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是因為有方向

文/石德華 |2019.11.12
3223觀看次
字級
林宏弦親繪的伽藍菩薩。圖/林宏弦提供

文/石德華

1

大家都提高音度,這樣問林宏弦的媽媽:「你後生怎ㄟ熊熊變一個郎?他是怎樣變乖的?」

林媽媽都這樣答:「伊有時陣去圓福寺拜拜,有時陣去佛光山拜拜——拜拜啦,拜拜就乖了。」

當年,林宏弦的妻子要嫁給他,很多人也都問同一個問題:「你怎麼敢嫁給這種人?」

「其實他很單純」,他妻子的回答,跌破一堆人的眼鏡。

「黑道是一條直線,說了就算;白道反而比較複雜,眉角多,想法各不相同。」林宏弦含笑解釋。

二○一九年秋天,我尋來嘉義市佛光山道場圓福寺,還沒下車,就看見一襲黑衫黑褲身影,在山門下指揮進出的車子,我攤開刊物上的照片,趨前比對,是是是,你就是林宏弦吧?開車載我來的Fen,竟然一照面就喊人家:「弦哥好!」她最近電影看太多。

2

的確是混黑道。林宏弦生命中那段黑歷史,霸凌、退學、吸毒、幫派、槍枝、甲級流氓、觀護所、鐵窗,他親手幫警匪槍戰中自戕爆頭的兄弟闔上睜大的眼,他曾經消失名字過著見不得光的逃亡生活,他曾經戴著腳鐐手銬走過媽媽的眼前……這些比黑道電影更經典的數十年人生,現在都被他化為一頁頁最務實的題材,讓身為生命教育講師、佈教師的他,去在全國各級校園、觀護所、監獄殷殷叮囑。「從沒有人有這樣的講法」,不同於常態的宣導,校園的迴響如此鮮亮,「聽得懂」,當年輕孩子這樣說,就是真的沒在唬弄你,他們的意思是「有在聽」。

去述說,其實也正是面對大眾揭露自己的真心懺悔,林宏弦說:

「一次次的分享過往,是生命自癒的療程。」

在我眼中,暗黑的過去是炭,他將它們燒成熊熊能量。

帶一小束禮佛的花,步行二十分鐘,二○○五年十一月四日,出獄第一天,他就來在圓福寺。

在獄中,他負責打掃佛堂,常感受一股特別的力量,而他那件被人咬住的槍枝案件,案子若成立,會面對十八年的刑期,他為此心煩,佛光山佈教師告訴他:「念《心經》吧,然後迴向給那個人」,他心中對「迴向給誣陷自己的人」不以為然,但真的開始讀《心經》,意外發現,讀經後,他的心穩定安靜,常與經文有接應感;後來,此案不開庭免起訴。

而剛出獄的他,了無頭緒,一無所有,在龐大複雜的茫然中,他唯一的定向是,去禮佛,謝佛。

在大殿禮完佛,一起身,迎面就照見在獄中認識的佈教師奚美秀,美秀師姐對他說:

「你回來向師父討福田吧。」

「什麼是討福田?」

「討福田,修福報啊。」

他於是在圓福寺當義工,出獄後的工作,是當時的住持妙凡法師所引介。任職的清潔公司派他打掃嘉義公園,日薪五百元。有一天,公園來了一位江湖小弟,對套雨鞋、戴著斗笠渾身髒兮兮正在掃地的他傳話:「大哥叫你別在這兒嚇西嚇症,這二百萬拿去,買部好車,換身乾淨衫褲,大哥叫你快回來。」他以這模樣去見大哥,誠懇表示:「我想好好做人。」

二百萬VS.五百元!他心中的大衝擊,很多人過不了的坎!我追問著,到底是為什麼──你當時腦中出現的是什麼?出現什麼讓你做出這麼重大難決的取捨?

林宏弦說他腦中出現的是菩薩,是監獄裡那些佈教師,以及他們教誨的話。

「佈教師功能真的很大」,林宏弦由衷的對我說:「佈教的力量,很細很長,雖然最沒有掌聲。」

他發下一個連自己都覺得「怎麼可能」的大願:「我一定要回去當監獄佈教師。」林宏弦果真再回監獄,不再手鐐腳銬,他是穿著佛光會服的監獄佈教師。「我學佛,回來說信仰的力量足以當支持依靠,正知正念可以改變一個人的靈性。」

