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時代】 美國留學求職初體驗

文/曾泰元(東吳大學英文系主任、林語堂故居執行長) |2016.02.23
1514觀看次
字級

一九九一年的夏末秋初,我當完了兵,盡了該盡的義務,才得以離台赴美留學,到伊利諾大學香檳校區攻讀語言學博士。時光飛逝,這一眨眼,到如今都已經四分之一個世紀了,現在回想起來,許多事情依舊歷歷在目。

我在恩師李振清教授的鼓勵下,通過了「師大國語中心」的考試認證,取得了華語文教師的資格,在此也累積了些許的教學經驗,因此,抵美安頓好後的隔天上午,沒拿到獎助學金的我就直奔學校的東亞系,看看能不能找到兼差教書的機會,藉此減輕沉重的經濟壓力。

東亞系的全名是「東亞語言與文化系」,根據校園地圖所示,系館位於「南馬修斯道」與「西奧勒岡街」的路口。我在校園裡僻靜的一隅找到了這兩條路的交會點,出現在眼前的,卻是一片碧綠的草坪。我再仔細張望,發現草坪深處有一幢三層樓的白色小洋房,獨門獨棟,低調儉樸,但怎麼看都不像是個辦公上課的地方,反而更像是電視電影裡的尋常美國人家。

我看看地圖,再看看洋房,心想八成就是了,但還是有些疑慮,時值暑假,校園裡人煙稀少,方圓百米之內不見一個人影,想問路也無從問起。眼前的草坪有一條直通洋房的小徑,我姑且向前走去碰碰運氣。來到門口,才看到門旁的木板牆上掛了塊牌子,上面用英文寫著「東亞語言與文化系」。賓果!

我沒有預約,不請自來,抱著忐忑的心推門而入。除了門上清脆的鈴鐺聲和我羞怯的腳步聲之外,房裡靜悄悄的,空氣中散發著一股淡淡的木頭味。我朝裡掃視,左側停著一輛不起眼的自行車,正前方是條窄窄的走廊,右側是個小空間,似乎有人辦公。

「需要我效勞嗎?」一旁桌後的白人女士幹練地問道,事後我才知道她是Marcia Shelton祕書。「不好意思,這裡的漢語課程不曉得是哪一位教授負責的?我是剛從台灣來的研究生,想過來看看有沒有當助教的機會。」我字斟句酌,謹慎地表達來意。「Jerry Packard教授,上二樓,樓梯口的那間就是,他現在正好在。」

我踩著略顯滄桑的木質地板,上了頗具歷史感的木製樓梯,嘰嘎嘰嘎地爬到了二樓,在這寂靜的空間實在有點刺耳,招搖到我都覺得不好意思。上了二樓,就看到半掩的門上掛著「Jerome Packard教授」的牌子,Jerry是Jerome的暱稱。我深呼吸了一口,輕敲房門,一聲溫馨的「請進」,輕快地飛了過來。

我推開房門,看到斗室裡堆滿了書,書堆中坐著一位壯年的白人男性,他放下手邊工作,抬頭露出淺淺的微笑,還起身歡迎。我有點緊張,也不懂得客套,拿著師大國語中心主任的信函,向他毛遂自薦,把想講的話一股腦兒都講了出來。他看著推薦信,面露溫暖的笑容,偶爾抬頭報我以傾聽的眼神。等我講到一個段落,他說他去過台灣好幾次,與我的恩師李振清有過數面之緣,也認識當時師大國語中心的主任葉德明。他還跟我提到了對台北的印象,與在台北的經歷,心中滿是濃郁的情感與難捨的思念。

Packard教授的這番話,拉近了我倆的距離,卸下了我心中些微的羞怯與不安,讓我突然覺得跟他一見如故。於是我敞開了心胸,和他愈聊愈投機,才知道學校選修中文的美國學生暴增,東亞系因此擴編,合格的師資不足,他也正在為招募助教和設計課程而苦惱著。

我台大外文系畢業,前來伊利諾大學攻讀語言學博士,兼具華語文教學的資格與經驗,初生之犢不畏虎毛遂自薦,立獲Packard教授的青睞,幸運地當上助教。

當時離開學不到兩周,我教的是從零開始的初級漢語,用的是北京商務印書館的《實用漢語課本》。大陸的用語我不夠熟悉,漢語拼音得從頭學起,教案的設計也還沒個譜,心中的忐忑自是不在話下。還好,教材用的是繁體版,我這個台灣人駕輕就熟。我在美國的第一份工作,就在這緊湊的節奏中,有驚無險地展開。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