民國初年都有中譯本,是歐美作家中唯一的一位。柯南道爾在其偵探小說大受歡迎時,急流勇退,想盡辦法,讓福爾摩斯死掉,改寫歷史小說。主要原因是,在十九世紀末期,英國人較熱衷於歷史,且歷史小說的文學地位高於偵探小說。林琴南也翻譯了柯南道爾的歷史小說,如與拿破崙相關的《髯刺客傳》,其知名度就遠不如《福爾摩斯探案》,因為中國已有大量的歷史小說,有其口味,於是乎柯南道爾式的歷史小說在中國並未造成風潮。

林琴南後繼無人,現在的台灣大多將自己的文化烘培成老外口味,才能端給他們吃。這不僅發生在文學領域,即使在商場,亦復如此。蘇元良在《蒼狼的腳步》提到:「台灣製造業的每一個重要人物都有英文名字。」而日本、韓國的社長,大陸企業的領導人,就很少取英文名字。例如Toyota的社長是atsuaki Watanabe。蘇元良說:「台灣製造業用盡一切彈性,甚至改變名字,讓客戶認識你,和你產生很好的互動,然後願意給你下訂單。」由「中英轉譯」,「日英轉譯」與「台美轉譯」的過程中觀察,這是很有趣的一個現象。♣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