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雜論】任人之道

文/嚴陽 |2020.04.30
411觀看次
字級

文/嚴陽

京房與漢元帝共論,因問帝:「幽、厲之君何以亡?所任何人?」答曰:「其任人不忠。」房曰:「知不忠而任之,何邪?」曰:「亡國之君,各賢其臣,豈知不忠而任之?」房稽首曰:「將恐今之視古,亦猶後之視今也。」(劉義慶《世說新語.規箴》)

京房是西漢之時的易學大家,擅長使用《易》占卦災變。但是,從這則《世說新語》中的故事裡我們可以看到,其實京房也挺擅長以既往的歷史作為今天的鏡鑒的。他借與漢元帝議論的機會,趁機提出了作為國君應該如何用人的問題:應該任用忠臣,否則,可能亡國。比如說,周幽王、周厲王就是因為使用了不忠之人。而漢元帝似乎對於這一點也很清醒:亡國的君主,各自都認為他的臣下是賢能的。哪裡是明知不忠還要任用他呢?

當漢元帝說出這句京房期待已久的話時,他一下拜服於地,說了一句應該為後世之人永遠記取的話:「就怕我們今天看古人,也像後代的人看我們今天一樣啊。」而他這句話的重心在後半句,即對漢元帝眼下的用人表示質疑,並擔心它可能造成的後果——亡國。

從這段對話中,我們可以看出京房擁有足夠的機智,而漢元帝也並非傻瓜。那麼,在京房進獻忠言之後,漢元帝後來是不是對於他的用人方式作出些許改變,以努力避免歷史覆轍的再次上演?答案是沒有!他一如既往寵倖宦官,結果導致皇權式微,朝政混亂,西漢由此走向衰落。不僅如此,曾經對他提出忠告的京房,因為「誹謗政治,歸惡天子」的罪名被棄市(在公眾集聚的鬧市,對犯人執行死刑)。而這,也是歷史上很多「忠臣」的結局。

對京房的遭遇,我們只能一聲嘆息:既然你對《易》學的研究極深,擅長占卦,那麼,為什麼不用它來給人看看風水以及算算普通人的婚喪喜嫁?而丟開這個,去跟皇帝探討國家的前途和命運,皇帝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你就不知道這裡面的風險極大?尤其是說那些皇帝不愛聽、不願聽的話,能有好果子吃嗎?

其實,對於皇帝來說,能夠讓王朝「一世二世而萬世」當然是最理想的結果,可現實的享受同樣是他們不願放棄的。所以,我們也就看到了不管是哪個封建朝代,都無一例外地都會按照週期律運行:建立、興盛、衰落、滅亡;而與這一週期律對應的「任人」則是:賢臣、奸臣(有時是宦官)。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