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最3 最有自信 和稚趣的藝術家 亨利.盧梭

文/楊慧莉 |2020.04.25
1083觀看次
字級
畫作〈足球員〉有種諧趣。圖/取自網路

文╲楊慧莉

藝術史上不乏科班出身的專業畫者,但有一人利用閒暇之餘,憑著對繪畫的熱情自學成功,儘管過程中飽受批評和奚落,仍不為所動的快樂畫下去,終成舉世公認的偉大畫家。他就是法國大畫家亨利.盧梭……

生命軌跡
關稅員到大畫家


亨利.盧梭(Henri Rousseau, 1844-1910)出生於法國拉瓦勒(Laval),為錫匠之子。十九歲時開始研讀法律的他,原本打算將來當一名律師,卻因涉及一件偽證案,只好從軍以避難。

服役期間,盧梭遇到一群去墨西哥打仗歸來的法國軍官。他們侃侃而談自己在墨西哥這個亞熱帶國家的經歷,聽得盧梭如痴如醉,也給了他創作的靈感,成為他日後的繪畫主題之一。當他創作出一幅幅充滿異域風光、深刻描繪叢林的畫作時,讓人家誤以為他去過墨西哥。事實上,他從未離開法國。

成家立業兼畫畫

服役四年後,盧梭因父親身故,退役回家照顧守寡的母親,於一八六八年定居於巴黎。隔年,他娶了家具師傅的女兒。接著,以政府雇員開起職業生涯,於一八七一年成為巴黎稅徵處的收稅員。他的工作內容主要是收取所有進到巴黎的貨物稅,只是朋友喜歡開他玩笑,尊稱他為「關稅員」,事實上他並未有那樣的官階。在兼顧工作和家庭之餘,盧梭撥冗畫畫。或許他從小就愛畫畫,但這方面卻找不到確切的證據。而他並不只是玩票性質,在一片學院派畫作當道的時代想做個真正的畫家。

一八八四年,盧梭獲准進入法國羅浮宮臨摹。兩年後,他把自己的一些作品送去「獨立沙龍」(Salon des Indépendants)參展。他的作品質樸得可愛,卻難登如大雅之堂的「正式沙龍」(official Salon)。正式沙龍在畫作風格、題材上有諸多要求,獨立沙龍的年度個展卻給了年輕畫家一個大顯身手、自由展出的機會。

盧梭首件在獨立沙龍登場的畫作是〈嘉年華的傍晚〉(Carnival Evening),裡頭的元素都仔細刻畫——樹枝一根根描繪,雲朵塗抹得很紮實,人物服飾的細節著力甚多,十足的「素人藝術」表現,卻也顯得非常「詩意」——就在他把對傍晚精準敏銳的觀察,用一種搶眼的氛圍表現出來時。印象派大師畢沙羅(Camille Pissarro)稱許此畫帶有「色調的明度與豐富性的精準」。

艱困中顯藝創力

儘管有好的開始,但他在獨立沙龍展出的二十幅畫作多半仍未受青睞,倒是不斷遭到批評家「覺得他的作品扁平、缺乏深度,像兒童畫」的嘲笑。期間,這位忙於兼顧工作和家庭的業餘創作者還遭逢家庭悲劇:久病之妻於一八八八年辭世,緊接著的七年內生養的六名子女一一早夭,最後只剩下唯一的女兒。

然而,盧梭在這段艱困時期的藝術創作力卻不減反增。此刻,其生命中發生了一件要事,即一八八九年於巴黎舉辦的世界博覽會,博覽會上出現塞內加爾、大溪地等異國風光,盧梭後期畫作中所表現的異國情調靈感有部分可能出自此處。他對此博覽會興致盎然,還創作了一齣喜劇《拜訪一八八九年的博覽會》(A Visit to the Exposition of 1889)。此作品一如其所創作的其他劇本,滿溢天真樸拙之味,比他的畫作有過之而無不及,同時亦展現了他想用藝術表達自我的強烈欲望——他甚至曾企圖創作音樂,只是他真正的天分還是在繪畫上。

這段時期的代表作是自畫像〈我自己:景觀刻畫〉(Myself: Portrait-Landscape)。盧梭精準畫出自己站在畫作前方、手持調色盤、周遭是巴黎景致的樣貌。他想遵照學院派的傳統,創作自畫像,但即便是意圖嚴謹得令人印象深刻,表現手法卻很天真。

大畫家潦倒一生

一八九三,盧梭退休,開始專注於畫畫。不久,他遇到亦來自同鄉的年輕鬼才作家雅里(Alfred Jarry)。寫作手法有別於同世代人的雅里對盧梭畫風獨特的畫作印象深刻,便將他介紹給一群法國當時有力的知識分子,其中有人在前衛雜誌《風雅信使》(Le Mercure de France)針對他一八九四年在獨立沙龍展出的畫作〈戰爭〉(The War),寫了一篇擲地有聲的讚賞評論,讓觀眾從此另眼相看盧梭的畫家地位。

