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城的奮鬥】 布拉格的遊民

文╱羅智強 |2019.12.06
3806觀看次
字級

文╱羅智強

伏爾塔瓦河從斯維特揚峽谷的激流中衝出,在岸邊轟響並掀起浪花飛沫。在美麗的布拉格的近旁,它的河床更加寬闊,帶著濤濤的波浪從古老的維謝格拉德的旁邊流過。

——斯美塔那.〈伏爾塔瓦河〉

貝德里赫.斯美塔那生於一八二四年,自幼展現音樂上的天賦,後被譽為捷克民族音樂的奠基者,即便在一八七四年完全失去聽力,仍堅持創作,〈我的祖國〉是他最著名的代表作,激發當時捷克人民的民族精神,追求自由解放,至今仍深深影響著捷克人民。

捷克人口只有台灣一半,幾世紀以來,雖經歷了異族入侵統治,但波希米亞人千年來的生存之道,是逆來順受,即便在夾縫中生存,也能自得其樂,他們善於等待適當的時機,再來扭轉大勢,這也能看成是一種特有的民族智慧,其實幾世紀以來,歐洲一些小國在俄、德、法、英角力之間的生存智慧,很多值得台灣學習。

歐洲人的價值觀一直和中國人有很大的反差,譬如婚姻關係,他們是分合一概隨緣隨興,而非執著於生死不渝的兩情相愛;對於時間,他們認為也是一種生活財富,不應該被追求財富的心態所綁架。

捷克先前是共產國家,在蘇聯解體後,走向西方的民主政治,但仍有強烈的社會主義態度,就拿捷克人對街友的態度,就是非常尊重,而政府的政策也是如此,他們認為人生而平等,只要不會干涉到他人的生活、不會形成社會的危安。政府從未想去改變街友的自主意識,反而是從社會的角度思考如何協助他們維持現況,使街友們得到尊重、平等、包容和保障。

舉例而言,在布拉格有個扶助社會的NGO組織,他們最近有一個新的專案,並在得到政府的認同後,開始執行,也就是由街友擔任遊客導覽員,從他們的視角帶領遊客遊覽布拉格,希望透過這種方式,不僅提供遊客看待布拉格的全新視野,也讓街友重新接觸人群,提供一個可能回歸社會正常生活的選擇。

六十多歲的街友瓦斯拉夫先生就住在伏爾塔瓦河畔的一座橋橔下,已經有六年的光景,簡陋的房屋是他自己搭建的,屋前還有一處他精心開墾的花圃,一條黑狗隨著他跟進跟出,是他幾年前在街頭帶回的流浪犬,當NGO的義工帶著我們來到橋下,他興沖沖走向我們,跨過河畔與道路間的圍欄,站在我們的面前,頭頂微禿,兩鬢斑白,身體有點佝僂,穿著還算整齊乾淨,他親切地向我們打招呼,並向我們簡單說明他的過去。

瓦斯拉夫先生曾經有過幾次的創業經商,但是都以失敗告終,所剩的財產,又因為和女友的糾紛,分手後都變成女友的,對人生絕望之餘,更淪為遊民,流落街頭,後來才輾轉搬到這橋橔下定居,並與六位街友作為鄰居,雖然沒有水電瓦斯,卻有充分的時間支配權,他感到非常滿足。

「我曾經在這河邊,救過二位溺水的民眾呢!」他深感驕傲地告訴我。

他帶領我們在布拉格的街頭巷尾閒步,述說著他眼中的布拉格,在歐洲最具人文藝術的城市中,我們跟著一位街友導覽市區,確實是一次難忘的人生經歷。只見他走著走著,那條黑狗亦步亦趨地跟著,時不時地抬頭仰望他的主人,吐著舌頭,在牠的心目中,主人永遠是最偉大的。

突然,瓦斯拉夫先生停下腳步,指著黑狗,對我鄭重地說:「牠是我這一生最忠誠的朋友。」

我點頭表示認同。

歌德盛讚布拉格是「歐洲最美的城市」,莫札特回憶他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是在布拉格度過的,在布拉格,受到國家重點保護的歷史古蹟超過兩千個,當我跟隨街友漫步布拉格的彎曲巷弄時,我切身感覺到這座城市對人文的關懷尊重,與自由的空氣一起在人們的心肺中吸入、吐出。

忽然不知從哪傳來的〈我的祖國〉樂聲,彷彿正在抒臆此刻的美好,吟嘆人心的良善,提醒人們珍惜現今的自由,告別昨日的悲傷,並為未來的世界,繼續努力。♣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