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靜看世界】 在南美洲群島的無人世界

文╱王文靜 |2020.05.27
428觀看次
字級
加拉巴哥群島的鳥,有蒂芬妮藍色的腳。圖╱王文靜
划著小舟徜徉在加拉巴哥群島的汪洋。圖╱王文靜
芭蕉樹下的巨無霸鳥龜──象龜。圖╱王文靜
作者在開滿黃色花的仙人掌前留影。圖╱王文靜

文╱王文靜

加拉巴哥群島在南美洲厄瓜多的很遠外海。因為遠離航道而且土壤不沃,直到近五百年前才首次有人登島,這是為何它能維持最原始的生態的主因……

地球上,絕大部分地區都因為人類的擴張而淪陷了,野生動物或絕跡或退到無處可退,除了遙遠的加拉巴哥──那是達爾文發現物競天擇理論的島嶼。

「這群島的自然史非常特別:它自成一個小世界,大多數棲居於此的植物和動物在別的地區都不存在。這裡的鳥類對人完全陌生,牠們無戒心,甚至連丟向牠們的石頭意味什麼,也不明白。牠們靠我們十分近,用一根棍子就可以打死好幾隻鳥。」

達爾文在《小獵犬號航海記》描述年輕時的這段旅行。

一八三五年,二十六歲的達爾文在這幾無人跡的小世界,觀察到雀鳥的嘴喙由攝食不同而產生物種演化後,發表震驚世界的「物競天擇」理論,荒島從此舉世皆知。

四年前,我朝聖而去,飛了大半個地球……

加拉巴哥群島在南美洲厄瓜多的很遠外海。因為遠離航道而且土壤不沃,直到近五百年前才首次有人登島,這是為何它能維持最原始生態的主因;因此,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第一批世界自然遺產;因此,被喻為「地球的最後一片淨土」。

遺世、荒涼與原始,都是恰當的描述,但絕不適合用「鳥不生蛋的地方」來形容。這裡鳥類可精采,子孫綿延,不只如此,如達爾文所述:「大多數棲居於此的植物和動物在別的地區都不存在」,譬如象龜。

那是我在南極以外的世界,首次,感受到沒有人類的美。

Galapagos(加拉巴哥),是西班牙語的象龜。象龜的祖先來自美洲大陸,本來只是一般的烏龜,被颶風捲入海洋漂流到好遠好遠的太平洋火山熔岩島,在無人島上繁衍。於是牠發揮爬蟲類動物的特色,只要食物無匱乏,沒有天敵,體型與體重即便在「成人」後,仍會繼續長大。漸漸地,牠們平均超過一百歲,體重達兩百五十公斤,演化成「巨無霸烏龜」物種。曾經,這裡的象龜數量達二十五萬隻。

後來,人類來了,生態被部分破壞。所幸在人類知所節制下,這裡成為象龜的天堂。將龜的名字加入「大象」意涵,這很傳神,尤其牠矗立在你眼前時。而且,全世界很難找到一個地方,象龜比人類還多。人類讓步,讓象龜自由地生活在山野林間、香蕉樹下,形成獨特的景觀,像一部部無聲的坦克車在移動。世界緩慢與寧靜,二部「象龜坦克車」狹路相逢,都是大事。

這群島離最近的陸地,一千公里遠,真是遠。距離的遠,產生歷史與地理的獨一無二。

我不知道,可還有機會重遊加拉巴哥?但真是喜歡,也認真地想過到這裡住一個月,懶懶地晒太陽吹海風,當化外之民。後來看了紀錄片《加拉巴哥事件:撒旦來到伊甸》,紀錄一九三○年代的一段歷史,幾個歐洲人遠離文明,陸續跑到加拉巴哥群島。不過,築夢而來的下場並不好,有人莫名其妙的失蹤,變成連串的謀殺疑雲。看得我驚心膽破,「哪裡才是伊甸園?」當內心沒有天堂,躲到天涯海角都沒用。

是啊,人與人、與大自然,能夠平等對待,是何等美好的嚮往。一如達爾文筆下的加拉巴哥,鳥兒不知道人類是壞蛋,「對人全無戒心,牠們靠我們十分近,用一根棍子就可以打死好幾隻。」

達爾文描述的景象,仍存在太平洋上這遠遠的群島。到今天,人類還是加拉巴哥的少數族群,在厄瓜多政府限制下,不論是移民或觀光人數都被節制。

夏天的海風,喚起我浪漫的記憶。♣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