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評析】 衛人嫁女

文/龔敏迪 |2021.03.09
285觀看次
字級

文/龔敏迪

西漢史學家司馬遷寫了〈老子韓非列傳〉,把莊子、申不害、韓非,都放在一起,人們覺得韓非不配與老子同傳。所以南朝王儉看不起同僚王敬則說:「不意老子遂與韓非同傳。」

韓非在《說林》中講了個衛人教女的故事:「衛人嫁女前,教之曰:『為人妻被休者,乃常有之事。與丈夫白頭偕老者,甚為少見。故出嫁之後,要私攢財物。』」衛女便依照而行,而且果然被休回了家。衛女帶回娘家的財產,是其嫁妝的數倍。然後韓非得出結論說:「今人臣之為官者,皆衛人之類也。」天下沒有好人,群臣皆奸邪,萬民皆刁惡。

商鞅提出「政作民之所惡」,令人恐懼比受人愛戴更偉大,所以韓非說:「人臣毋稱堯舜之賢,毋譽湯、武之伐,毋言烈士之高,盡力守法,專心於事主者為忠臣。」如何滿足君主的欲望就是唯一目的,只要做到「君有所矜也,而滅其所恥。有私急也,必以公義而飾之。君有邪意也,必以美名而飾之。」

君王不讓別人自由而自己自由,「大公無私」就是為了君主一人的「公」,無條件地犧牲所有人的利益,所以秦始皇一見到他的著作,就感嘆說:「嗟乎,寡人得見此人與之遊,死不恨矣!」

韓非也仇官,他說:「法術之士與當塗之人,不可兩存之仇也。」就像他被他同為荀子的學生李斯害死一樣,就是法術之士,彼此之間也是你死我活的關係。他攻擊當塗之人「投其所好,諂媚惑主,飾辭以便私,多被君主寵信。」說他們「順人主之心以取親信之勢。主有所善,從而譽之;主有所憎,因而毀之。」可是他又在《韓非子.說難》中說,對於君主要「知飾所說之所敬,而滅其所醜。彼自知其計,則毋以其失窮之;自勇其斷,則毋以其敵怒之;自多其力,則毋以其難概之……」

控制人民和臣下最要緊的辦法是:「二柄而已。二柄者,刑德也。何謂刑德?殺戮之謂刑,慶賞之謂德。故人主用刑德,群臣畏其威而歸其利。」「利出一孔」輔之以刑賞,「若此臣者不畏重誅,不利重賞,不可以罰禁也,不可以賞使也,此謂無益之臣也」,那是必須除掉的。

「禁奸之法:太上禁其心,其次禁其言,其次禁其行」,禁錮思想最好的辦法是恐怖專政。誰都不可信任,「人臣太貴,必易主位。千乘之君無備,必有百乘之臣在其側」,所以「一心效忠君主者,賤民必賞;其忠心稍有不及者,近愛必誅。」和衛人嫁女兒一樣,一開始就沒有安什麼好心,這段婚姻怎麼有希望維持長久?臣子當然也不傻,他們不會白白地受公開的羞辱,以及死亡的威脅,作為交換,他們必然要千方百計地貪贓枉法。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