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印象】 賞梅嘗梅兩相美

文/黃聰哲 |2020.05.05
847觀看次
字級
「梅,枂也,可食。」(《說文》)梅字最早出現於金文,「某」是其本字,象形是木上結一顆果實。待其本義消失後,篆文在木字旁加個「每」字,另造「梅」字代替「某」字,「每」字在甲骨文中象形婦女生育,表示孕婦喜歡吃的酸甜果子。圖/黃聰哲

文/黃聰哲

「梅,枂也,可食。」(《說文》)梅字最早出現於金文,「某」是其本字,象形是木上結一顆果實。待其本義消失後,篆文在木字旁加個「每」字,另造「梅」字代替「某」字,「每」字在甲骨文中象形婦女生育,表示孕婦喜歡吃的酸甜果子。因「從木每聲」後世將其列為形聲字,並取梅酸果之名,事實上青梅酸澀,熟梅酸中帶點香甜味。

「靈山其木多桃李梅杏」(《山海經》、《中山經》),梅在中國遠古時期,就存在人類生活中,是一種重要的果樹,是食果而非賞花。《詩經》中有關梅的共有四則,其中「終南何有?有條有梅。」(〈秦風〉)及「墓門有梅」(〈陳風〉),秦、陳之梅皆今之楠樹。「山有嘉卉,侯栗侯梅。」(〈小雅〉、〈四月〉)意謂山有美善之草,因生在梅粟之下,人取其實,而受到蹂踐,使不得蕃茂;取喻因上多賦歛,致使弱民更加窮困,表達百姓心中酸楚。「召南、摽有梅」以梅樹上的酸果,從留七成、三成到收成要用簸箕;取喻梅由盛而衰,猶男女之年齒。梅、媒聲同,故詩人見梅而起興,寫盡剩女的期待,「迨(待)其謂之」,冀望開口約定,已是急不可耐,感情色彩不斷地加深。

「若作和羹,爾惟鹽梅。」(《尚書.說命下》)鹽,鹹;梅,醋。要作五味調和的羹湯,羹須鹹醋以和之,此典故乃殷高宗命傅說為相的言辭,後來因用以稱美相業,調和鼎鼐的言辭。「醢醬、桃諸、梅諸、卵鹽。」(《禮記.內則》)「梅諸」,王肅曰:「諸,菹(形聲)。」其本義即醃菜藏梅,已屬梅醬及梅乾的作法。「煮梅為豆實也」(《大戴禮記.夏小正》),意謂煮梅盛於木豆中當祭品。綜上所述,商周時期野生或栽培的梅果,是用來做調味品,及製作梅乾、梅醬用於祭祀和食用。

「梅以曲為美,直則無姿;以欹(傾斜)為美,正則無景;以疏為美,密則無態。」(清.龔自珍)從嘗梅進入賞梅階段,是由魏晉到清末將梅花的形象特徵,就以文學藝術的手法,在中國文化中一路鋪陳而成。「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宋.林逋)詩中有畫,詩畫本一體,「山園小梅」枝椏橫斜,水月相襯,又以「疏影」、「暗香」寫梅,形神兼備,可說曲盡梅之風姿,日後只要提及二詞,就讓人聯想到梅花,也成了詞牌名。窗外瑞雪紛飛,若有花枝俏,「一朵忽先變,百花皆後香」(宋.陳亮),故言:「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宋.陸凱),「一枝春」耐人尋味,引人聯想。詩人善於煉字,不直言梅,而將梅花和早春的意象聯結。

「窮冬萬木立枯死,玉豔獨發凌清寒」(宋.歐陽修),別瞧梅樹老幹衰敗到不成樣子,時節一到,忽兒橫出一兩條枝椏,三兩片綠葉直竄,管它是嚴冬,白花卻凌寒獨自開,暗香浮動,方知梅花香味自苦寒來。「冰作骨,玉為容,常年鬢雲松」及「更無花態度,全是雪精神」(宋.辛棄疾),梅花能傲雪耐寒,獨入清香,文人將此種孤高絕俗精神,比興成貞潔自愛的君子情操,及自身的美德。「不受塵埃半點侵,竹籬茅舍自甘心」(宋.王淇),梅花開在殘臘初春之際,長於高山幽谷或水驛荒村,文人受到逍遙自適人生哲學的影響,又渴望過一種清淨無為與世無爭的生活,於是在詠梅詩中,出現了梅花另一個意象——隱者高士的意象。

「更憐花蒂弱,不受歲寒移。朝雪那相妒,陰風已屢吹。馨香雖尚爾,飄蕩復誰知。」(唐.張九齡),梅花凌霜傲雪,然飽受嚴寒欺凌、風吹雪虐,無耐因花蒂弱,獨開獨落,弱蕾零落在歲末孤枝下,此種弱質負面的印象,其中蘊含著那份幽獨寂寥、冷清荒寒的感覺,對仕途受挫,抱負不能伸展的志士,唯有吟詩顧影自憐了。

揆諸梅的發展,從《山海經》的靈山梅「種」,《詩經》、《尚書》的梅「實」,《禮記》的梅「祭」,皆偏重在「嘗」的民生食用價值上。自南北朝、唐、宋到明清,對梅在文學藝術的表現,除部份畫作外,大部份側重在詩詞歌賦的抒發,文人墨士會寄寓在自身感受中,將梅比興成「高潔君子」、「裊娜美人」、「一枝春」、「落梅自憐」、「梅花驛使」、「隱者高士」,將梅花的自然美、人文美、意象美,穿透整個中國歷史文化軸心。綜觀梅花,花色在「潔」,果味在「酸」,體態在「曲」,神韻在「清」。總結出一個概念,就是個「美」!

圖中梅花疏、瘦、橫、斜的影像。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