他在這段時期的重要畫作之一是〈沉睡的吉普賽人〉(The Sleeping Gypsy),描繪一個女人沉睡在有月光的沙漠裡,一隻獅子佇立在她的上方;技法仍非常「原始」,但作品卻意味深長。女人的笑容、獅子凝視的眼神、奇異的地景等等組合,給人既祥和又危險、既神祕又異想天開的違和感,也因此多了一分神奇迷人的氛圍。

雖然漸漸嶄露頭角,但盧梭有生之年僅受到少數前衛藝術家的認可,包括畢卡索,卻未享有如畢卡索在世時那樣的藝術盛名。他窩居巴黎一角,靠著私塾教畫維生。

一九一○年,盧梭因腿傷感染而死於敗血症,享年六十六。辭世前數個月,他展出最後畫作〈夢〉(The Dream),這是他最大的一幅叢林畫,因強烈的錯置、如夢似幻的氛圍而備受超現實主義者的青睞,被公認為盧梭的巨作。盧梭的名氣死後才日益彰顯。一九一一年,獨立沙龍為他辦了一個回顧展紀念他;一九一二年,俄羅斯畫家康丁斯基(Wassily Kandinsky)發文盛讚盧梭。除了開啟二十世紀「質樸藝術」的風潮,盧梭還影響了比利時畫家德爾沃(Paul Delvaux)、德國畫家恩斯特(Max Ernst)等超現實主義藝術家的幻景畫風。

精神遺產
發揮自信的力量


今天,盧梭以原始、天真的繪畫風格見稱,為現代「質樸藝術」開先河。他曾接受過當時知名藝術家的建言,但基本上他是自學,常說自己是「師法大自然」。未受過學院式繪畫訓練的盧梭,作品有樸拙之趣,自然也少了匠氣,並發展出高度的個人風格。

不因嘲笑而受挫

由於作品像兒童畫,與學院派講究「透視法」的風格格格不入,盧梭常受人嘲笑,但他並不氣餒,仍自得其樂的繼續畫下去。別人把他歸類為「素人畫家」、「周日畫家」之列,他卻自認為是專業畫者。在展出〈沉睡的吉普賽人〉時,他寫信給家鄉拉瓦勒的市長,要求對方買下,因為他創作此畫的初衷就是想表達對家鄉的敬意。不過,市長只是覺得他的想法很有趣。由此可見,此時的盧梭對自己的作品已是自信滿滿。

除了毛遂自薦,還有兩件事也可反映出盧梭的自信。其一,他為了還債,答應幫對方畫「家族肖像」,畫完後居然把自己也畫進去,還放在最前面!對方錯愕的質問何以如此,他說:「因為我是重要的藝術家啊!」

其二,盧梭成名前曾有畫作流入二手店,被畢卡索如獲至寶的收購買回並加以珍藏。之後,畢卡索主動結識他眼中的天才畫家,並於一九○八年邀請盧梭到他的工作室參加一場宴會,還用厚紙板做了一個獎牌,上面寫著「最偉大的畫家」,在眾人面前半開玩笑的把獎牌掛在盧梭的脖子上。當大家哈哈大笑時,盧梭卻認真以對,他摟著畢卡索對眾人說:「我倆是這個時代最偉大的畫家,他(指畢卡索)是老式傳統的畫家,我才是現代畫家。」

事後證明盧梭所言不差,他對現代藝術影響甚深,除了畢加索本人,還包括野獸派、超現實主義等也深受影響。

用想像創造理想

盧梭創作題材從都景到叢林,從人像、花草景物到動物,無所不包。他那些有著異國情調的作品並非海外寫生,而是他逛巴黎公園、植物園、動物園後的奇思「藝」想,有些甚至可能是參考動物圖冊和兒童圖書的插畫。

細看盧梭的畫,會發現物體的比例、大小、光影等全都亂了套,但瑕不掩瑜,整體而言,有一種可愛的童趣,讓人想起生命初始的純真和歡鬧;此外,還有一種錯置中又不失和諧的神祕之感。

事實上,盧梭畫畫,也並非以捕捉現實為繪畫目的。從他把植物園內的植物放大當成熱帶植物、把兩造不同世界的人馬並置,畫家的心靈是自由奔放的,不囿於現實中的種種限制。不少畫作中的場景有如夢境,一如他自己所說的「夢的單純力量支配著我的景物」,卻也傳達了畫家想像中的理想世界——在那個如伊甸園般的世界,萬物只要保持一定的距離,就能避開危險,和諧共處。

對照新冠疫情下的今日世界,或許盧梭所繪才是世界原本該有的樣貌。他帶我們反璞歸真,回到那個少了汙染,多了純淨,一個看似夢幻卻比現實更可愛、更和諧的世界。而除了為世人打造一個可仰望的美麗境界,盧梭所留下的精神遺產還包括他那人人皆可效法的自信迷人丰采。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