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小天地】 蘇軾

文/惠馨 |2020.12.30
461觀看次
字級
一別都門三改火,天涯踏盡紅塵。依然一笑作春溫。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圖/River

文/惠馨

一別都門三改火,天涯踏盡紅塵。依然一笑作春溫。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

惆悵孤帆連夜發,送行淡月微雲。尊前不用翠眉顰。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中國仕宦從來身不由己,往往經年更迭,難有穩定。因此,文人常有此後一別,不可再見的感歎;然亦有文人以「生命旅人」作為寬慰自己與友人的說法。本闋詞「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強調每個人都只是匆匆來人間一遭的過客,不必計較仕途南北的闊達。以中國詞人的作品中,擁有這樣胸襟非「蘇軾」莫屬了!此詞即是東坡任杭州知州之際,巧遇友人錢穆父遠赴瀛洲,路經杭州時短暫相聚,臨去送別友人的作品。面對錢穆父多次宦途波折,蘇軾以自身的遭遇相互鼓勵,一改送別的憂思滿腸,反以曠達灑脫,卻又深情細膩的心境,寫下了對好友的共感。

上闋「一別都門三改火,天涯踏盡紅塵。依然一笑作春溫。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寫好友前去瀛洲,途經杭州的久別重逢,雖僅是短暫重逢,但距離上次晤面也已經三年有餘,三年間好友穆父奔走於京城、吳越之間,此次又遠赴瀛州,不停輾轉奔走人間的艱辛蘇軾全看在眼底,不捨在心中。然而,多年未見,好友依然如故,相見歡笑,此時才知歷久彌新的情誼多麼珍貴,如春日和煦的陽光照耀。最令人欣慰的是,好友仍如初見般耿介亮節,就算為朝進言而遭言官所妒,情操仍如竹有節度;心境如井無波。上闋從「時間」著筆,接續空間談論仕宦生活,將友人處逆境仍不改變節操的態度讚揚一番。「淡泊名利,只問是非」不只是友人的志向,更是作者自己的寫照,「明寫客;暗寫主」,藉此烘托蘇東坡自己的身世遭遇。

下闋「惆悵孤帆連夜發,送行淡月微雲。尊前不用翠眉顰。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蘇軾寫離別,以「月夜」、「孤帆」襯托淒清氛圍,此時的淡月正如兩人心情,鬱結無歡。本該一路落寞別情到底,蘇軾硬是一轉話鋒,將情境帶入曠達,淡化離愁的淒苦。以「歌妓不須為離別所苦」的豪邁,強化作者對離別的淡然。人生如寄,誰也無法為時間所停留,活在當下,享受生命每個階段的經歷即可,畢竟你我都是人生旅途中的過客而已。蘇軾何以能開導友人,正因自己也是宦途多舛,以他自身的經驗累積而來,身世雖飄零,卻不為所苦,反而灑脫看待,正是本文的亮點所在。

面對人生的離別,你是否也能如蘇軾般,將它看成人生旅途中的一個過客呢?面對生命中來來去去的人事物,不執著於自己的規範,反而更能開拓視野,看到更遠的世界。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