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相對論 《第五元素導演修復版》科幻巨作 還原當年精采

文/楊元鈴 |2017.06.24
1387觀看次
字級

文/楊元鈴

開始談《第五元素》之前,我們得先來聊聊盧貝松,這位法國少見的類型動作導演,曾與《歌劇紅伶》的尚賈克.貝內、《新橋戀人》的李歐.卡霍,並譽BBC三大名導,也是法國在新浪潮之後的新一代導演代表。

有別於高達、楚浮、雷奈等前輩在電影形式上的鑽研,盧貝松從早期的幾部作品,例如一九八三年的《最後決戰》、一九八五年的《地下鐵》、一九八八年的《霹靂煞》中,便已展現了對科幻、動作、類型處理等方面的才華。即使是在非類型,且較為抒情的自傳作品《碧海藍天》中,盧貝松或快或慢、或喜趣幽默、或憂鬱深沉的影像節奏處理,更讓此片被譽為海洋電影經典。到了一九九四年首次進軍好萊塢的《終極追殺令》,票房與口碑各方面的大獲全勝,不僅盧貝松從此成為動作名導,當年僅十四歲的女主角娜塔莉.波曼也一炮而紅。

想像轉化科幻影像

然後,就是《第五元素》了。在《終極追殺令》的成功之後,盧貝松的聲名讓他獲得了更豐富的資金挹注,完成了這部在當時打破歐洲電影最高預算的科幻巨作,也讓盧貝松從此成為遊走法國、好萊塢的商業導演代表人物。有趣的是,《第五元素》的故事其實源自盧貝松十六歲時寫的小說,將古希臘鍊金術中的物質理論:四大基本元素「土、氣、水、火」,加入了神祕的第五元素,也成了這部電影的核心。

小時候天馬行空的想像,轉化成科幻影像,不論在造型、空間、人物設計各方面,都做了相當完整且驚人的展現。故事從埃及時代的預言、來到地球即將毀滅的未來,布魯斯.威利飾演一名軍隊退役的潦倒計程車司機,無意間捲入了神祕女孩蜜拉.喬娃維琪的祕密行動中,進而展開一場拯救世界、對抗惡勢力的征戰之旅。當年的布魯斯.威利正以《終極警探》系列紅透半邊天,而青春稚嫩的蜜拉.喬娃維琪,還沒成為《惡靈古堡》裡的殺殭屍女英雄,但俐落的動作和身手,完全無愧於片中「神人」一角完美無瑕的超人類設定。

《第五元素》一方面將我們常見的科幻電影元素,做了更精緻、更具衝突性的濃縮,光是開頭十分鐘的三場戲,就從埃及金字塔、軍方太空艙,到二二五九年的紐約街頭,迅速建立了電影中的世界輪廓。隨即而來的街頭飛車追逐、惡勢力搶奪寶石、最後救援,不僅盧貝松分秒必爭地說故事,觀眾也看得一刻不得閒。片中更設計了百發必中的超導航火箭機槍、空中懸浮計程車、自動洗碗洗衣收納的櫥櫃,琳琅滿目的各式交通工具、武器大全,追殺打鬥之餘,也讓未來世界更加豐富有趣。

完整還原導演精神

盧貝松接受訪談時表示:「當我拍攝一部電影時,我希望帶領觀衆遠離他們的日常生活,去地下、海底、或外太空,帶你到沒去過的地方。」正如《第五元素》所揭示的未來世界,即使電影科技和特效早已超越了當年,但這次《第五元素導演修復版》不僅讓影像還原了當年的精采,也終於完整還原了導演的精神,而盧貝松獨特的影像手法,充滿音樂節奏的影像手法,幽默與緊張並置的情節鋪陳,以及鮮活豐富的人物塑造手法,依舊無人能敵。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