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縱橫古今
  【春秋雜論】孔子的王道立場
  2020/1/15 | 作者:文/曹珊 | 點閱次數:733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曹珊

《孟子》說:「孔子成《春秋》,而亂臣賊子懼。」司馬遷則在《史記.孔子世家》中說:「古者詩三千餘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可施於禮義者凡三百篇」,編訂成《詩經》一書,因其書只剩三百餘篇詩歌,故又稱《詩三百》。孟子說孔子作《春秋》、司馬遷說孔子刪詩,二氏之說乃文學修辭,出於偶像崇拜的目的,借機推高儒家學說,與歷史真相相去甚遠。

《論語.衛靈公》載:「孔子說:『我還可以看到史書有空缺的文字』。」《漢書.藝文誌》載:「古代書必同文,不知道的就直接空缺,再找賢者請教。在末世,人們是非不分,自私自利,胡亂改書。因而孔丘說:『我還可以看到史書有空缺的文字,現在已經沒有了。』這正是孔丘哀嘆當時因人心邪惡,以致古書被篡改而偏離事實。」

《論語.述而》上說:「子以四教:文、行、忠、信。」魯國歷史自然屬於「文教」方面,是以孔子才會說:「吾猶及史之闕文也。」清朝袁谷芳在《春秋書法論》中說:「《春秋》者,魯史也。魯史氏書之,孔子錄而藏之,以傳信於後世者也。」石韞玉《獨學廬初稿.春秋論》也說:「《春秋》者,魯史之舊文也。」也就是說《春秋》就是魯國歷史,而孔子見到魯史有殘缺,他怎會突破他的王道立場去篡改魯國歷史,修訂《春秋》以及刪詩?由此可見,儒士短於思考。
  相關新聞
【時光走廊】 世界文明系列:德國(8-3) 1920年代柏林全景圖  
【從世界美術名作談人生】 鼠來寶鼠年話鼠畫  
【行道天下.福滿人間—陳三火、謝東哲臺灣傳統工藝展】 紫氣東來.鴻門宴  
【禪門語彙】 千年故紙  
【美食文化】 桂林米粉  
【歷史趣聞】 騰雲號騰雲駕霧  
【藏在剪紙中的故事】 浪漫的摩天輪  
【春秋雜論】 神話與神化  
【古人軼事】 蘇軾險境識人  
【走讀鄉土】 百年希爾頓 重返台灣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