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溪部落 同村共養共老

文╱張瀞文 |2020.06.09
1109觀看次
字級
宜蘭大同鄉泰雅族的寒溪部落,和所有偏鄉有著相同的處境:青壯人口外流、少子、獨居老人多。這幾年,他們在部落建構照顧系統,讓面對現代化衝擊的部落找回過去「互助照顧」的精神,孩子「同村共養」,老人家「同村共老」。圖╱取自網路 圖╱宜蘭縣崗給原住民  永續發展協會提供
部落的照服員會到長輩工作的小米田陪他聊天。圖╱宜蘭縣崗給原住民  永續發展協會提供
籐編耆老教學。圖╱宜蘭縣崗給原住民  永續發展協會提供
泰雅族部落原住民舉行小米祭祭典,祈求作物豐收。圖╱葉信菉
方喜恩努力推動部落化照顧模式。圖╱葉信菉
協會想要朝向全面照顧化發展,除了老人,也照顧小孩。圖╱葉信菉
部落很多青年學子在外就業求學,一年一度的小米收穫祭的晚上,會辦理「勒巴彥青年之夜」來聯繫大家的感情。圖╱葉信菉

文╱張瀞文

未來,你想要在什麼樣的地方老去?

宜蘭大同鄉泰雅族的寒溪部落,和所有偏鄉有著相同的處境:青壯人口外流、少子、獨居老人多。這幾年,他們在部落建構照顧系統,讓面對現代化衝擊的部落找回過去「互助照顧」的精神,孩子「同村共養」,老人家「同村共老」。

鄰居女孩 祭典員兼照服員

2月初的周五, 好幾天的陰雨結束,陽光照亮了蘭陽平原沃野,也晒乾了山腳下的泥土。看見太陽,寒溪村裡的人都露出了笑容,這一天是1年1次的「小米播種祭」。

寒溪村距離宜蘭縣羅東約13公里,由4個泰雅族部落組成。這天早上10點多,已有約30多位年邁村民聚集在「宜蘭縣崗給原住民永續發展協會」旁草地,協會人員趁祭典開始前,幫老人家量血壓、體溫。

儀式由80多歲的部落耆老主持:祈求一整年健康、豐收,接著播撒小米種子,最後大家會享用醃肉,一起午餐作為祭典的結束。

協會總督導方喜恩表示,「小米播種祭」是泰雅族傳統的重要祭典,但從日治時代起,因怕聚眾生事被禁止,一直到4年前又開始。

下午,協會回歸日常工作,早上是祭典工作人員的陳思旋、林璇君,下午成為部落照服員,騎著機車進部落訪視。

首站是部落雜貨店,雜貨店的阿嬤本來就有糖尿病、高血壓,燒開水不小心燙傷腿部,罹患蜂窩性組織炎。

陳思旋就住在阿嬤家對面,一進門就用族語跟阿嬤打招呼,抹藥、量血壓、記錄阿嬤這幾天的健康狀況,提醒吃藥和抹藥的注意事項。

離開阿嬤家,陳思旋和林璇君騎車轉往第2站,探訪1位獨居奶奶;剛睡醒的奶奶迷迷糊糊地跟思旋說好久不見,她笑著回答:「奶奶,我們中午有交通車接妳到據點吃午餐,我剛剛才夾菜給妳呢!」奶奶呵呵呵不好意思笑了。

這是寒溪部落的日常,原本是看著長大的鄰居小孩,祭典時化身部落工作人員,需要照顧時,又以照服員身分出現。

政府長照2.0政策推出後,寒溪部落成為少數靈活運用政府資源,發展出獨特部落照顧系統的原鄉。

老幼共照 原鄉你我是家人

過往的寒溪部落有幾位老人家,因無人照顧送到養護機構,身體功能急速下降,有段時間連續好幾位老人撒手人寰。

協會思考,能否在既有環境與人力下,發展符合在地需求的部落化照顧模式。其實在悠遠的、還沒有長照2.0的年代,部落就是這樣互助照顧的。

方喜恩小時候,會在部落看見一些不認識的臥床老人,他問媽媽:「那是誰?」媽媽說:「那是誰的爸爸,本來在其他部落,現在接來照顧。」

那時候,族人家中長輩失能或失智,仍然能在大家眼下生活,部落會彼此幫忙,照顧重擔不會只落在單一家庭。媽媽常跟方喜恩分享年輕時照顧老人家的光景,「雖然辛苦,但心裡很踏實。」