加入佛光會金剛分會,一路當會長、當督導、當輔導長、當佈教師,二○一八年八月,他獲法務部矯正署頒發「毒品犯處遇模式計劃」講師聘書。

林宏弦總愛提起那年佛光山皈依典禮,心定和尚送給他們的「三千萬」:「千萬要忍耐,千萬要有信心,千萬要堅持。」

3

一無所有來到圓福寺。

初在金剛分會,連一條領帶、會費都是丘欣榮理事的結緣。

知道他喜歡畫佛,妙度法師送他一盒畫筆。

第一次見妙凡法師,是在貴賓室,法師手端著一個茶杯走進來,那杯水是給他的。

圓福寺住持覺禹法師教他凡事做,不推託,「做了自然就有因緣來,失敗也是失敗的因緣。」二○一一年一月一日,覺禹法師為他主持佛化婚禮。

慈善院依來法師最早鼓勵他向大眾分享自己的故事。

……

林宏弦以佛光山當平台,虛心受教、學習,他的人生自此不同,社會經歷,整個撕頁重來一遍。

現在是一家水科技企業社的負責人,回想當年清潔工生涯,他充滿感謝,那是他生命中第一份需流汗的工作,他學會髒亂到清潔的過程是有次序的,凡事都需有條、有理、有規劃的去完成。二○一九年他當選全國模範勞工。

那麼,生命中有沒有他企圖閃避的事?

二○一六年五月,嘉義南興國中反毒講座,邀請校友林宏弦返回母校演講。

「可不可以不去?」

進出監獄的學長有什麼臉面對學弟妹?除此之外,還有一個不提也就過了,但因生命現場沒處理得當,以致很難全然消釋的一個疙瘩是:「學校放棄了我」,「我放棄我自己」。

是覺培法師鼓勵他:「我希望你去,你會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

他真的回去了。演講進行中,場中進來一位白髮老者,是當年簽字堅持將他退學的王維璋老師,師生一見面,三十三年光陰陡然斷層,他們緊緊相擁而泣。老師說當年的事情太大,他不能不簽字,但一直關心林宏弦,知道他何時進出感化院,有一次老師躲在林宏弦工作的餐廳門外,偷偷看林宏弦過得好不好。

這段話,當場令林宏弦爆哭。

「原諒我三十三年前沒保住你。」老師說。

「老師,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林宏弦說。

林宏弦重回生命現場,完成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件事──和解。和老師和解,和往事和解,和自己和解;就是和生命真正和解。

4

林宏弦沒忘記監獄裡的同學。

二○○六年佛光山開山四十周年朝山活動,他帶團朝山人數超過四十五人,獲星雲大師親贈的佛陀舍利塔,他決定將舍利送給嘉義監獄毒品戒治所佛堂供奉。

安座那天,法師率領,林宏弦捧舍利塔,佛光會金剛護持,一路莊嚴殊勝的念佛前往,來到戒治所門外,他被隔牆傳來響徹雲霄的念佛聲震懾住,那聲音一無保留耗盡全部生命力的噴薄,張力賁到極致卻整齊劃一:「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鐵門打開,通往佛堂的甬道兩旁,跪著二排執燈、光頭、著內衣短褲的受刑人,虔心齊口大聲念佛,「他們不是同學,是阿羅漢」,林宏弦動容說起這幅景象,而這片找不到邊際彷若沒有明天的聲音盡頭,有恭敬、信靠、渴望、懊惱,懺悔,還有怨念、憤恨……「他們都想改變,可是沒有方向。」

不是人人走出監獄,就能有個可以常去、久留、停駐、安靠的所在可以去,一般人過的平凡生活,對有些人而言,實在是無法覓得的一件事。

他籲請能撤去「良民證」政策,說這一張證件,會堵死多少出獄人的更生路。

一位接受他小團體輔導的受刑人說:「我立志能和林宏弦一樣改變。」林宏弦遂發下一個大願:「如果可以──應該可以,挖掘更多像我這樣的人。」

二○一八年他和台南衛生局長陳怡合作推行「介穩講師」專案,組成「反毒列車」,安排曾沾染毒品習慣的同學,出獄後一起從事反毒宣傳,這十六位介穩講師,二年多來追蹤,戒癮率百分百,再犯率零。

5

我在圓福寺山門外,隨機問義工:「認識林宏弦嗎?簡單說一下他。」

「承擔、負責、再難的事都可以找他。」

「有情有義。」

「他是大金剛。」

……

他說自己以前很寡言,現在很「厚話」。

他說自己以前很冷,現在他有太多向上的故事可以和人分享。

目前他住台南,只要不是太忙,仍然天天回嘉義圓福寺當義工。他引用覺培法師的指示:「真正的修行是,上台能講,下台能搬桌椅。」

福報究竟什麼是?他說:「德留子孫。」

道業充實,家庭美滿,事業從零到有,還有什麼願嗎師兄,我問?他非常篤定的回答我:「我要一直當監獄佈教師,去幫助更多的人,我要一直護持佛道,永遠都當佛光人。」

一直,是因為有方向。

生命有個大哉問:「要往怎樣的未來前進?」

那年,帶一小束花,步行二十分鐘,他開始有一個方向。♣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