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衛專家 葉金川

文╲記者陳玲芳圖╲記者邱麗玥、台灣血液基金會 |2016.07.15
4108觀看次
字級
公衛專家 葉金川 圖╲記者邱麗玥
葉金川(右)熱心為各種有益於健康的活動站台,他開心代表老年分享運動經驗。 圖╲台灣血液基金會
葉金川(右)視「孫叔叔」(左)為終身典範,兩人相偕出席活動,都十分童趣。圖╲董氏液基金會
圖╲記者邱麗玥

「一條臍帶,連繫著母親與寶寶;一袋袋血液,可能挽回無數個家庭。」今年六月中旬「世界捐血日」記者會上,台灣血液基金會董事長葉金川,在一名受血產婦現身說法後表示,「高齡、少子化」衝擊到捐血人口數量,年輕人捐血比率有降低趨勢,六十六歲的他特別與全台年輕捐血人前三名、二十五歲的「熱血青年」廖俊幃站在一起,呼籲年輕人踴躍捐血,挽救更多寶貴生命。

葉金川強調,全球目前只有六十二個國家能做到無償捐血,其中台灣捐血率是第一名,捐血量也名列前茅,但年輕人捐血比率卻有下降趨勢,逐漸靠中老年人撐持,他苦口婆心呼籲:「少年ㄟ,拜託你們來捐血,把你們的熱血,跟別人的生命分享。」

老董好熱血 不輸年輕人

「台灣血液事業走過四十年了,如同過去國家推動全民健保、瘧疾防治及B肝防治等醫療衛生政策,都是台灣的驕傲。」一九八二年,葉金川擔任衛生署醫政處處長時,推動醫療網計畫,積極把血液事業納入醫療網內,希望可以建立一個安全的、無償的血液捐供系統,這也是國家政策。

葉金川說,更重要的是,一九八七年六月,全面廢止紅十字會設置在各省立醫院的血液銀行,不再許可「買賣血液」的行為,即使面臨各方壓力,仍然要執行政策。亦從這個時候開始,台灣逐步進入了全面無償捐血,且用血安全的時代,「血牛」也自此銷聲匿跡。

二○一三年一月,葉金川因緣際會成為這個捐血機構的大家長,每當有人不解這位過去叱吒風雲、歷任諸多政府要職的「長官」,為何繞來繞去繞到這個「冷衙門」?他就會話說從頭。更何況,截至目前他已捐血不下三十次,「熱血」程度絲毫不輸年輕人!

此外,他在血液基金會就職後,看了捐血資料才發現,佛光山體系的國際佛光會每年捐血量都「數一數二」,絕少掉到三名以外,這也讓迄今仍無特定宗教信仰的他,不由得心生讚歎。

自認怕冒險 卻膽識過人

「人一輩子,只要『做好』一件正確的事就夠了!」葉金川如是吐露他的價值觀。

然則,這句話出自一位先後涉獵公共衛生、醫療行政、大學教育、公益事業等領域,在江湖打滾近四十年,歷任處長、副署長、總經理、局長、副市長、署長、教授、執行長、董事長等,「頭銜」多到數不清,甚至最高位居「總統府副祕書長」的「達官貴人」口中,會不會顯得有點「矯情」?

擔任公職期間,總是全力以赴「挑戰高難度任務」的他,一度獲得「葉大膽」封號,彷彿血液中藏有「愛冒險」的因子。殊不知,A型、巨蟹座的葉金川,曾以「小心、內向」形容自己,自認「不大有把握的事,我不太會去冒險。」

他奉命開辦全民健保,在草創時期夜以繼日帶領健保局同仁,度過最艱苦難忘的歲月,也寫下台灣重要的一頁「健保傳奇」。即使退休後隱身花蓮教書,也在前衛生局同仁向他發送「求救信」時,義無反顧地走進充斥SARS病毒的和平醫院,讓抗煞團隊及全國人民,見識到這位媒體口中「醫界的印第安那瓊斯」的膽識。

向孫越學習 做公益貴人

「對我來說,所謂『正確的事』,我在健保局期間就已盡可能做好、做完了!」愛爬山的葉金川,雖已在六十歲前達成「完登百岳」的心願,但事隔六年後重提那段在健保局的日子,依然眼睛發亮,因為那是他職場生涯的巔峰,「美好的仗」他已打過,爾後縱使有更顯赫的官職,他也不覺得「有何了不起」。

