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裕興業科技集團總裁 陳俊雄 山不轉路轉 苦心造就科技集團

整理報導/杜晴惠 |2015.11.22
6921觀看次
字級
久裕興業科技榮獲台灣產業最高榮譽獎項「工業精銳獎」,總裁陳俊雄上台領獎。圖/資料照片
久裕興業科技董事長陳俊雄。圖/資料照片
久裕興業科技深圳廠總經理陳世偉,手拿自家生產的「花鼓」(車輪軸)產品。圖/資料照片
今年土地銀行主辦久裕興業科技的聯貸案,總金額達新台幣7.5億元,總經理高明賢(左)與久裕興業科技董事長陳俊雄(右)交換合約。圖/資料照片
陳綢阿嬤(左一)要興建老人安養院,陳俊雄(右二)代表喜福慈善基金會捐出160萬元。圖/資料照片

整理報導/杜晴惠

圖/資料照片

近來日本一部由資深演員阿部寬主演的日劇《下町火箭》,收視創新高,故事講述一家製造火箭零件的小工廠如何憑藉著獨家研發技術,對抗大企業的各式各樣欺凌。由於演出逼近真實,有人認為,在日本經濟成長持續下滑的年代,此劇為的是喚醒過往的「日本製造」精神。

如同《下町火箭》裡的社長,只知埋頭研發技術,久裕興業科技集團總裁陳俊雄剛開始創業時,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能走進國際市場,激勵他的鬥志的,並非大企業的欺壓,而是一筆收不回的欠款。

拿出勇氣走出台灣

二○一三年,人在深圳的他接受大陸自行車業界平台《BIKETO》(美騎網)記者專訪,回憶創業歷程。他說,那時公司員工只有六個人,工廠占地只有十五坪大,由於規模小,飽受歧視,曾經為了一筆款項,歷經二十四小時滴水未進的窘境。

那一天,他清晨四點從台中出發,搭五個小時的火車、再騎一個半小時自行車接近中午時才到達目的地台南永康。「我告訴櫃台小姐,我是久裕工業社的,前來收帳,麻煩她轉達。她讓我在一旁候著,直到十二點,一點消息都沒有。後來一點鐘上班了,我又再次拜託她,她聲稱欠款已經轉至總經理處,我心想那應該快了。結果到下午三點鐘,她又聲言已經轉到董事長。我只能乾等著,沒人理我,一杯水也沒有。」陳俊雄說。

一直到五點鐘快下班時,他問:「小姐,對不起,我那個帳現在怎樣了?」沒想到櫃台小姐卻告訴他,董事長外出了,印章也被帶出去了,今天無法付款。

當下,才二十四歲的陳俊雄實在氣不過,要對方總經理出來。他說:「我從早上十一點半等到下午五點,沒人理我,滴水未進,受到連乞丐都不如的待遇。我告訴你,這樣的公司不像公司,有一天,我久裕會比你更大。即使這兩萬五千塊不夠,就算是當乞丐我也會證明給你們。這筆帳你給也罷,不給也罷,反正我不會再來要了!」說完,他含著眼淚打道回府,直到凌晨三點才回到台中,一路上他想著,一定要拿出勇氣走出去。

要求孩子基層做起

不會說流利的英語,帶著兩個公事包,一手文件一手樣品,陳俊雄一如其他中小企業家,在台灣經濟起飛年代勤奮打拚,第一次飄洋過海,到香港轉機時,還曾因聽不懂播報員的英語和廣東話,差點錯過班機。

經營東南亞市場十年,當東南亞客戶開始自行製造,逐漸變成競爭對手時,「沒辦法,我提著公事包又出去了。」這一回他遠征中南美洲,而當收到經濟部發布的美國紐約自行車展訊息時,他說:「我覺得我應該去看看」。

山不轉路轉,路不轉自己轉,如今久裕興業科技集團專門生產自行車重要零件花鼓(車輪軸)與輪圈,透過改善生產流程,將產品從花鼓延伸到輪組,並贊助賽事,占有全球車輪軸百分之二十市場、是全球前五大自行車零件商之一,全拜當年陳俊雄打下的基礎所賜。

儘管目前公司已交給兒子打理,他還是經常奔波於兩岸之間,神采奕奕的他仍不斷湧現創意新點子,他告訴美騎網記者,自己做的是「燒錢」的事,把「賺錢」的事交給兒子,也很自豪自己完整地培訓了接班人。