方喜恩也記得,每次阿嬤要出門砍柴或去田裡工作,就會交代鄰居:「我孫子妳可以幫我看一下嗎?」他從小就知道,無論老小,在部落總有人看著、總有一口飯吃,不會餓死。

那時部落務農維生,大家不用到外地工作,部落凝聚力也很強。現在不同,農作價格不穩,多數青壯人口在外從事板模工或農業季節工,一去數個月,部落體系瓦解,也讓老人的照顧問題浮上檯面。

流通資源 催生照顧者考照

2007年,協會成立,一開始是做例行性健康檢測、發送物資、資源轉介等,後來發現許多老人家白天家裡沒人,中午沒飯吃,便開始送餐服務。協會讓部落婦女成為義工,照顧部落的老人家。

政府推行長照政策後,原本以為有更多資源可用,沒想到這個源於主流文化思考的政策,放在原鄉卻有許多窒礙難行。

例如長照法規定要有照服員證照才能做照護工作,使原本熟悉部落的義工無法照顧老人家,而拿到證照的照服員因不了解文化、不會說族語,無法和老人家溝通。

協會討論後,決定正面面對體制,於是所有做照顧的人員都去考證照。意外的為本來無業或打零工的部落婦女,創造了工作機會。

不限據點 關懷遍及全部落

又如,政策鼓勵老人家的活動場域以「社區關懷據點」為主,但在部落長大的方喜恩知道,能夠自主活動的老人家更喜歡在自己的田裡活動,因為那讓他自在、有價值感。「照顧場域不應限於據點,而是整個部落。」

於是寒溪村的照服員,服務區域遍及全部落。他們在阿公種米時去訪視,請教種小米的訣竅,那時的阿公不是在據點等著吩咐的老人,是充滿智慧的米農。他們陪阿公阿嬤聊天,走進老人家的生活場域,了解他們真正的需要。

方喜恩也試圖把「被現代化切割得很碎」的部落做整合。他說,現在幼兒只待幼兒園、學童就在國中小、老人屬於老人中心,什麼機構照顧什麼年齡層,一清二楚,但過去不會這樣細碎分工,而是「我需要,有人就在我身邊」,大家會彼此看顧。

在地安老 互助系統共傳承

他們讓老人照顧更老的人,是照顧也做技藝傳承;他們讓小孩跟著老人編織、種田,說是老幼共學,讓孩子從教育開始,重建部落照顧系統。

今年初,有個不到40歲的獨居年輕人在家中猝死,過世那天,部落馬上接手他的後事,為他守靈直到出殯。「就像有家人送他最後一程。」方喜恩說,現在部落的互助系統即便大不如前,但仍是存在的。

寒溪部落現在努力的,不只是給老人家舒適自在的老後生活,更是恢復部落原有的、以「人」為主體的照顧系統;這一天或許遙遠,但慢慢走,總會到的。

泰雅孩子接棒媽媽

自己長輩自己顧

努力恢復部落小米祭、互助系統的方喜恩,雖在部落長大、講得一口流利族語,但他直到離開部落到東華大學民族學院就讀時,才真正認識「我是誰?」

民族學院的同學是來自各地的原住民,他在一次次同學展現自我族群認同時,心裡升起羨慕也泛著自卑:「他們為什麼可以如此自信?」開始自我反思。

後來念世新社會發展研究所時到菲律賓參訪,方喜恩發現菲國的原住民不僅關心原住民權益,也關注勞工、婦女等議題,使他從民族的「認同」邁向「認異」,了解到:「我們是不同族群,但是我們面對一樣的問題。」

這些民族認同的啟蒙與轉折,讓當初急著離開部落尋求發展、覺得賺錢才務實的方喜恩,展開了「返鄉」之路。他回到部落做孩子的課後照顧;為保護部落水源地,發起「爭水權」的運動。但是真正走上部落的照顧工作,卻是因為媽媽。

方喜恩的媽媽李淑敏早期在羅東當護士、教舞蹈,後來回到部落,開設婦女舞蹈班,看見部落有許多需要照顧的高風險老人,便組織舞蹈班的成員,提供老人居家服務。他們說:「部落既然是生我們、養我們的地方,我們有能力就該照顧部落。」

2007年協會創立,李淑敏就是創會理事長。雖然最初設定的服務對象為老人家,但往往連被照顧者的家人也一併服務。

從求學時代就返回部落的方喜恩,十幾年來和族人們創造了許多改變。問他是否打造了「可以安老」的生活圈?他苦笑「沒有,我老了、失能了還是會被送出去。」

目前部落裡沒有足夠的專業人力、適合的日托機構,許多老人家身體失能完全無法自理後,還是得送機構,「這是我們的痛,也是家屬的痛。」方喜恩希望,他和夥伴們繼續努力,讓寒溪有朝一日能成為失能或失智長輩也能安心生活的地方。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