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動的文學課】 以傾聽讓學生從黑特轉為熱愛國文

文╱須文蔚 |2020.10.01
580觀看次
字級

文╱須文蔚

在資訊爆炸的時代,考試壓力巨大的時刻,當學生急著細究修辭與解題,國文老師急著講解課文與考題,師生之間少了傾聽與對話,國文課少了批判、觀點與現實,難怪愈來愈多高中生會「黑特」(恨,網路流行語Hate)國文。

傾聽應當是教師的天職,只要打開《論語》,最常出現的動詞是「問」,孔子很愛發問,他進入太廟,萬事好奇,追根究柢,每件事都問。他的學生與列國諸侯也不停發問,問哲學、文學乃至於人力資源的各色題目。也有機智問答,例如宰我問曰:「仁者,雖告之曰:『井有仁焉。』其從之也?」就很有趣,愛晝寢的宰我醒來,挑戰老師:「作為一個仁者,如果聽見有人高呼:『有個仁慈的人落井了』,他會跟著跳下去搭救嗎?」孔子回答很有層次:「何必要這麼行動?君子可以去救人,卻不可陷入危機;可以受欺騙,卻不可以盲目行動。」可見傾聽不僅僅是耐心讓學生說話,更要敞開心靈,從學生的立場著想,解答人生的各種困擾。

在海山高中任職的張玲瑜就是善於傾聽的國文老師,學生很調皮,稱呼她「TACO老師」,她也不以為忤,更有趣的是,她發現,每個學生角色性格各不相同,從他們提出各種質疑課文的問題,往往是拉近青年人和文學作品最好的鑰匙。

張玲瑜曾經遇過同學挑戰賴和的〈一桿稱仔〉,覺得主角秦得參受到日本警察取締,竟然選擇輕生,實在沒有必要,學生淡淡說:「這一段沒有讓我討厭日本警察,我只是感覺莫名其妙。」畢竟如果不理解殖民時期的權力與壓迫關係,日本警察現代與文明的形象頗有「正派」角色形象?學生也另類思考,如果警察真的依法取締不符合度量衡法的小攤販,看似合理?當學生評論:「老師,這只是輕如鴻毛的死。」張玲瑜並沒有急於澄清學生的觀點,而把歧異的論點當作一系列思辨教學的開端。

張玲瑜請同學換位思考,請學生想一想:「如果有一個台灣警察,弄壞外勞的攤位,辱罵外勞,最後把外勞弄得氣憤不已,你要演這個外籍勞工,你會做什麼呢?」

堅持己見的學生繼續用「法治」觀念辯論:「說不定是那個外勞不遵守台灣的法律,或是違反了市場的什麼規定,警察只是依法行事而已。」

老師提出更多的「情境」假設,當她發現學生並不願意設身處地考量其他族群的權益與特殊處境時,她問道:「你覺得台灣人對『外勞』有沒有刻板印象?」類似的人權與平等問題經常是年輕人更在乎的議題,學生開始軟化,願意重新省思殖民地有權力的警察對農民恐怕也有「刻板印象」,甚至會輕易濫用權力欺壓底層人。這樣熱力四射的討論,從人權、法治與人道立場談階級與殖民,回應了賴和小說核心的人道關懷。

張玲瑜不斷透過各種嶄新的跨領域知識,翻轉教學理念,讓國文課堂更為生動。而她的努力也不局限在文辭的表面解讀,而是接近王德威院士所強調:「中國語言書寫會意形聲、轉注假借的體系,不能由西方以字母為基礎的文法學所概括。更何況在此之上,中國傳統的『文』學的觀念與實踐有其獨到之處:『文』是符號言辭,也是氣質體性、文化情境,乃至天地萬物的表徵,和西方遠有不同。」如何帶動學生理解文學多層次的意涵?確實要面對學生來自不同層次的質疑。

學生對國文課的「黑特」,有很多直接的反映:

「老師,古代的愛情故事都好像喔!」

「老師,這種教忠教孝文,思辨的空間似乎不大?」

「老師,諸葛亮這樣帶豬隊友,聰明嗎?」

「老師,這個古人好厭世!」

「老師,為什麼要我們讀那麼多古代的怪咖故事?」

張玲瑜一一記錄下來,透過更細緻的解說,以及富有情意的詮釋,讓學生能愛上文言文。就在她請學生預習唐詩時,學生對她說:「老師,我考得還不錯,但是並不喜歡詩!」

愛詩成痴的老師,看到同學面對動人的抒情美典,完全以背重點的心態閱讀,完全無法進入詩人的世界,只覺得隱晦、嘮叨和無趣,她放下心中的憤怒與失望,從時空安排,一一拆解李商隱的〈夜雨寄北〉:「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張玲瑜問學生:「為什麼詩人期待的重逢,要聊今天下雨的事,不能聊點別的嗎?」

她接著問:「為什麼詩人不能藉由這首詩告訴妻子今天下雨的事情就好,一定要見面講呢?」

當學生進入時空旅行中,開始想像一個在遠方,充滿虧欠的丈夫,思念妻子時,遭逢滴滴答答的夜雨,想回家與妻子談著瑣事都不能,只能期待與渴望。當學生體會了相思的苦惱時突然說:「老師,我覺得我懂詩人為什麼要說『剪燭』西窗了。」原來看似簡單的秉燭夜談,對相隔兩地的夫妻是多麼奢侈的美好想望。

因為懂得詩人的深情,唐詩就不只是題解的形容詞,也不只是考試題目中難解的格律。當對一首詩和一篇文章的解讀,不再排除種種外在因素,孤立化為靜態性的知識客體,也不再依形式邏輯的法則,進行抽象概念的論述。老師能帶領學生進入歷史語境中,如同顏崑陽教授強調的:「想像的回歸隱含於言外,詩人原初感物緣事而發的生命存在情境,以做設身處地的同情理解。」那麼一首詩就是乘載青春情愛的美麗歌詠,一篇文言文也能帶來更多涉及生命情意的討論。

張玲瑜回到古典文學的傳統,拋開文學藝術性與實用性的對立,在講解文學作品的美好形式時,同步把更多生活、科學、敘事與管理學的知識導入課程中。更因為她善於傾聽,把學生認為有「問題」的課文,透過《黑特國文課本研究院》一書,解讀出一本又一本生動活潑的課本,建構出一個充滿機智問答的課堂,讓學生從黑特轉為熱愛國文。♣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