「我那個成為總經理的兒子花了十七年的時間才爬到今天的位置。我從三十幾年前就確立了久裕的文化:勤儉樸實,入行從車間開始,從基層做起,跟普通員工一起成長,這是我對他們的要求,實實在在的。」他說,兒子初入行時,他都會問他們,「你跪得下去嗎?」要求兒子進入久裕必須從基層開始,和一般員工一樣做事。


第二代接班

陳世偉:只有夕陽工廠,沒有夕陽產業

今年五月由土地銀行主辦的久裕興業科技的聯貸案正式簽約,由於總金額達新台幣七.五億元,現任久裕興業科技執行長的陳世偉,成了媒體爭訪對象。

他大學時念的是資訊工程,畢業後趕上全球第一波網際網路,原本創設網路公司,在父親的央求下,才進入家族企業幫忙。「那時觀念還停留在自行車配件是夕陽產業,直到調到業務才眼界大開。」他說,與客戶聊天後才發現,自家產品被賣到山地自行車、越野公路車等各種領域,並不是只有大爺、大媽買菜、送小孩的代步工具。

同行互相切磋進步

日前他接受專訪時更說,「只有夕陽工廠,沒有夕陽產業;沒有不景氣,只有不爭氣。」陳世偉說,台灣廠商最懂的就是Cost down、Cost down、Cost down,成本是降下來了,但是毛利也跟著犧牲了,最後導致不夠錢做研發、去雇用更好的人才,公司的發展因而停滯。

他認為,特別是在大陸廠商進來自行車產業後,成本考量跟台灣廠商完全不一樣,「台灣產業不能像過去一樣,只在成本、在勤奮上做功夫,必須在產品上做出差異化,才能與大陸和全球的供應鏈競爭」。

陳世偉也說,台灣企業不能單打獨鬥,加入「台灣自行車協進會」(A-Team),讓久裕興業脫胎換骨。他表示,「台灣自行車協進會」的會員只有二十多個,但彼此多是競爭對手,後來成員間建立起共識,那就是現在的功夫會被人看清,非得練就下一招才行,這樣下一次觀摩時又會有新東西,用這種方式,讓彼此的企業能不斷求進步。

他指出,公司剛開始加入時,是協進會的倒數第一名,他力圖從觀摩中改善製程突破傳統瓶頸,並透過自動化提升產能效益,半年後提報成績給A-Team,經過所有成員認可後,成為模範企業。

傾聽資深員工建議

儘管是第二代接班,但他進入家族企業後,在父親的要求下,從品保員開始做起,歷練過業務、研發、管理、廠務,同時,也將自己過去所學的邏輯思惟注入公司的生產管理中。

陳世偉說,要把員工當家人,傾聽員工的建議,尤其公司裡有許多做了二十多年的老員工,當他們發現領導者願意傾聽,一旦得到尊重與成就感,工作也會更賣力。

他舉例,有一回一名做了二十幾年的老員工向他反映,在檢驗花鼓時發現有聲音,「阿姨跟我說,按規定有聲音不能出貨,但現在每顆都有聲音要怎麼出貨?這下我發現問題大了,立刻調設計圖出來,還與開發部門研究怎麼改進。」解決了花鼓生產流程中很大的瑕疵問題。


小檔案

陳俊雄,久裕興業科技集團總裁。

年少時,母親是洗衣工,父親與朋友合夥開了一家自行車零件製作工廠,因家庭經濟狀況不佳,陳俊雄高中畢業、退伍後挑起家庭重擔。

1971年在台中創立久裕工業有限公司,選擇與父執輩不同的產品,他認為自行車前叉是必備零件,而輪組尤其花鼓是整輛自行車的核心之一,於是一頭栽進花鼓行業,經過四十多年的努力,久裕興業科技是國內第一家以冷鍛技術生產鋁合金花鼓,讓花鼓走向輕量化,陳俊雄常對媒體說,自己選對了產品。

久裕興業科技集團於1993年西進大陸至深圳設廠,目前已是全球第三大花鼓公司,是巨大、美利達,以及國外大廠美國的Specialized、Felt與ASI自行車整車廠的主要供應廠。

旗下自有品牌有久裕(JOYTECH)、諾飛客(Novatec)、Factor、DIENATRONIC、E-Ram、PANTEC等,以客群區分產品行銷路線,成功打入歐美日市場。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