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南北】日本鳥海山麓線

文/張廷鋐 |2020.06.15
1559觀看次
字級
矢島站為鳥海山麓線的終點站,到訪時幾乎沒有其他旅人,相當靜謐。圖/張廷鋐
獨特的彩繪車廂行駛於鳥海山麓線,雖然僅有單節卻相當有韻味。圖/張廷鋐
車廂內的擺設很特別,有兒童遊戲球池、積木與簡易得靠窗吧檯,顯得車廂老少咸宜。 圖/張廷鋐

文/張廷鋐

在日本,於秋田車站與竿燈造景留下合影,旋即踏上旅程,買了兩張不劃位的普通車票順著羽越本線往南行,新屋、下濱、折渡……一系列相當陌生的地名,卻是當地高校生每日通勤的日常,總在卯時至辰時(早上七點至九點)之間使車廂的人們比肩繼踵。坐在靠窗的位置,筆者遠望著右方日本海映照著東偏南方的太陽閃光,一時覺得心曠神怡,走走停停的普通車穿越了海濱、越過了山景,開始有了房、市的痕跡,霎時間車廂內的乘客卻於某站消失殆盡,不久後抵達本日行程中繼站──由利本庄市(羽後本庄站)。

由利本庄境內有九萬人口,人口規模約莫與宜蘭縣羅東鎮相當,羽後本庄站是由利本庄市重要的交通端點,也是秋田縣立大學與多所公立中學的所在地。筆者與內人漫步於羽後本庄,只覺得純樸的街道相當慢活,境內背山望海的地景與羅東相似;鳥海山麓線(鳥海山ろく線)則是以羽後本庄為端點的支線鐵道,是一條深入內山丘陵的特色支線。

為搭乘未時初(下午一點多)的鳥海山麓線列車,本欲找尋便利商店享用這值得慶祝的一頓飯,飢腸轆轆的兩人只得利用Google地圖探索,發現境內便利商店分布相當離散,只得於車站附近尋找小店用餐。行走於車站附近的街道只見一幢幢的民宅,少有做生意的店家,內人眼尖發現一間無招牌店鋪乃進入用餐,眼見白髮蒼蒼的老翁熟練地拿起菜單給來自台灣的兩位旅人,我們以不怎麼流利的日語向和藹的老翁點餐,只見老翁不急不徐地以漢字菜單向旅人們確認後,旋即轉過身在料理台上現做料理;一份冷麵、一份炒烏龍與沁涼的生啤酒,是來自台灣的兩位旅人七夕中午的驚喜大餐,飽足了旅人的味蕾,然而,飯後老翁和藹著介紹鳥海山麓線的特色更溫暖了旅人的心。

搭上了只有一節車廂的鳥海山麓線列車往支線鐵道前進,列車最大的特色就是車廂的彩繪以鳥海山與秋田在地裝扮的姑娘為圖騰,然而每一列車廂內的裝潢皆有不同的風格,筆者與內人搭乘的車廂裡頭布置有兒童遊戲球池、積木與簡易的靠窗吧檯,車廂顯得老少咸宜。

列車上只有一位司機兼任列車長,因鐵道上多為無人看管的簡易站,列車長還得肩負旅客上車售票及下車收票的重要任務;此外,列車運行在單一軌道的支線上就如同台灣多數的支線鐵道一樣,雙向列車交會是一大學問,前鄉站即是鳥海山麓線列車的交會站,順行與逆行的列車將在此交換續行的通行路牌,一個簡單的交換動作將使得列車運行安全無阻。昔日的台灣因應列車行駛安全考量即採取此一通行憑證,平時憑證不用之時乃置放於閉塞器內,通行列車於待避車站領取通行憑證才能繼續前行,目前台灣僅剩平溪與集集線鐵道仍使用電氣路牌閉塞系統,但隨著各地的單軌鐵道逐漸沒落,也使得此一場景昇華為許多鐵道迷此生必定到訪的一隅。

過沒多久,列車駛入鳥海山麓線的另一個端點──矢島,一出車站即見一位兩髮鬢白的老婆婆親切地以各國語言跟旅人打招呼,和藹的婆婆即是許多遊記、雜誌都曾分享的矢島站內雜貨店老闆娘,還會不定期地登上列車叫賣商品。

一趟鳥海山麓線的旅程,車廂上除了列車長之外只有兩個旅人,於車廂上盡情地拍照、看風景、放空自己,或許就是這趟旅程最輕鬆的一個場景;一趟鳥海山麓線的旅程,順行、逆行都望著窗外的風景,於曲澤站附近還能遠眺遠處的鳥海山,飽覽「出羽富士」的壯麗景觀(註);一趟鳥海山麓線的旅程,遠離城鎮的喧囂,看著窗外的稻浪隨著列車婆娑起舞,似乎正述說著觀光不一定得往人多的地方走,只要留心注意,片刻的美景即能吸引旅人佇足。

註:鳥海山海拔高度約為兩千兩百三十六公尺,為一座活火山,其涵蓋範圍介於秋田與山形之間,因地勢特殊又有「出羽富士」、「秋田富士」的美稱。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