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無一物中 無盡藏

文/宋珮 |2012.02.05
868觀看次
字級

這本書是布萊恩‧賽茲尼克(Brian Selznick)繼《雨果的祕密》(The Invention of Hugo Cabret)之後,再度運用獨創的圖文敘事法述說的另一個精彩故事。

不同於《雨果的祕密》文圖連結、串成一線,這個故事循兩條線發展,一條以文字為主,描寫一九七七年發生在班這個男孩身上的故事,另一條以圖畫為主,描寫一九二七年發生在女孩羅絲身上的故事。隨著文圖交錯進行,可發現兩個孩子都有聽覺障礙,兩個人的身世經歷也都和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有某種關聯。最後兩位主角相遇,彼此的關係也終於揭曉,於是兩條故事線合而為一,解開了所有謎團。

班的故事以文字娓娓道來,羅絲的故事則以插圖敘述。兩個故事,兩趟追尋內心渴望的旅程,以迷人的對稱安排交織、輪替……

聽障者的世界、博物館的收藏都和主角關係密切,顯然是作者精心經營的小說主軸。賽茲尼克在原書末尾的〈作者謝辭〉當中說,之前他為《雨果的祕密》搜尋資料的時候,看過一部紀錄片,標題是《透過聽障的眼睛》,介紹美國聽障文化的歷史,其中有一段談到電影聲音科技的發展,無意間隔離了有聽覺障礙的人。有聲電影從一九二七年開始盛行,在此之前,聽障者和平常人可以一起觀賞默片,但是沒有字幕的有聲電影卻把聽障人士排除在外,這段訊息促使賽茲尼克構思羅絲這個角色。紀錄片中還包含一段訪談,訪問一位父母都聽得見的聽障男子,這位男子就像許多聽障人士一樣,直到念大學、遇見其他聽障朋友,才感覺自己找到了同伴,有了自己的文化族群,這段艱辛過程也被放進羅絲的故事裡面。

博物館內隱藏線索

至於選擇博物館作為主要場景,則是因為一九九○年代初期,有位在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工作的朋友,邀請賽茲尼克參觀幕後的工作區域,令他大開眼界,當時就立定志願,一定要為這座博物館寫個故事。故事中的博物館出現在兩個不同時代,之間相隔五十年,文字描寫的是一九七七年的模樣,圖畫中畫的則是一九二七年的樣子,賽茲尼克根據檔案資料,試圖在畫中重現一九二○年代的風貌,連地板上的圖案也經考證。不過為了情節需要,他不得不把展覽廳的位置做了一些調整。

賽茲尼克又談到主角逃家躲進博物館的構想,是受到著名小說《天使雕像》的影響,這本得到一九六八年美國紐伯瑞文學獎金獎的青少年小說,描寫一對姊弟逃家後躲進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因為深受展出的天使雕像吸引,他們開始追查雕刻家和收藏家的資料,終於得知隱藏在背後的祕密,同時也結束了逃家之旅;而《奇光下的祕密》中躲在自然歷史博物館的班,則是藉著館中的檔案文件和其他線索解開身世之謎,找到了自己的歸宿。



文圖並茂交錯時空

除了博物館之外,這本書還用文字和圖畫描繪了其他場景,包括明尼蘇達州火石湖區、紐澤西州的霍博肯市、紐約街道和皇后區美術館,賽茲尼克一一拜訪這些地方,實地勘查,仔細研究,為虛構的故事創造出很有真實感的展演空間。他還在故事中加入了實際發生的歷史事件,例如:一九二七年有聲電影的開始、一九六四年世界博覽會,以及一九七七年七月十三日紐約大停電,並且利用這些時間點來銜接故事情節,煞費苦心。

賽茲尼克的文字向來簡潔,他順著時間脈絡,用第三人稱敘事,客觀描述班和其他角色的行動、表情與對話,為讀者留下足夠的想像空間,自然而然的在腦中建構出一幅幅畫面。有意思的是,在作者精心安排下,有時讀者腦中的畫面剛好與圖畫中呈現的相符,即使文圖的時間有差距,讀者還是能從對照中得到明示與暗示,豐富了原先的想像,例如:暴風雨來臨時雷雨閃電交加的場面、博物館外觀、展覽廳、阿尼吉托隕石(又稱約克角隕石)和各種收藏品展示。而有些在文字裡重複出現的東西,到了故事線合一的時候,也揭露在讀者眼前,比如:銀墜飾盒、《大驚奇》這本書、金凱書店,以及主要角色的樣貌等等。到了末尾,文字和圖畫更相輔相成,共同展現精緻又壯觀的「紐約全貌」。

至於圖畫部分,賽茲尼克採取他慣用的炭筆素描,以及電影運鏡般的鏡頭、角度變化,流暢且清晰的敘述羅絲的故事,由於羅絲聽不見,因此這種類似默片的表達方式,更能讓讀者感受到一個無聲的世界,一個聽障人士生活的世界。此外,賽茲尼克在圖畫中還置入許多文字訊息,例如:羅絲收集的剪報、默片字幕卡、電影院外面的張貼、紐約街道上的廣告牌……這些都幫助讀者了解劇情的發展,到了最後,還可以和羅絲的自述互相對照。

集物盒的收藏概念

正如《雨果的祕密》裡的機械裝置一樣,這部小說也有貫穿全書的重要象徵,就是由班的集物盒衍生出來的收藏概念,其中有跟個人記憶有關的收藏,例如:羅絲的剪貼簿、詹米的拍立得照片、伊蓮和班的家、筆記本上的對話等等;也有珍奇物品的收藏,例如:奇珍收藏櫃和美術館、博物館。此外,灰狼的實景模擬展示是火石湖冬夜的縮影,「紐約全貌」是完整又精確的城市模型,而這兩樣展示都和班的父親丹尼爾有關。賽茲尼克由各種形式的收藏概念推演,進而影射每一個體都可以是一座博物館,由自己擔任博物館館長。個人的身世、記憶或是內在世界本是不斷累積的結果,既有隱藏的部分,也有公開展示的外觀。

書裡,賽茲尼克引用了王爾德喜劇《少奶奶的扇子》中的一句名言:「我們都生活在溝渠裡,但仍有人仰望星空。」班在挫折、迷惘當中,反覆思考這句話,卻始終不明白,直到最後,他和羅絲、詹米一起坐在皇后區美術館的屋頂上,這時整座紐約市停電了,一片黑暗,但他們卻仰頭望見滿天星星,而讀者彷彿也在其中,和班同時有所領悟。於是,這一幕為王爾德的名句作了絕佳的注腳,也為整個故事畫下華麗的句點。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