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論壇
  看人間 大學校務基金管理不能民粹化
  2020/1/14 | 作者:文╱陳復(國立宜蘭大學博雅學部教授) | 點閱次數:1141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陳復(國立宜蘭大學博雅學部教授)

立法院刻正進行《國立大學院校校務基金設置條例》的修法,有些學者表示104年取消的國立大學經費稽核委員會應該盡速恢復設置,委員會成員由校務會議成員推選,召集人則由委員互選,稽核室則隸屬該委員會,藉此維持校務基金稽核的獨立性。現有的校務基金設置條例規定各校都設有校務基金管理委員會,委員皆經校務會議通過後任用,管理委員會的相關會議紀錄都會公開供檢閱,校務基金管理委員會負責事前經費的使用與分配事宜,每所國立大學都有數十位主計室同仁管控校務基金經費帳目,這些行政人員直屬行政院教育部與監察院審計部,人員聘任跟學校無關,平日校長要使用任何經費,都要經過主計室的同意,沒有依據合理的科目,只要被主計室主任否決,校長都只有遵從,且稽核工作由校內自聘稽核專業人員全時工作,稽核的計畫與結果都會向校務會議報告,如果有人覺得這樣嚴謹的程序尚且無法防弊,擔憂稽核人員隸屬校長,監督或會形同虛設,則的確可再修法專門聘請會計師來負責稽核與認證,但如果還要再恢復經費稽核委員會,則何不回溯思考一下104年為何會修訂取消該委員會的原因呢?

按照88年到104年期間《國立大學校務基金設置條例》的原先規定,校務基金管理委員會負責經費使用分配,經費稽核委員會代表校務會議負責監督經費使用效益;兩個委員會彼此分工,如此有分權的意涵。或許有人覺得現在只有專業稽核人員來參與校務基金管理委員會,不能彙集師生需求,不如由校務會議選出「接地氣」的稽核委員參與,否則將無法發揮防弊興利的功能。《大學法》第15條規定校務會議議決校務重大事項,然而,校務會議比較像是行政院的院務會議而不是立法院,往年正就是各大學校務會議常選出不具專業背景的師生來擔任稽核委員,他們將立法院各委員會內立委質詢政府官員的型態搬來經費稽核委員會內,對待負責校務基金管理委員會的同仁暨學校各行政主管,導致後來校務基金管理委員會很難聘到未兼行政職務的校內教授願意兼任主管或委員(這在校內屬於無給職的工作),校外專業人士更不想參與,大家常視作苦差事,沒人願意被像是質詢般折磨內耗,教育部後來不得不從善如流,才會建議修法取消經費稽核委員會,如果這種現象未改,現在再回頭發展,將會帶來什麼後果呢?

值得再經思索者,校務基金管理委員會與經費稽核委員會這兩個單位都來自校務會議選出,再由後者去監督前者,難道從理則學角度來看,其間沒有疊床架屋的問題?如果覺得學校聘請專業稽核人員來負責校務基金管理不具公證性,則可改由專業會計師簽核公證,甚至教育部自行指派會計師事務所來做外部查核,讓他們從複雜的財務報表中看出經費使用允當與否,但如果還要再恢復成立經費稽核委員會,由不具專業知能的人來質詢審問校務基金管理委員會的同仁暨學校各行政主管,固然讓這些具專業知能的同仁情何以堪,更不消說屆時本已為數不多具專業知能的大學教師不參與校務基金管理委員會,卻去參與經費稽核委員會來質詢人,其間是否會含藏著常見校內各種經遴選或表決產生的個人恩怨,藉此挾私報復呢?當前台灣社會正瀰漫著各種民粹不理性現象,常見政治人物運用修辭學的語言炫惑社會大眾的視聽,高等教育的工作者更要亟思振衰起敝,抗阻不尊重專業知識的主張,不該隨波逐流。國立大學跟國營企業一樣各具有高度專業性,都受政府監督與管理,內部控管機制則應該從尊重專業的角度來規畫辦理。
  相關新聞
看人間 「黑色星期一」股市大跌的三大原因  
看人間 沒有戰士的防疫作戰  
看人間 大學產學法人化  
看人間 熄 燈  
看人間 馬哈迪交班懸念已解?  
看人間 從「蝴蝶效應」看新冠疫情的危機處理  
看人間 全民防護傳染疾病的機制  
看人間「二元對立」與「陰陽互濟」  
看人間 訪大槌町─拾回寧靜和日常一隅  
看人間新冠病毒重創日本經濟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