如果讓葉金川列舉三位心目中覺得「了不起」的人物,他說除了公衛恩師陳拱北、職場貴人許子秋。還有一位以「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捐血一袋,救人一命。伸出手臂,你,就是快樂的捐血人。」、「讓孩子們從懂事開始學會拒菸!」等廣告,啟發他投身公益事業的「孫叔叔」孫越。

這位擔任董氏基金會「終身義工」長達三十餘年,迄今八十六歲仍樂此不疲的「公益巨人」,在葉金川眼中,是「非常了不起的終身學習典範」。「你若問我此生希望有何成就?我會說,能有孫越孫叔叔的一半就夠了!」

從一九九三年籌備、一九九五年創辦全民健保,擔任中央健保局首任總經理,到一九九八年離開健保局,轉任其他公職。葉金川自認「五十歲前獻身公職,為國家社會做該做的事;現在,要為自己活!」退而不休的葉金川,樂做的不只是「公衛」的達官,更是「公益」的貴人!

出身草根 立志奠定基礎醫療

排行老七、天資聰穎的葉金川,生長在有八個孩子的大家庭,小學畢業那年,曾有醫師想要收養他,卻被疼愛他的媽媽拒絕了。當時的葉金川,很有志氣地安慰母親說:「放心啦!就算沒錢也考得上,我升學沒問題!」

由於深知民間疾苦,葉金川決定要念醫學院時,並未將「名利雙收」當成人生目標,來自勞工階層的出身背景,讓他求學階段深受社會主義的影響,而曾深入「沒水、沒電、喝山泉水、點蠟燭、燒木材」的山地服務,也讓從無特定宗教信仰的他,更加堅定「人人機會均等」的信念,默默在心中立下志願,希望「有一個制度,讓大家都有得到基本醫療照顧的機會。」

與林芳郁、林靜芸、侯勝茂、張天鈞、江漢聲等多位當代名醫,同樣出身台大醫學院第二屆醫學生的葉金川說:「同學們都這麼優秀,讓我不得不認真思索:我的專長在哪裡?」最後決定走上「公衛」這條路,葉金川深受台灣大學陳拱北教授影響。

跟隨陳拱北教授做研究、幫忙寫論文時,葉金川發現教授做的「台灣癌症地圖分布」等研究很有意義,決心開拓公衛領域。後來進入行政體系,是陳拱北向時任署長的王金茂推薦,一退伍就進入衛生署當技正,一年後更考上公費,前往美國一流學府哈佛深造。

之後,他又在衛生署長許子秋徵召下,義無反顧地放棄文憑、束裝返國。葉金川說:「國家花錢培養我留學,當國家需要人才,我及時回報,盡義務是應該的。」何況,他參與主導的「全民健保」,正是不分貧富貴賤、能讓全民擁有基本醫療照顧的一個重要制度。

癌後人生 認真生活不留遺憾

二○一三年十二月,葉金川在自己的部落格寫下:「必然有這麼一天,我們必須說再見!兒子們記著,如果我沒法醒過來,不要串通醫師凌遲我!我想活得精采、走得帥氣,不要管子,有氣切管、尿管、胃管,怕走得牽絆;停止維生治療吧!多拖幾天,並不會增添生命的色彩。心臟升壓劑、洗腎、葉克膜,省省吧!健保都快倒了。」

二○一四年年底,葉金川因右眼及左眼接連長出小硬塊,起初以為是「脂肪瘤」,卻覺得上眼骨很少有脂肪瘤,因而做了切片病理檢查。他被確診罹患「淋巴癌第二期」,進行手術切除、電療及標靶治療,終於戰勝癌症。事後,自認「還算幸運」,因為淋巴癌長在上眉骨,讓他可及早發現、接受治療。

十三年前一度從公職退休,因為愛上花蓮的好山好水,葉金川開心應聘至慈濟大學擔任公衛系教授;三年多前,又為戰勝輕微口吃與「台灣國語」,嘗試主持每周一次的電台節目《活力台灣》。

前年罹癌後,葉金川減少教書時間,重新調整工作與休閒比重。除了在健保局時為了「紓壓」培養出的爬山嗜好,也愛上長泳、馬拉松、騎單車、划獨木舟、坐熱氣球等戶外活動。去年六十五歲,還跑去紐西蘭玩高空跳傘。

「癌」過生死關,葉金川不諱言也想效法電影《一路玩到掛》的男主角,如今他最期待的是,教授太太張媚明年從台大護理系退休,夫妻倆能有更多時間遊山玩水。他認為,夫妻能夠培養出共同的嗜好,是比擁有「老伴」更幸福的事。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